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异能和修仙 > 第一卷:日常 第四章:嗯。
    等我们走到楼下的时候,我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买完衣服就找个店吃饭吧。

    去超市的路线是出门左转在一直直走,路上会有三个红绿灯,她可能不知道红绿灯是什么,得告诉她红绿灯的事才行。

    她跟着我同样左转,来到和我并肩的位置。

    这么近一看的确是一米六八左右,属于头刚好可以放到我肩上的身高。我一边走一边低头问她:

    “你知道红绿灯吗?”

    “不知道,但是我可以学!”

    嗯,真是好学的好孩子。

    接下来我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她讲解了红绿灯相关的事,虽然我觉得本来也不算太难。

    并且还教了一句我幼儿园背下的口诀。

    “红灯停,绿灯行,黄灯亮了停一停。”

    明明是一句正常的话,从她的口中念出来我却觉得相当可爱。

    “嗯,就是这样子。”

    “我觉得自己已经懂了!”

    “哈哈,那就好啊。”

    她突然楞楞的看着我,是我说错了什么话吗?

    “你终于笑了诶!”然后笑着对我说。

    居然是因为这个吗,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不知不觉笑了啊……

    说起来今天一天似乎都忙着哭呢。

    “这样啊。”

    “嗯,之前一直很担心你的精神状态,现在看到你笑了就轻松多了,以后也得多笑笑才行。”

    “我可以对着你笑一天。”

    “请务必这么做!”

    玩笑话被当真了,不过我的确可以对着她笑一天。

    没扎马尾的认真表情依然很可爱啊。

    “哈哈,以后有机会一定。”

    “嗯!”

    再向前看,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第一个红绿灯。

    “请问现在是什么颜色?”

    “红色!”

    我们玩起来了问答游戏,主要还是我想想看看我讲的内容她都记住了多少。

    “那么现在怎么做?”

    “原地等待,直到绿灯变亮才能往前走!”

    “嗯,说对了。”

    我不自觉地把手放到了她的头上,揉了揉。

    “谢谢。”

    看着我放在她脑袋上的手,她向我道谢了,原因并不知道。

    接下来的红绿灯也很顺利地过了,我教的常识她的确有好好听。

    在过了第三个红绿灯后,我们已经来到了离家最近的超市。

    人也是在这个时候像突然出现一样多了起来。

    “人好多……”

    她这样感叹道,是未来没剩下多少人了吗?

    果然是发生了世界末日而我成为了救世主吧……

    要是以前的话可能还好觉得世界末日来早点比较好,刺激的生活对我更有吸引力,不过那只是相比较平淡的生活而言。

    但现在,我不希望发生任何可能破坏目前生活的事。因为对现在的我来说,眼前的幸福大于一切。

    我再次双手合十,向神明祈祷着不要发生意外。

    “你在做什么?”

    她似乎对我刚才的举动很好奇

    “向神明祈祷。”

    我没做过多解释,又接上了下一句。

    “我们进去吧。”

    “好~”

    再拉着她进去的路上,她先后对着摩托车电动车以及亮闪闪的屏幕发出感叹。

    虽然她没有主动向我提问,但我还是有为她一一解答。

    刚进到超市里,看着一楼的数码专区,我突然想起来应该也给她买台手机这件事。

    智能手机完全不在考虑范围,它涵盖的内容太多太杂了……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具有实体按键,只能打打电话发发短信的旧时代手机。

    于是我领着她来到老年机专卖店,店主似乎完全没注意到我们,依然在低头把玩着他的智能手机。

    这就是智能手机的坏处之一,容易让人沉迷于庞大的信息世界。

    我没有像“咳咳”“我说”这样,去提醒店主有客人来了,而是无视店主,对着她说:

    “挑一台喜欢的吧。”

    “这个是什么?话说我们不是来买衣服吗?”

    “这个是可以超远距离和我联络的工具,买完这个就去买衣服了。”

    “这样啊。”

    说着她已经开始打量那一台台价格最高不过三百的手机了。

    店主这时候也因为听到我们的声音,赶紧起身走出柜台对身为顾客的我们打招呼:

    “两位是来买手机的吗?”

    “嗯。”

    我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身旁的月季竹,告诉她,你专心挑手机就行了。

    她也意会似的点点头。

    说起来未来的我也的确可能对她保护过度,不允许她和外人过多接触。

    “是给家里老人挑吗?这样的话我推荐这台。”

    说着他自顾自地走向了他之前玩手机的玻璃柜台前,眼神盯着中间那台最贵的299元的手机。

    “这台手机非常适合家里的老人,因为……”他用手指比划着,然后抬头看向我,在发现我完全没有跟过去,依然站在原地后一下子语塞了。“额,先生?”

