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异能和修仙 > 第一卷:日常 第七章:改变后的命运
    在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怀抱里空无一人。

    还是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切都是梦吗?为什么!

    我握紧拳头对着床狠狠砸下。

    真是没用的人,没时间给你伤感了,擦干眼泪,今天还要考试呢。

    咦——好冷。

    掀开被子才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变低了。

    最讨厌冬天了。

    顶着刺骨的寒冷,我脱下来睡衣换上了校服。

    接着将睡衣放入一号衣柜。

    于是我在里面看见了一件黑白色的熊猫睡衣。

    我眨了眨,又揉了揉眼睛,想确认眼前事物的真实性。

    得到的结论是这件衣服的确是真的,因为有确确实实的手感。

    但是光靠这个根本难以证明一切的真伪,于是我决定打开房门前往客厅一探究竟。

    客厅里仍然空荡荡的,虽然没有人但却有包装袋的身影。

    接着我将头转向对面的厨房,扎着马尾,穿着围裙的她正在为我准备早饭。

    她似乎也发现了我,我们的视线慢慢对齐。

    “早上好~”

    她笑着说道。

    “早上好。”

    是真的,太好了……

    她又盯着我的脸几秒,之后在路过餐桌时抽了两张纸向我走过来。

    “似乎一大早就哭了,为什么呢?”

    她一边用纸为我擦拭残留的泪痕,一边这样说道。

    “因为现在的我非常幸福。”

    我握住她的手,将脸贴在她的掌心。

    “是嘛?那就好!”

    她完全不抗拒,反而笑着这么回答。

    “对了,我有为你准备早餐,今天还要去上学吧。”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到了餐桌上的早餐,那是一碗味增汤,一碗粥以及一盘装着的火腿和煎鸡蛋。

    这是梦寐以求的早餐。

    以前虽然嘴上说着不能怠慢早餐,但还是有减少耗时长的粥和味增汤。

    比起牛奶,早上果然还是来碗汤比较好吧。

    “这些符合你胃口吗?”

    这些绝对是按照未来的我的早餐标准做的吧,完全符合我的胃口。

    我拉开了椅子坐下,准备品尝味增汤。

    “凡仁有刷牙吗?”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自己连脸都还没洗。

    “我现在就去,谢谢提醒。”

    我起身前往卫生间,在完成洗漱后才再次返回厨房继续品尝味增汤。

    “我非常喜欢,谢谢。”

    “是嘛?那就好!”

    她这样笑着,然后又继续走回了电磁炉前。

    看着她做菜的背影,我忍不住感叹,未来的我到底都教了她什么啊……

    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样子就像一位脱离时代贤妻良母诶,又是洗衣又是做饭。

    但却不会用一些相当基础的东西。

    对了,既然早餐都准备好了,那么她现在是在忙什么?她的早餐么?不,对面似乎有一份她自己的。

    “早餐已经都做完了吧?”

    “是啊。”

    “那你现在在忙什么?”

    “啊,我正在给你准备中午的便当。”

    原来是这样。

    “谢谢”

    “应该的!”

    早餐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她现在正站在玄关上目送着正在单手换鞋准备去学校的我。

    因为另一只手上提着她已经包装好的便当。

    “那么,我去学校了。”

    临走前我这么对她说道。

    “路上小心~”

    她的双手于腹部处相握,两只手臂呈V字形,笑着说出了我想要的回应。

    我点了点头,再关上门的时候有瞟到她仍在目送着我的眼神。

    就在去学校的路上给妈报个平安吧。

    这样想着,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妈的电话。

    “嘟——”的声音很快结束了,然后是“啪”的接听声。

    “喂?”

    为什么又是这个词?这个时候不应该直奔主题问我昨天怎么了吗?

    “喂?”

    我其实挺想试试看要是我一直不说话,她会不会一直“喂?”下去的。

    但还是算了,这样简直就是讨骂。

    “嗯。”

    “知道打回来来啊,我昨天打了十几个电话都不接,还中途弃考跑出学校,你想气死我啊?!”

