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异能和修仙 > 第一卷:日常 第二章:改变的开始
    先是在附近的水池将脸上的脏东西洗掉。

    接着进入保健室简单地在淤青处贴好创可贴后,我才顺着人群进入教学楼,来到自己所在的二年一班。

    一班在所有班级里算是最干净最安静的了,我也是因为这点,才努力学习来到一班,我对这个班相当满意,但也只是对这个班,学习好并不等于人品好,这个班的人渣依然不在少数。

    我刚来到门口前,班长赵豪就招呼我快点进去,说马上要开始了,语气相当和善,如果不是我有看过他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叫上几个壮汉将人家打到浑身紫青紫青,我恐怕就真信他是个还不错的人了。

    我点了点头,没有出声,我对这种人相当嗤之以鼻——认识的人多一点就觉得天不怕地不怕,一有点小事就要把人家打进医院,最后赔钱的还是父母,最重要的是,经常打架的人渣家庭条件往往还好不到哪去。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的内心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

    刚进入教室,因为是最晚到达的,所以大家的视线都理所当然地投到了我的身上,我讨厌那样的视线,那种对我超不满但却不敢说出口的视线。

    经过讲台来到来到位于倒数第二排的靠窗座位,我似乎从小学开始,就跟这个位置结下了不解之缘。似乎大多校园动漫的男主都坐我这个位置,呵,如果不是已经坐这个位置十年生活依然不尽人意,我自己都要相信自己其实是主角了。

    我静静地看着我的同桌黄磊复习,等他什么时候注意到,我再什么时候进去吧,反正已经进教室了,我算不上迟到。

    很显然,他复习的有些入神了,最后还是前桌提醒他,他才注意到我,并让开示意我进去。

    后排靠窗其实哪都挺好的,就是进去需要同桌让开这点不好。

    来到自己的位置,首先是自然是书包用来装水瓶的地方拿出酒精和擦拭布对桌子和椅子进行一定程度的消毒,虽然的确能让桌椅干净点,但更多的还是求个心里安慰吧。

    我做这一步的时候又感受到了那种视线,这次似乎是在说“又来了”这样,私下他们也有讨论过我的洁癖,对我评价似乎“他恨不得住真空里吧”。我没有理会,接着从书包大口袋里抽出坐垫放在椅子上,毕竟硬椅子坐久了会不舒服。然后就是拿出文具盒放桌上,看似完成了考试的一切准备,但我还是习惯性地再看书包几秒,防止有遗忘什么。

    啊,对了,我忘了拿试卷垫。这果然是个好习惯。

    再次与书包对视几秒,确定这次真的没有忘记什么后,就将拉链拉上放入抽屉,准备迎接考试了。

    黑板上写着,第一场是语文。

    语文的话还好,该背的都没忘,就看作文是什么了,如果是我擅长的题目的话,150分拿120到130应该没问题。

    擅长的题目无非就是生活,情感之类我有实际感受的了,这类作文经常能拿快满分,但如果不是这类,要我编个我没有经历过的事,那我只能拿三十分左右,挺极端的。

    答题卡和试卷已经发下来,拿到试卷后首先是填写考号,准考证号,姓名和班级,这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

    在确认填写完成后,我一如既往地先查看作文题目,这次是作文题目是《幸福是什么》,看着这种作文题目,我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有数十种写我有多不幸的文案,反过来,我也可以有数十种写幸福对我来说是什么的文案。

    我想到时候我会很难控制想要从眼眶迸出的眼泪吧,但我会尽量忍住的,在别人面前哭对我来说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很奇怪的底线,对吧?明明在一群人面前学狗叫都可以。

    我看了看左手边的空气,想象那里有个只有我才能看见的人,类似英灵那种吧。只有像这样自娱自乐,才能感觉自己没那么孤独。

    嗯,你觉得这道选择题应该选哪个?A吗?就听你的吧。

    作者的思想啊,我问你啊,假如你是作者,你会出于什么原因写一篇这样的文章呢?看见好吃的包子吗……对不起,我不该问你。

    时间过得飞快,我很快来到了作文环节,正当我准备动笔的时候,我的心脏突然猛跳了一下,我呆了一会,有些不明所以。

    这不会是什么绝症的前兆吧,不应该啊,我每天都有按着百度上的作息表健康生活,早餐每一天落下,有空还会泡点茶叶喝,过着相当养生的生活,这样的我患上绝症?