    “嗯。”

    我告诉他我有在听。

    他的表情相当尴尬,但还是有继续为我讲解。

    “因为这台手机的电池……”

    他话刚说没多久,就被已经挑选好手机的月季竹打断了。

    “我选好了!”

    她手上拿着一台黑色的翻盖手机,除了品牌的logo与我所使用的不同,外观几乎一模一样。

    真有缘。

    “我知道了。”

    我接过她挑选的手机,向老板走过去。

    他的脸表现的更加窘迫了。

    “那个,您不是说为老人挑选手机吗?”

    “嗯。”我肯定的只有后半句的买手机。

    而且我完全没有说过自己是来给老人买手机的。

    “那您身边这位,她……”他已经开始不自觉地搓手了。

    “嗯。”她是我的妻子。

    “……”

    他已经被我堵的说不出话来了。

    “多少?”

    我把那台黑色翻盖手机抬到他眼前。

    “那个,199元。”

    我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纯黑色的钱包,正想从里面挑出两百块时,却被月季竹制止了。

    “钱的话我有!我自己来付就行了。”

    好懂事啊……不过不行,我想为你花钱,我还是第一次觉得花钱是一件高兴的事。

    说着她在身上左找右找,最后才反应过来身上穿的是我初三的校服,羞红了脸地支支吾吾对我说:

    “那个,钱忘记拿了,放在之前穿的裤子口袋里……”

    “没关系,我觉得为你花钱也是件很幸福的事。”

    “那好吧,不过回家后我会还给你的!”

    店主看着眼前一下子变得话多的我,脸色更难看了,大概是以为我故意刁难他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并没有刁难你的理由。

    我对除她以外的人都这个态度,哦,还有黎英杰。

    我继续刚才的动作,拿出钱包里的两百元钞票,递给店主。

    然后将手机放入我的口袋,准备回家后再给她。

    店主再拿到钱后,简单地校检了一下真伪后,豁然开朗了起来,拿着钱蹦蹦跶跶地就回到了柜台后面坐下,并自言自语起来:

    “那个该死的小子,存心刁难我是吧!”

    “就会嗯嗯en……”

    这时候他才发现我们并没有走。

    刚才脸上的狠样先是僵住,然后一下子变得柔和,一脸笑容地对我说道:

    “那个,客人还有什么事吗?”

    “一块。”

    “什么意思?”

    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没有再重复,只是默默地盯着他。

    他浑身突然颤抖了一下。

    “啊啊,我忘记找您一块钱了,对不起对不起,这是我的疏忽。”

    然后这样说着,又从柜台的抽屉后面拿出了一块钱纸钞递给我。

    “嗯。”

    在装模装样地校检完一块钱的真伪后,我才和月季竹不急不慢地离开。

    他则在后面目送着我们,直到我看不见正对面玻璃里的他。

    “你在我这么大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啊,哈哈。”

    难怪全程没插一句嘴,原来未来的我也完全没变吗!

    “这么说你也十八岁了啊。”

    “嗯,有长大一岁了!”

    我不太懂她这句话的意思,是最近刚过完生日吗?啊,说起生日。

    “说起来,你的生日是几月几日?”

    “是五月五日!”

    果然已经过了吗,只能等明年了。

    “那我的呢?”

    “这个我也知道!也是五月五日!”

    未来的我对她说谎了啊,我的生日其实是七月四日,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总之未来的我这么做一定是有某些原因的,我不能揭穿。

    “dingdong,说对了。”

    “嘻嘻。”

    因为这个超市并不算大,到目标服装店的路程用走的话只需要三分钟左右。

    不过在路过内衣专区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还需要为她买内衣裤。

    “对了,还需要买内衣裤。”

    她似乎也才刚刚想起来。

    “嗯。”

    我一边回复一边先带着她到女士内衣区。

    “你知道自己的胸多大吗?”

    刚说出口就后悔了,感觉自己有点耍流氓。

    “dui……”刚想开口道歉,她就接上了我的上一句。

    “大概一个塑料球那么大!”

    意外的回答,而且连形容词都和我一样啊。未来的我也还是不知道杯罩相关知识吗?

    “还是问问店员吧。”

    我向不远处白鞋,白色制服,齐肩黄发的店员挥了挥手。

    黄发女人没有表情的走过来了。

    “是来选女士内衣的吗?”

    服务态度好差。面对顾客至少笑一下吧。

    “你觉得她的胸大概适合多大的?”

