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异能和修仙 > 第一卷:日常 第十一章: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昨天散步的时候有顺便买七点的车票,所以在订好六点的闹钟后我和竹才一起睡下。

    今天醒的很自然,没有做什么梦的原因吗?

    话说闹钟怎么没响?

    打开手机屏幕,我才发现现在离六点的闹钟还有五分钟。

    先叫醒竹吧。

    我这么想着,看向左边。

    她又不见了……

    如果不是昨天已经发生过一次了,我大概又会以为一切都是一场梦吧。

    但真实的原因可能只是她起的比我还要早。

    去厨房看看吧。

    这样想着,然后掀开被子——怎么还是这么冷!

    我讨厌冬天。

    心里这样抱怨着,但还是有认真换好便服,因为今天已经不用去学校了,所以可以穿自己喜欢的。

    如果不是有竹作为动力,我这时候大概还窝在被窝里等待着那“五分钟”过去吧。

    打开房门,刚好和准备进来的竹撞个正着。

    “早上好,凡仁,我正想去叫你该吃饭了,今天得早早去凡仁老家吧。”

    “早上好,竹,你起的真早。原本还想着我来叫醒你的。”

    “我五点就起床准备早餐了,凡仁刷完牙就可以去吃哦。”

    “我知道了,谢谢。”

    “应该的~”

    笑起来真好看啊。

    我就不行了。

    早餐时间很快过去了,在准备好一些必备物品后,我和竹就搭了一辆出租车去车站。

    那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啊,她突然抢在我的身前说要自己付,这次带了钱,但她拿出来的硬币却连我都认不出这是哪个国家。

    在安慰她一会后才由我支付了车费。

    等到达车站的时候已经六点五十多了,我们进入了站台等待列车。

    “白鸽号列车即将到站……”

    伴随着熟悉的广播响起,一台体型几十米长如体型巨大的白色蟒蛇般的列车行驶到了我的面前。

    “是……敌人!”

    她突然做出相当戒备的表情,像是进入了战斗状态。

    “不对,是列车啦。”

    我纠正她的误区。

    “原来这就是列车啊,好厉害!”

    她真的,好惹人怜爱啊。

    “走吧,我们进去。”

    “好~”

    就这样,我们搭上了前往h区3市农村地方的列车。

    首先是找座位号。

    “我的是h322,你的呢?”

    我看着眼前的票对竹这么问道。

    “我的是h324!”

    她的票一直是她自己保管着的。

    “我们不在一起啊……看看能不能跟中间那位商量一下换个位置吧。”

    “好~”

    等我们找到h322和h324的座位时,h323的那位已经在相对的位置坐了下来。

    是位帆布鞋,校服,黄皮肤,发型是毛寸的青年。

    “不好意思,我们能换下位置吗?我和我家这位是一起的。”

    他在听到我的话后相当匆忙地起身,让出了自己的位置,并表示自己坐外面就可以了。

    我没有理由拒绝,于是在道谢后就这么欣然接受了。

    “凡仁家那位……嘿嘿嘿。”

    她坐在靠窗的位置,重复着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后突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吗?”

    我有些不太明白她在笑什么。

    “啊没什么,就是觉得能成为凡仁的妻子真是太好了。”

    这句话应该是我要说的,你能成为我的妻子真是太好了。

    窗外的风景在迅速地往后倒退着,中途也有画面停滞的时候,但很快又继续动了起来。

    我和竹的目的地是最后一站。

    期间有发生过一些有趣的事,比如父母不管音量开到最大看手机的孩子,在其他旅客给出意见后,那对父母非但没有改,还质问其他旅客凭什么。

    真是太愚蠢了。

    “我替你捂住耳朵吧。”

    我不希望她听到泼妇的骂街。

    “好~”

    我这样的行为一直持续到了那对父母带着孩子下车。

    然而尽管她们已经下车,车内对她的谩骂也久久没有停下。

    而我和竹则在列车的旅程终点下车了,那位偷听了了一路我和竹聊天的青年也终于在此时下车了。

    该不会我和他其实是老乡?

    不,完全没印象。

    “好了,差不多该带上了。”

    我从背包里取出了一个入耳式的蓝牙耳机以及一个mp3。

    因为找不到适合耳塞,所以决定用耳机代替。

    而且仔细想想,让她就那样一天听不到声音有点太可怜了,还是算了。

    “好~”

    我将连好mp3的蓝牙耳机轻轻地塞进她的耳朵。

    “啊,能听见好听的音乐!”

    我对着她笑了笑,并点了点头。

    “……谢谢。”

    她似乎脑补出了某些剧情。

    就这样吧。

    出了车站还得在坐一个小时的公斤才能到村里。

    我和竹在一个稻田上的公交站台前下车。

    此时已经不是我刚起床那会了,温度已经开始升高,阳光也渐渐透过乌云倾洒在田野上,站在其中挥霍着锄头的农民伯伯简直就像漫画里的人物。

    “好美!”