    那么就算全世界的人突然死完了也不奇怪。

    心脏又猛地跳了一下。

    不行,完全没心思写作文了。该怎么做,向老师说身体不舒服然后去保健室看看吗?还是先随便应付完作文?又或者,我其实成为了被选召的孩子?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就在这里消失吧,给学校留下一个相当不错的新闻——“h区3市5中学生在考试期间凭空消失,监控记录下惊悚画面”像这样。

    心脏又猛地跳了一下。

    不行,实在受不了了,还是去保健室看看吧。

    正当我准备举起手向监考老师报告身体状况时,我的手突然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放了下来——原来是我旁边的英灵。

    不,其实是我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潜意识在现在相当活跃,疯狂告诉自己,不要举手不要举手,跑起来跑起来。

    心脏又猛地跳了一下。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我先向你道歉,对不起,黄磊。

    然后我一反往日,径直地撞开黄磊后朝着教室外奔跑。起初因为被桌角绊倒的原因,手脚并用像只猴子一样爬行了几米,真难看啊,不过后来身体已经逐渐趋于平衡,我开始摆动双臂。

    我再次感受到了同学们的目光,这次视线的意思与平日完全不一样,带着相当大的惊讶,就连监控老师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应该是从没见过像我这样考试考到一半突然把同桌撞飞像只猴子一样跑着出考场的学生吧。

    在我已经来到楼梯口的时候,才听到那边远远传来“同学,你去哪啊?”的声音,我来不及解释,只是一个劲地奔跑。

    为什么跑,不知道。

    该跑去哪,不知道。

    什么时候停,不知道。

    这就是一问三不知吧。

    出校门的路上还遇到了正在巡查的校长,校长对正在努力奔跑的我同样也摆出一副相当困惑的表情,也是等我跑远了才反应过来,说出了和监考老师一样的台词。

    接下来就是找到出学校的办法了,正门明显行不通,门卫暂且不说,就算没有门卫我也没法从那么高且没什么落脚处的大门翻出去。

    最好的选择是厕所,那里的高低差可以很轻松地让一米七八的我从墙内翻出去,只不过,有点脏。

    强忍着恶心,我找到附近一条已经损坏多年,有点发臭的凳子贴在了男女厕所中间的那堵墙上,踩着这条凳子的话我的手刚好可以抓稳,然后发力将自己拉上去。

    然后傻傻看着自己沾满青苔和黑木屑以及石头微粒的手。算了,拍一拍就是了。

    然后翻到厕所顶层这步就容易多了。

    很快,我便从厕所翻出了学校。感谢厕所。

    接下来,就是跟着直觉跑了。

    我下意识地朝着最喜欢的旧公园奔跑,我晚上经常去那里散步,因为新公园的建成,已经很少会有人来旧公园了。因为它刚好具有我喜欢的特点之一——人少。再加上不在马路附近,没什么汽车路过,不会有排放出的尾气,空气要比很多地方新鲜。

    我经常想,哪天我找到了她,我肯定要带她一起去那散步。

    明明是白天,街道上的人却出乎意料的少,这点让我感到很奇怪。

    在跑向旧公园的路上,我还看见了一根根直冲向天空的烟柱,是哪户人家着火了吗?抱歉,我现在有急事,不能过去帮忙,只能为你们默默祈祷,我一边跑一边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希望人没事。

    好了,接下来你们只能自求多福了。

    越接近旧公园,我心脏就跳地越猛,频率越高,这让我更加坚定了原因在旧公园的想法。

    不过那会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也对。

    我跑到旧公园的时候已经精疲力尽地喘着粗气了,汗水模糊了双眼浸湿了衬衫。等我抬起头才发现,我正对面十几米处站着一名背对着我的黑发少女。

    她似乎也注意到我的存在,缓缓转过头来面向我。

    我如习惯一样,先从脚看起。

    脚似乎只有36-37码大小,穿着没有标注品牌的尖圆头纯黑布鞋,虽然穿着相对松垮的黑底带白运动裤,却依然能看出那是一双相当完美的腿,拉上拉链的外套同样是黑色的,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可以看出胸的大小也是恰到好处,我不懂胸罩的尺寸,不过要我举例的话,大概肯德基里设置的儿童乐园里的那些塑料球差不多一个大小。端正白净的脸搭配着较齐的刘海以及贴着脸颊两旁随风而动的黑色龙须,其余黑发在脑海后面轻巧地扎了个马尾。身高大概一米六五到一米七。

    这简直像是根据我的喜好量身定做的女生是怎么回事?我完全不明所以。

    只是现在心脏跳的更快了。

    等她走近的时候,先是闻到一股随之而来的清香,不是香水的味道。然后才发现她的脸上挂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知道此刻这么想不对,但还是忍不住想夸赞这个表情的可爱。

    “那个……”我正要开口问她发生什么了的时候,她突然抱住了我,并用泪流满面的嚎啕大哭堵住了我的下一句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也被连带着想哭,这就是人类情感的共鸣吗?我还是第一次体会到。

    我知道这时候回抱住她,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不,想起手上的细菌,我把这股冲动压制了下去。

    我自己就算了,但绝对不能弄脏她。

    这时,她又在嚎啕大哭的声音中,加入了:

    “对不起……”

    “谢谢你……”

    以及

    “我爱你……”

    这三句话。

    大脑突然短暂死机,然后就是无尽的感动与喜悦,毫无疑问,她就是我寻了五年的那位。

    这一刻,我想用自己的一生为她带来幸福。

    “我也爱你。”

    于是,我回了一句完全不符合平日性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