    我指了指身边的月季竹。

    黄发女人在听到后就开始一边移动一边打量着月季竹了。

    虽然知道这是工作需要,但还是莫名不舒服。

    “大概是A杯吧,总之先试穿下吧。”

    我完全不懂,只能听她的。

    我点了点头。

    她随手拿出一件粉色的,递给了月季竹,并指了指自己右手边的一个房间。

    “可以去那里换。”

    “嗯。”

    回答黄发女人的是我。

    我带着月季竹来到了更衣室的门前。

    “你应该知道换吧?”

    “我知道!”

    “嗯,那就进去试穿一下吧。”

    “好~”

    她在进去后没多久就提着那件粉色内衣出来了。

    “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穿着很舒服。”

    “这样啊,那就可以去挑几件你喜欢的了。”

    “好~”

    又是一会,她就提着三件黑白灰的内衣过来了。

    “只需要三件吗?”

    一般来说女生应该需要挺多内衣吧,因为经常需要换洗。

    “嗯,需要的话以后可以再买。”

    好懂事啊。

    但完全没有必要,我攒下来的钱还不至于需要这样省的。

    不过既然她这么说了,那就先这样吧。

    “好。”我这样对她说完后,对视着服务员说道:“请拿这三件的A杯给我。”

    在得到用包装袋装好的内衣后,我们还顺便在隔壁的内裤点同样购买了三件黑白灰的内裤。由此可见,她似乎真的很喜欢黑白灰。

    和我一样。

    目前不算手机的话,一共花费了1300左右。

    因为一共六件,平均下来一件两百左右吧,不算太贵,我自己平时也都买这个价位左右的,太便宜的质量差,太贵的买不起。

    然后就来到了目的地。

    这是我最常来的一家服装公店,价格算不上贵但衣服质量却很好,非常耐穿,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家店里黑白灰色的衣服相当多,几乎占了百分之八十。

    白色休闲鞋,黑白交加的工作制服,扎着马尾的女店员在看到我这张熟悉的脸后,一下子迎了上来。

    “呀,小凡,又来买衣服啊。”

    这是店员通过称呼的方式来缩短与顾客间的距离从而控制顾客的内心让顾客多少买下一件的技巧,我已经习惯了。

    我姑且算了老客户了,在高一第一次发现这家店后,衣服就一直在这买了。

    不过明知道对我没用却还是下意识地使用,该说敬业吗?

    “嗯。”

    “这次我们店有进新款式的黑色衬衫哦……”

    话刚说到一半,这个女人的眼球突然飘到了我的左手边,是注意到了月季竹。

    “哎呀,小凡已经交女朋友啦?真稀奇呢,那么这次是带女朋友来买衣服咯?”

    “嗯。”

    “小姑娘喜欢什么样子的衣服啊?”

    知道跟我说话是没用的,所以很理智的将问题抛给了月季竹。

    发现问题给了自己后,她抬头看着我,似乎是在我寻求什么许可。

    我虽然不太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个,黑白灰!”

    居然是向我寻求开口许可吗,未来的我果然过度保护了吧!

    不想让她和恶心的人讲话这种。

    “哎呀,你的女朋友和你一样有眼光呢。”

    她又突然对着我说。

    这家的店主店员似乎也相当喜欢黑白灰,所以店里才会有那么多。

    “那个,是妻子!”

    现在才纠正想必是因为之前没有得到我所谓的“开口许可”。

    还有认真的理由总是让我不明所以。

    “哎呀,已经结婚了吗?”

    目光又投向了我。

    仔细看看,明明同样是黑发马尾,这个女人却完全比不上月季竹啊,虽然算不上难看,只能说勉强及格吧。

    “是的,就在今天!”

    回答她问题的是月季竹。

    说起来,姓是月季还是月啊,等会问问吧。

    “哎呀,是小说里的闪婚呢!没想到你还有当主角的天赋呢。”

    我要真是主角前十八年就不会过得那么悲惨了。

    “唔……”

    想反驳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吗?

    那么这个话题到此结束吧。

    “你可以先去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哦。”

    “好~”

    她这样回着,然后就一边慢慢向店内移动一边环顾四周了,寻找着自己可能喜欢的衣服了,但如果按照这几个小时的相处来看,她更大的可能是会挑选我喜欢的衣服。

    我还是再提醒她一句吧。

    “记得挑自己喜欢的衣服噢!”

    我后面几个字特意用上了重音。

    “我知道了——”

    希望真的知道了吧。

    那么接下来就轮到我和她的独处时间了……

    “没看出来啊,女人缘这么好,一天的时间就把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骗结婚了。”

    对于我这句让我相当火大,我喜欢的只有这家店里的衣服,并不喜欢工作人员,请不要一副和我很熟的样子。

    “嗯。”

    “明明跟她就可以好好说话呢。”

    “嗯。”

    “真是个呆木头,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把她骗结婚的,不,倒不如说你居然会对女人产生兴趣吧!”