    “不是。”

    “不是你还这样,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要是再晚点点过来我都要去你那里找你了!”

    “嗯。”

    “说吧,为什么要弃考跑出学校?”

    “嗯。”

    我不想解释,因为我相信大多数人应该是不会相信我的话的。

    “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得马上跑出去寻找爱”这样,妈会认为我疯了的。

    “你真的变成了哑巴啊,以前好歹还会说几句话,现在是真的一句话都不说了!”

    做错事的人总是没有自知之明,就像自以为是的人在被教育前永远不知道世界之大。

    我以前把你当做最重要的人,但你却觉得我可有可无。

    我想把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和你分享,但你总是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敷衍着我。

    你跟我说过要勇敢追梦,所以我告诉了你我的梦想,于是你把它否定了,包括我本身。

    我曾被同学欺负老实孤立,我以为当我受欺负时你总该站我这边时,你却在接到老师对我不满的电话后连同爸一起对我大骂一通。

    在我积攒太多压力变得寡言少语时,你又学着电视剧里那套对我说“有什么事都可以对我说”,那时天真的我相信了,情绪激动地讲出了自己的种种不满,但你没有安静听完然后安慰我,而是我讲一句插一句,说这里我不对那里我错了。

    那时候我才彻底明白,这个世界不是小说不是动漫不是电视剧,它不会因为你说出某种句特定的台词而进入某段特定的剧情。

    你以为就只是你以为!世界不会朝着你希望的方向发展!

    这个世界是现实的,美好的事就算存在,也轮不到我这个出生于农村,爸妈是废物,从小和动漫培养感情的小废物。

    但我并不记仇,因为我心中仍然有自己的正义,我一定会为你和爸养老,报答基本的养育之恩。

    但也仅仅是养育之恩。

    我们没有其他任何感情。

    原本我大概会真像上面说的一样,度过一个废物一样的一生,但现在不一样,我遇到了竹,因为竹我看见了努力的价值。

    当明白努力的价值后,我就可以为此坚持。

    我会有比任何人都幸福的生活!

    我会让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我向神发誓!

    “对不起。”

    让我内心翻起波澜的不是妈,是我内心深处的记忆。

    现在可以让我出现情绪波动的,除了过往记忆外就只有竹了。

    “算了,你没事就好。明天有空的话就来外婆家吃饭吧?明天李秋博的生日。”

    总是这样,每次去亲戚家吃饭都是周末,难得的周末总是属于饭桌的。

    “嗯。”

    虽然表面上是问句,但实际上不答应不行。这是多年以来拒绝后被强行拉去的经验。

    “挂了。”

    “嗯。”

    “嘟——”的一声后,电话里再也没能传来她的声音。

    难得的好心情,就这么没了……

    不行不行,得振作,总之,先笑一个吧。

    我对着空气干笑着。

    于是我的附近传来了:

    “那人在傻笑诶?”

    “好恶心!”

    “怎么不去死”的发言。

    大多来自女高中生,明明是和竹差不多的年纪,性格方面竹温柔体贴,她们却嘴臭做作。

    这就是家长和环境的重要性。

    现在太多的家长对于小孩都是一副放养或者无所谓的状态,只在乎成绩。

    我的家庭也是这样。

    但我没有变成和她们一样糟糕的人,因为有动漫教我正确的价值观。

    但我觉得,这么多人不会只有我一个人是从小看动漫的。但为什么同样也是从小看动漫,她们难道就没从动漫里反思自己,想着成为一个善良正义优秀的人吗?

    就像同样是看一部热血漫,有些人看完想成为惩恶扬善的主角而有些人想成为持强凌弱的反派吗?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揪着想成为反派的人的衣领好好问他:“为什么你想成为这种伤害他人的反派!”

