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异能和修仙 > 第一卷:日常 第十四章:思考的引子
    如果把我所处的学校比作一个小型社会的话,那么我眼前发生的事毫无疑问就是职场欺凌了吧?

    大概是五个女学生和一个男学生吧,他们正在两座教学楼的阴暗夹缝中对一个跪在地上的女学生拳打脚踢。

    也许是自我满足又或者是无聊的正义感,还是像一直以来那样,跑到了受害者的眼前,推开了加害者。

    接下来是一言不发的对视时间。

    “哈?你谁啊?想一起挨打?”

    中间那位有染黄发的的女同学率先打破了无言的气氛。

    头抬得很高,一脸不屑地俯视着我。

    我知道的,你在害怕,你在用这句话给别人,也给自己壮胆。

    我也有过那样的曾经。

    我没有理会她,转身查看受害者同学的伤势。

    我蹲下来尽量和她处于同一水平线。

    她看着沉默地看着地面。

    这样我没办法知道要不要第一时间送她去医务室的。

    于是我轻轻抬起了她的头。

    “哈?你在无视我吗!”

    身后又传来了一开始的声音。

    紫青紫青的脸在抬起后我才发生她是季叶子。

    “啊哈哈,又被你救了呢。”

    她笑起来相当勉强。

    伤势似乎相当重,我需要第一时间送她去保健室。

    就在我刚准备挽着她出去的时候,我的耳边传来了一道风声。

    那是极速挥拳的声音。

    来自左边。

    我用左手接住后转头,确认是那位男同学后给了他一套很漂亮的连招。

    我多少也是练过的。

    接下来就是看看剩下那五个是什么反应了。

    我静静的看着她们。

    也许有带上一点鄙视和愤怒。

    我讨厌自以为是的校园暴力。

    “以为这样我们就怕你?一起上打死他!”

    完全看不清现实的可悲之人,没人规定装了大尾巴狼就得一直装下去。

    你可以选择走的,本来。

    好了,那么现在我有三个选择。

    自己逃跑。但我不想后悔。

    带着她一起跑,但她的伤势不像能跑多快的样子。

    那么就只剩一个了,给她们当出气筒,直到她们打累了想走为止。

    我做不到对女性动手。

    于是我就这样守在季叶子的身前,替她扛下了那五位的拳打脚踢。

    期间我有听见身后的轻喘。

    在大概五分钟后吧,喘着粗气的她们在打累抛下一句狠话后离开了。

    直到看不到她们的背影后我才转身对她说:“走吧,我扶你去医务室。”

    但她却一动不动。

    “为什么不还手啊!你是笨蛋吗!”

    不,我想我还算聪明,因为我有好好护住自己的脸。

    而且,一群力气没多大的小女生,打我根本没多疼的,顶多在我手上留点淤青。

    “总之先去医务室吧。”

    在看到询问无果后,她也放弃抵抗,被我搀扶着进了医务室。

    “明明上次打流氓的时候就那么厉害……”

    中途听到了她的小声嘀咕。

    不过没有理会。

    流氓可能会性侵你,但同性不会。

    我忍受不了自己无视一个可能会被强奸的女孩,那是我童年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我眼前。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也许每过几分钟就会发生一起校园暴力或者强奸,我做不到拯救每一个人,但我至少可以尽可能帮助出发生在身边的。

    在抵达医务室简单处理了一会过会,她坐到了那张属于患者的白色被单的床上,我而搬了条凳子坐在了她的左手边。

    我知道被校园暴力有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施害者总是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大打出手,但她显然不是会随便被校园暴力的对象,因为她跟很多女生还是玩的很开的。

    我就这样对视着她,希望她可以说出事情的原因,根据原因我也许会找上她们。

    不会直接动手,但至少要恶心她们。

    她完全承受不住我的视线,没多久就坦白了事情的真相。

    “我今天一直在学校为你说好话,‘李凡仁同学其实是个非常好的人’,这类的话。

    “但是完全没有人理会我,于是我就纠缠着她们,觉得哪怕只有一个人能明白你的优点,我做这件事就是有意义的。”

    她害羞地低下了头。

    居然是为了我被打吗?这样的已婚男士真的值得她这样做吗?这只是一种和我类似的自我满足吗?

    其实我觉得放着那些不管也完全没问题。

    “于是你就这样惹怒了她们吗?”