    看来平时对我的误解相当深。

    “嗯。”

    “真是没意思,不理你了,我去给她介绍衣服去了。啊对了,你女,不是,你妻子叫什么啊?”

    “嗯。”

    “连妻子的名字都不知道就结婚了吗?你该不会是个人渣吧!”

    误会越来越深了,这我没办法继续“嗯”下去了。

    “……”

    “这次倒是不嗯了……”

    “去看看她衣服挑得怎么样吧。”

    她接着对我说道,然后自顾自地离开我,走向了月季竹。

    我也随即跟上。

    我要是不在的话,这个女人可能会带坏月季竹。

    我们刚走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就从琳琅满目的衣架上挑选出了一套灰色的运动服,并笑着摆到了我的面前。

    “这套怎么样?”

    该说她恋旧吗?这套运动服除了颜色有点不同,其他地方几乎和换掉的一模一样啊,不对,这套要多一个品牌logo。

    “我觉得运动服……”

    “哎呀,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穿这种衣服怎么可以,换一套黑白色的衣裙怎么样?”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这位工作人员打断了。

    接着她笑眯眯地走到柜台后的房间内,拿出了一件虽然看起来十分好看但想必相当贵的一套黑色衣裙。

    然后开始介绍这套衣裙的优点。

    “这套衣裙……诶?小姑娘怎么了……”

    等这个女人和月季竹对视的时候,她才发现月季竹正在以相当可爱的表情怒视她。

    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啊。

    “你打断凡仁说话了!”

    居然是因为我的话被她打断了吗?

    十分感谢你这么在乎我!

    “啊,这个……”

    她似乎也完全没想到月季竹因为这种小事生气了。

    “我是在问凡仁的意见,请你不要插嘴。”

    “……我知道了。”

    摆出了和刚才那个手机店店主一样的表情呢。

    接着月季竹将头转向我。

    “好了,凡仁可以把刚才被打断的话继续说下去了。”

    对我的语气依然相当可爱啊。

    “我觉得你穿运动服挺好看的,不过也不能总穿着运动服,再买几件便服和一件睡衣吧。”

    说着,我从衣架上挑了几件我觉得可能适合她的衣物,有黑有白有灰,有裙子有裤子,有衬衫,有外套。

    “好~”

    再她过滤掉不喜欢的后,只留下了黑灰长裤两条,黑白群两条,黑白灰色上衣三件,黑白带帽外套两件以及熊猫睡衣一件。

    会选熊猫睡衣这点让我有点意外。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没问题,因为熊猫也是黑白色。

    对了,忘记问店员像她这样大的适合多少码的了。

    “她适合多少码的?”

    “哎呀!居然一下子对我说了这么多字!”

    “……”

    “这个需要身高和体重呢。”

    说着她又把头转向了月季竹。

    之前的黑色裙子在我们挑选衣服的时候放起来了。

    “身高是一米六七,体重是45公斤吧,大概,很久没称过了……”

    她带着略微伤感的表情看向了我。

    在发现自己不自觉做了这种事她也赶紧慌忙摆手解释:

    “啊不是不是……”

    “很少见呢,可以这么简单就报出自己的体重的姑娘。”

    的确,现在的女人大多很做作,比如我眼前的你。

    “适合m码哦。”

    “那就请为我拿这些的m码出来。”

    我指了指挑选出来的那些衣服。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第二次说这么多字了!就把今天定为‘小凡话多日’吧。”

    开完无聊的玩笑后又去了那个房间取衣物。

    “总之先试穿一件吧。”

    出来后只拿着一件衣服一条裤子的她这么说道。

    说的也是。

    “我带你去试衣间吧。”

    这个绝对不行,我拦住了她伸出来的手,用眼神告诉她这个可以我自己来。

    我接过她手上的衣裤就带着她前往试衣间了。

    “进去后衣服可以放在衣架上,里面有镜子,还完后可以先对着镜子照照,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合身后再来询问我的意见。”

    “好~”

    出来后已经换上新衣服的她相当好看。

    该说仙女下凡吗?不,怎么想仙女都没她好看!

    “会觉得有点松或者有点紧吗?”

    虽然看起来很合身,但实际情况并不一定,这个还是得问本人。

    “不会,穿起来很合身。”

    “我知道了。”

    “请为我准备那些衣服的m码打包好。”

    我对着店员这么说道。

    “……我知道了。”

    几分钟后。

    接过装好衣服的袋子,在支付完后我们又前往了下一个目的地——鞋店。

    这次一共九件衣裤群和一套睡衣,一共花费两千多。

    第一次一下子花这么多钱,但却完全不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