    不过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吧,因为这种人从懂事起的价值观就很扭曲,要么因为钱多沉迷在高贵的优越感里;要么因为朋友多,在每次受辱总能带着一群朋友打回去的过程中迷恋上霸凌的感觉;要么,是家长带坏的。

    不管哪种,我都相当讨厌。

    这种人,果然还是应该死掉吧。

    我没有理会她们的话,依然自顾自地走向学校。毕竟我的笑容不是给她们看的,要骂的话就算骂我几万遍也没关系。

    到达学校门口时,意外发现这次没有专门为了欺负我而等待在校门口的人。

    是因为黎英杰昨天说的话吗?

    啊,说起黎英杰,我昨天忘记去体育馆的后面了,他不会一直在那里等我吧……

    等见面后一定得说一句对不起才行。

    说曹操曹操到,这时我才看到站在门卫室那里的他。

    穿着方面似乎和昨天一样。

    他也注意到我了,正在朝我走来的路上。

    “对不起。”

    我先发制人。

    “没什么,边走边说吧。”

    他点点头,用大拇指指了指前方的路。

    “嗯好。”

    于是,我们就这么并肩的,慢慢地走了起来。

    “其实,我很早就有感觉,那个传闻说的是你了。不过,看着每次和我相处时的你,我都觉得不太可能。”

    “因为我对你有好好维持过去的样子。”

    我实话实说了。感觉没有骗他的理由。

    “为什么?”

    他突然停下脚步,就这么盯着我看。

    我也很认真地对视回去,告诉他,你这个认真可以有两种意思,你问的是哪种?

    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还是为什么不告诉他自己被欺负了。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看懂了。

    “因为这个世界配不上那么为人着想的我。”

    这是谎话,是借口。我变成这样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我比较脆弱,受不了一点风吹雨打,一些很小的事情就可以让我难受半天。

    我也从不觉得自己有多么为人着想。但他却总觉得我对他关照有加。

    原因大概是初二那会我中二病大爆发,在知道他被人欺负后就顺手把那个原本就让我火大的坏家伙狠狠修理了一顿。

    我们的关系也是在这会后更亲密了。

    “这个世界上的确有很多坏人,但也有很多好人啊。你不也经常说要相信光吗?”

    请不要再提我的中二黑历史了。

    “嗯,我现在也仍然相信着光。”

    不过光的内容更具体了,她甚至还有了名字,她的名字叫月季竹。

    是我唯一的光。

    “这么一看你似乎的确也没变多少啊。还是一开始就在演戏?”

    “不,这次我用的是正常形态。”

    类似奥特曼没变颜色的正常形态。

    “嗯,看到你还是这样我就放心了。对了,听说你昨天似乎弃考了,发生什么了吗?”

    他怎么也不知道?不,仔细想想也很正常,毕竟是第一位撞飞同学后像猴子一样跑出考场的人嘛,再再上大家的大嘴巴,应该很快就在学校传开了吧。

    不过想必传言多少会和事实有点区别。

    “你听到的是什么情况?”

    于是我这么问道。

    “你在撞飞十个同学和一个监考老师后像猛犸象一样夺门而出。”

    比我想的还离谱……

    “其实不是这样。”

    “我知道,传言嘛,多少会有夸大。”

    我很喜欢他能独立思考这点,比那些只会跟风没有思考能力的废物要好太多了。

    “那么原因呢?”

    “因为我感受到了爱的召唤,于是火急火燎地跑出教室去寻找。”

    我半开玩笑半正经地说道。

    我想如果没有竹的话,我大概会对刺激,有趣的生活相当向往。

    因为那样就不用压抑自己了。

    “原来如此。”

    这个理由居然被他接受了。

    “这样的话就能理解了。”

    他又补上一句。

    “嗯。”

    我想听听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你接到了女朋友的电话吧?而且是非常重要的急事,所以才匆忙离开吧?”

    相当厉害的脑补。

    “不过真没发现你什么时候找到了女朋友呢。哈哈哈。”

    其实已经结婚了哦。

    “嗯,就像你说的那样。”

    “嗯,看你没什么问题就行了。”他拍了拍我的背继续说道:“那么今天可以好好考试了吧?昨天的考试不用担心,只要申请补考就好了。”

    “嗯好。”

    于是这一次我们一起顺着人流,前往了教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