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异能和修仙 > 第一卷:日常 第八章:夫妻间该做的事
    我在前往一班的楼梯处偶遇了自己的班主任,是三十岁还算年轻的物理老师,平常总是穿着西装,平常上课给我的感觉憨憨的,是我最喜欢的老师。

    “先去考试吧,考完试来一下办公室。”

    他看着我最终来了这么一句。

    “嗯。”

    我点了点头。

    接着继续不急不慢地走向自己的教室,期间听到了很多关于我的声音。

    到今天都还有讨论度啊,我真厉害。

    一班在教学楼四层往左手的第一间,而我现在已经到了三层的楼梯转角处,无意中的抬头和一个帆布鞋,蓝色的宽松牛仔裤,白色衬衫加毛衣,脸上似乎有化很浓的妆,白的有些不正常了,发型是刘海加长发。

    她是季叶子,我初中不懂事时对其颇有好感的对象。

    因为我在刚入初一的时候她是唯一主动和我拉进距离的人。

    这就是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吧。

    很可惜,我对她的好感只有几个星期,在那之后我很快认清了她的真面目。

    她是因为我的长相来把我当备胎培养的。

    从那之后我对所有女人都抱以审视。

    因为小时候亲眼目睹的强奸,我一直觉得女性是可怜的,所以我不会对我以后的妻子做那种事,我会好好地珍惜她。但是后面遇到的女性一次次刷新着我的三观。我对她们的怜悯也在其中慢慢消失了。

    现在,我对她没有任何好感,甚至说得上是厌恶。

    虽然我厌恶大多数人就是了。

    我现在已经有妻子了,竹要比我眼前这个靠化妆才能维持自信的季叶子好多了。

    不,季叶子根本就不能和竹比。

    她应该去和我妈比。

    我很快收起了视线,想无视她绕开走过。

    她的嘴巴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

    我就这样走到了自己的教室。

    上一秒的多少能听见聊天声音的教室在我进入后一下子变得沉默。

    所有人都用不同以往的眼神看着我,却没有人说一句话。

    黄磊也在我还没到位置那的时候就起身空出进入位置上的路了。

    我讨厌这样,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只能顺着气氛,在几位同桌近距离的注视下进到自己的位置,在完成一系列日常任务后才稳稳坐下。

    “你昨天不是说他要是今天再回来一定要打死他嘛?怎么不打呀?”

    黄磊的前桌,孙家鹏用相当欠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是啦,三石,打哟!别怂啊!”

    孙家鹏的同桌,王霸延也开始随声附和。

    三石这个外号取自他名字里的磊。

    “你老啰嗦……我会打你的。”

    他看起来相当憋屈。

    “呀?还敢打我?你是没诶过打是吧?”

    说着将手上已经写完的试卷卷成圆柱开始敲打黄磊。

    “三石,别理王八。”

    我后桌的万家驹也看戏一样的来了一句。

    王八这个外号来自王霸延的王霸。

    看着这样的他们,我不自觉开始怀疑,他们真的懂气氛吗?明明能无意识地创造出这种针对我的巨大氛围。

    毕竟还是涉世未深,认识几个兄弟就觉得天下无敌的小孩。可以理解。

    不过,败坏我的好心情是难以被我原谅的。

    我不是不记仇,只是现在没有报复的能力。

    就算现在没能力处罚这些人渣,我以后也肯定会处罚的。

    迟到的正义依然是正义。

    说起这个,也许可以报考警校。

    就是,没什么放假时间吧,当警察的话。

    我讨厌碌碌无为,但也不想太忙忙碌碌。

    已经逐渐开始恢复正常的班级在铃声响起后又变得安静下来。

    监考老师已经带着文件袋站到了讲台上,不是昨天那位。

    在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后,我向我走了过来。

    “今天不会弃考吧?”

    “嗯。”

    “那就好,昨天的考试在星期一找老师补上就行了。你好歹也是个年纪前十。”

    是说我作为已经多少有点名气的学生不要做出那样会影响学校评价的行为吗?

    对不起,我我知道了。

    “嗯。”

    然后她才开始一张纸发试卷和答题卡,然后说着万年不变的台词。

    这场考试是C国语,外语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这一直是我强项。

    单轮外语我应该能排进前三。

    因为我的C国语已经有一级水准,所以这些试卷对我来说根本没有难度,顶多只是因为粗心填错几道选择题还有作文方面扣分了。

    C国语的考试时间很快结束了,休息十分钟后再进行下一场。

    下一场的开卷考对我来说更加简单了。

    上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在铃声结束后我已经来到了物理老师的方文武的面前。

    “你妈昨天打了你一天的电话你都没有接,你这样会让老师和家长担心的。你昨天突然弃考跑去哪了?”

    后面那句才是重点吧,前面只是过个流程的台词。即使是我最喜欢的老师也还是有虚伪的一面。

    因为我们根本无亲无故啊,老师们根本没有担心我的理由。

    “嗯。”

    这件事根本不重要,反正还能补考,而且我人也好好地站在你面前。

    “早知道你不会说了,不过还是抱住试试的心态问你。算了,没事就好。”

    他拍拍我的肩这么说。

    谢谢。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一个可以问物流老师的问题。

    “时间旅行有可能吗?”