    “她们原本在聊你的坏话,我发现后差了进去,反驳了她们的每句话,这样惹怒她们后,我就被拉进了那里。”

    真是火大。

    就是因为这种人的存在毁了以前的我对于女性的美好幻想。

    能很轻松地做出这种事,说明平常也没少做吧。

    校园暴力的施害者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行为给受害者带来了多大的影响。

    严重点的甚至需要用一生来治愈收到的创伤。

    所以我讨厌很多老师和一些哲学家说的话——学校也算个小型社会。

    根本不对!大错特错!

    学校是让学生好好学习的地方,是国家培养人才的地方,是家长对孩子寄予希望的地方。

    同样是父母的小孩,凭什么人家要给你欺负!凭什么你可以理所当然的欺负人家!

    学校公告牌上写着的“抵制校园暴力”就是个笑话。

    校园暴力的本质是出于施害者扭曲的心理思想,老师却觉得抓到后训一顿双方道个歉就能解决矛盾。

    让学生发生这种事就告诉老师,根本没用,老师也根本不会上心,报告老师后只会迎来更大的报复。

    老师总是自以为是地讲着一些很李信的话。

    受到伤害的人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啊!

    父母呢?父母也是软弱的,愚蠢的。

    她们甚至会认为肯定是你做错了什么才会被欺负。

    就是这样的鬼世界才让那些善良的受害者无力反抗。

    甚至最终走向自杀。

    我也曾深受其害,但我还是不敢说能和每个受害者感同身受,因为不同的人对于同一件事的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我宁愿一生碌碌无为,也不愿妻离子散。

    但有些人宁愿妻离子散,也要上位升职。

    轻拍着受害者的背,一脸笑容地说:

    “这有什么啦,老师/爸爸也曾被打过啊,哭哭啼啼地,像什么样子。”

    这是有多自以为是啊!

    换位思考一下你自己啊!

    每个人都喜欢把换位思考挂嘴边,麻烦你们自己做到啊。

    想象一下啊,当你工作受尽领导打压同事排挤,已经快要崩溃的时候,有个人一脸笑容地走过来对你说:

    “这算什么,我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

    你会怎么想,是拯救吗?

    第一时间想的肯定是你到底懂我什么啊!

    有人说,自己也曾经历过校园暴力,现在很后悔当时没打回去。

    但实际就算让你现在穿越回去,看着那群加害者扭曲,邪魅的嘴脸,你真的还能生出反抗的心吗?

    人是会怕死的,是有求生欲的。

    受害者是真的很怕加害者一怒之下打死自己,才不敢反抗吧。

    毕竟施害者真的是彻彻底底的人渣,就算真的杀人了也完全不奇怪。

    他们什么都不懂。

    不懂父母辛苦养活自己的心情。

    不懂自己现在没了父母什么都不是的道理。

    不懂自己的施害行为真是蠢到我想杀了他。

    我曾在学校帮助过几个发生在眼前的校园暴力,但每一个都在我处理完那群小鬼后低着头默默走了,我没来得及了解他们的心情。

    但是现在,我的眼前就有一个。

    也许那不算彻底的校园暴力,只是偶尔的一次欺凌。

    但毫无疑问那几位女生是有过成为校园暴力施害者的经验的。

    我知道的,她脸上现在挂着的笑都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看的脆弱的一面装出来的。

    我想起了竹。

    “想哭吗?”

    我这么对她说道。

    “什么?”

    她没能反应过来。

    “觉得难受的话,虽然我还是不能答应和你交往,但让你抱着哭一会还是可以的。”

    “真……的吗?”

    眼角已经开始浮现泪水,然后猛地抱住我哭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

    我不想做对不起竹的举动,所以只是坐在那里,让她就这样抱着。

    ……

    “对不起……”

    “不,没关系。”

    在哭过后她已经回到了床上。

    “居然没有顺势抱住我,你真的已经结婚了吗?”

    “嗯。”

    “那我彻底没机会了啊,哈哈。”

    她这样干笑着。

    “作为受害者,你是什么感受?”

    “问的好直接!”

    “我想不出还能怎么委婉。”

    “我想想啊,首先是害怕,然后是恐惧,接着是安心。”

    “安心是哪来的?”

    “因为我突然觉得你很快会像上次那样出现在我眼前救下我。然后你就真的来了。”

    “期间没生出过反抗的心理吗?”

    “光是顾着防守就已经拼尽全力,根本没机会啊。”

    “这么说有机会的话你就会还击了。”

    “是这样没错,不过我觉得还击后会被揍的更惨就是了。”

    “那为什么还要还击?”

    “大概是因为,我是作为爸妈的小宝贝生下来的,而不是为了给她们欺负被生下来的。”

    作为爸妈的小宝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