    虽然她现在不怎么能听见声音,但眼睛和嘴巴还是没问题的。

    接下来就是步行去不远处外婆家了。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行了。

    我拉着她的手。

    经过了一个肩上挑着两捆柴的老爷爷。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这么辛苦,因为自己的儿女没出息养不起自己吗?一生的努力只是为了活下去真的好吗?如果我在三十岁还没找到她的话,我大概就会自杀吧。

    腰已经弯的不成样子了啊。

    真是该死的子女。

    我想帮忙做些什么,但又觉得,真的有必要吗?

    也许会被骂吧。

    帮助别人反而被骂的事我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两次了。

    而且我现在不是一个人,我身边还有个竹。

    还是算了吧。

    我无视了他,拉着竹继续走下去。

    接着一位骑着电动车,后面载着打扮一般的女子的偏胖男子从我和竹的身边驶过了。

    即使女主长相一般,那也比那位偏胖的男子好看太多了。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走到一起的。

    偏胖的男子一脸满足又羞涩地骑着电动车,后面的女子却是一脸满不在乎。

    怎么看都是男子沉迷于自己的幻想里自作多情而女子则是把他当作一个玩具吧。

    农村孩子碰上城市女人这样的故事吗?

    为看不清现实的你默哀一秒。

    好了,结束了。

    接着在即将到达外婆家的时候,一位毫无礼貌抱怨着奶奶“快点快点,怎么这么慢!”的女孩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看大小不过六七岁的样子。

    草鞋,黑裤红衣,黑皮肤,杂乱的头发。

    是很标准的农村小孩。

    “奶奶也想快一点啊,但奶奶走不动……”

    “跟我有什么关系!赶快去镇上买沐浴露!洗澡没有沐浴露让我怎么洗?”

    听着她们的对话我微微皱起了眉。

    为什么一个六七岁的农村女孩会这么娇生惯养?

    奶奶宠出来的?看刚才的态度似乎有可能。

    那就是自作孽了。

    现在的人总之这样,对于孩子,要么只养不教,要么过度溺爱,从来没教导过孩子正确的三观。

    这时,那位女孩好像注意到了我的大量,将头转向了我并叫了一句哥哥。

    嗯?莫名其妙。

    “小花——”

    我的背后传来了这样的声音,然后一道身影从我手边跑了过去。

    原来叫的不是我。

    看着那道熟悉的背影,我总觉得哪里见过。

    啊,是那个同意让座的校服男。

    真巧啊。

    我和竹的距离与他们慢慢拉进。

    “哥哥,带我去买沐浴露和洗面奶!”

    这次又多了个洗面奶。

    话说不知道问句是什么吗?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也太莫名其妙了。

    农村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小孩。

    知道沐浴露就算了,洗面奶又是怎么知道的啊?

    “但是,哥哥身上也没什么钱,而且家里很穷,水也要省着点用……”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买!”

    “你怎么……”

    这样的小孩实在太毁我对自己女儿的幻想了!

    完全不懂可怜哥哥奶奶。

    完全看不清现实。

    没有公主命却有公主病。

    我本想无视这让我火大的场景就这么离开,但那位青年却叫住了我。

    “您是之前和我坐一辆列车的朋友吧?我能向您借我一百块吗?啊,我叫高洪,住在前面不远处,如果我没有还的话请在那里告诉所有人我是个骗钱的罪犯!”

    不同于妹妹,哥哥倒是意外的懂事。

    借出 一百块钱对我来说的确不算什么,但你这不是一百块钱的问题啊,是你的妹妹出了大问题啊。

    “你的妹妹?”

    我试探性地问了一下。

    “我的妹妹叫高花,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一个农村的孩子这么娇生惯养,对吧?”他强颜欢笑着,自顾自地进入了回忆,“其实一开始小花是个很懂事的小孩,会体谅奶奶,也会经常主动分担家务,帮助洗衣做饭炒菜这些她都有做过。

    “但是后来一位来自城里的导演找到了她,要她参加自己的节目,节目的内容是记录她去城市生活的七天。

    “在七天的节目结束回到家后……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很不可思议吧?七天就让一个懂事的孩子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不,并不会不可思议。

    我有听过一句话: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你妹妹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啊。

    经过城市生活七天的洗礼,已经体会过城市美好的她该怎么接受落后的农村,何况她还是个六七岁的小孩。

    “那是个错误的选择。”

    我只能这么说。

    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自己能做什么。

    或者,我该不该做些什么。

    “的确,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我一定不会让她参加那场节目的。那场节目毁了她。”

    如果你能比光速快或者制造出黑洞那样可以扭曲时空的传送门的话,也许真的可以哦。

    我想到了物理老师说的话。

    “就这么惯着?”

    我突然感受到她,那个小孩在盯着我看了。带着生气的那种。

    “毕竟她还小啊,很难听进去一些大道理吧?”

    不,只要换一种方式的话就可以。

    但这种人怎么样,其实跟我没关系。

    我并不在乎一个人变坏的理由。

    “嗯。”

    这样说着,我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一百元钞票递给他。

    “谢谢!我会在今天还你的。”

    他这样说着,然后在我和竹的注视下带着高花前往了镇上。

    谁知道会不会真还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