    他不知道是被我这个问题问住了,还是没反应过来眼前的我居然一下子说了八个字的事实。

    “我不知道你问这个的原因,但既然学生想知道,老师没有理由不解答。”他推了推眼睛后继续说道:

    “那涉及到量子力学,虽然我是经典物理学老师,但也有接触一些量子力学的知识。理论上,量子力学有个理论是过去未来和现在同时存在,在此基础上,想要实现时间旅行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速度超越光速,另一种就是制造出类似黑洞那样可以扭曲时空的传送门。但以人类目前的科技水平,我只能说遥遥无期。”

    “好学是好的,不过对你来说这个问题太早了。”

    “谢谢。”

    接下来我又向老师询问了补考的事,在得到明天上半天放学的回答后,确认已经已经没什么事的我才从办公室走出去。

    正想下意识地走去食堂,却突然想起竹有为自己准备便当。于是在打开书包拿出便当后又朝着操场旁的长椅走去。

    原本安静的地方应该是楼顶,但前几个月开始,那里已经经常被人挤满了。

    操场的长椅其实也不错,虽然没有楼顶的风景好,但是高中生在操场上挥洒青春的汗水的场景应该也算得上风景。

    揭开灰色的包装袋,拿起饭盒盖上的筷子,打开饭盒后映入眼帘的是颜色丰富且卖相不错的艺术品。

    主食区是看起来就水分饱满粒粒分明的白米饭,洒满海苔碎的中间还点缀着一颗提味的黑色梅子。

    旁边的区域装有黄白相见的三块厚蛋烧、分量最多的红色的胡萝卜丝,些许黑色的小蘑菇还有一颗小小的西红柿。

    因为有好好摆盘,所以显得很有食欲。

    考虑到我的口味所以一块肉也没有吗?真是有心了。

    那么……

    “我开动了。”

    结束完双手合十的动作我对着这份艺术品下手了。

    在绕着操场跑步的体育生的喘气中艺术品的部分区域已经消失不见了。

    现在只剩下一颗西红柿。

    “多谢款待。”

    在吃完西红柿后又是好好感谢了一下竹后才起身去水池将便当盒洗干净。

    洗完后没过多久便又想起了考试的铃声。

    在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后,原本想沿着来学校的路回家时,却突然来了兴致,想绕个路去旧公园那边感谢一下旧公园。

    感谢它给我带来的竹。

    如果哪天有人要拆了它,我肯定第一个不同意。

    这次在去旧公园的路上因为并不急,所以就有顺便去上次冒烟柱的地方看看,但那里已经被警察们划上了禁止入内的标签。

    情况似乎比我想得要严重。

    这么仔细一想,我昨天来经过时似乎有听见人的惨叫。

    不过因为心思都被其他东西占据了,所以才选择性忽略,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既然不能进去,那就算了吧。

    反正我的主要目的还是去旧公园向它表达感谢之情。

    虽然即将到达时,旧公园那里传来了小女孩的哭声。

    可能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这么想着,我加快了脚步。

    站在滑滑梯那里的只有一个闭着眼睛大哭的小女孩,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是和家人走散了吗?

    先问问吧。

    “小朋友,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尽量露出一个微笑,因为百度上有说过微笑可以拉进人与人的距离。

    但她却在看到我的笑容后哭得更大声了,甚至喊出来救我这种话。

    骗子百度。

    “小朋友不要哭,是和爸爸妈妈走散了吗?”

    这次我收起了似乎是罪魁祸首的笑。

    “爸爸,走丢了……”她这样说完哭的更大声了。

    爸爸走丢了……这样说似乎也没问题。

    “有爸爸的电话号码吗?”

    她摇了摇头。

    “那知道自己家在哪吗?”

    她又摇了摇头。

    “那你们是在哪里走散的啊?”

    她还是摇了摇头。

    这个小女孩似乎和我昨天一样一问三不知。

    那就先带她去找警察吧。

    “哥哥带你去找警察好吗?”

    “爸爸说,不可以相信警察,他们,都是坏人。”

    那我以后的目标就是成为坏人了……这位家长好像有教坏小孩。

    那就先陪她在这里等吧。

    但是光等也不是办法,她的爸爸虽然肯定也在找她,但谁知道等找到这里的时候已经过去多久了。

    先试试吧。

    “有人找女儿的话请来旧公园!”

    我对着天空大声喊道。

    每一分钟喊一次吧。

    “哇!”

    似乎是我的大喊大叫吓到她了,她哭的比刚才还厉害了。

    没办法了,五分钟一次吧。

    这时候前方的长坡上出现一道黑色身影疾驰而下,小女孩也在这时候抬起头,擦干眼泪看着那个方向。

    “是爸爸!”

    该说速度真快吗?

    走近后才看清了他的整体,是一副西装革履带着眼镜的社会人样式。

    他先是蹲下半跪张开双手让跑过去的小女孩扑入自己的怀抱,在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说了句还好没事后才向我道谢。

    是相当温馨的场景,似乎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糟糕父亲。

    “在下何野折,感谢小友对小女的帮助。”

    说话方式有点奇怪啊……

    “嗯。”

    “来,何欣,你也向哥哥说句谢谢。”

    他推了推何欣说。

    “……谢谢哥哥。”

    在何欣说完谢谢后他才挠挠头,用相当豪放的笑容的对我说:

    “哈哈,何欣她有点怕生,小友不必在意。”

    “嗯。”

    “那么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如果有需要可以来天天公司找我,为了报答女儿的这份恩情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天天公司,居然在那家大公司上班啊。

    “嗯。”

    不过我也没什么事是需要找你帮忙的。

    这件小事只是顺手而已,难道还有人渣会无视小女孩的哭声吗?

    于是就这样目视背着何欣缓缓走向长坡的何野折,这副温馨的画面让我也想要个女儿了。

    等有份稳定工作后就去领养一个吧。

    在表达完对旧公园的感谢后,我打开了自己家的房门。

    “欢迎回家。”

    这句话不管来多少遍我想我都听不厌,有这句话的家才是家。

    “我回来了。”

    看着似乎早早就站在那等我的竹,我这么回笑道。

    “我们做点夫妻间该做的事吧?”

    然后她毫无征兆地抛下了这个重磅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