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医妃元卿凌免费 > 正文 第1625章 等妹妹
    包子宇文礼如今还在边城,刚和几个兄弟从金国回来,这一次金国皇帝大婚,他们觉得有些蹊跷,便潜入金国去看看情况。

    知道金国皇帝册立了瓜瓜为皇后,本来是很生气的,但是那天在通天阁顶听了金国皇帝与那禁军首领的对话,知道他还有这番用心,才没下去找他算账。

    知道瓜瓜要回来了,所以他们都先在若都城等她,这件事情,爹爹那边肯定不能知道,既然爹爹不知道,那长兄为父,他们就得过问。

    至少,要知道瓜瓜是怎么想的。

    宇文礼心里头还是有气的,除了生气,还有一种掌上明珠要被人夺走的恐慌。

    虽然知道妹妹迟早是要嫁人,但他们认为,妹妹最好三十岁才结婚,该玩的玩过,该享受的享受过,该挑选的挑选过,见尽人生以成熟的心智走进一段婚姻,那么对于日后维持婚姻也大有裨益。

    谁能想到,才十一岁,就要担心这个问题了。

    “大哥,妈妈找是吗?”汤圆问道。

    “嗯,爹爹知道我不在军中了,回去估计要被抓去谈话。”宇文礼说。

    “那你要不先回京,我们等阿妹就好。”

    “不,等回去再跟爹爹交代吧。”

    “你要骗爹爹吗?”糯米担心地问道,他们说过,以后不会骗爹爹任何事情,妈妈也说过,欺骗爹爹等同恃强凌弱。

    宇文礼也很为难,皱起了眉头,“欺骗爹爹是不行的,但这事不能让他知道啊。”

    “大哥那你要怎么说呢?”

    宇文礼想了想,“算了,等回京的时候慢慢想,总能应对过去的,咱们先等瓜瓜回来问过在算。”

    汤圆眉目里狰出一丝怒意来,“都是那小皇帝的错,阿妹还这么小,怎么能册封她为皇后呢?谁愿意当皇后啊?他现在说不会三宫六院,谁知道以后长大了怎么做呢?”

    汤圆性子比较温和,圆滑,逢人说三分话,且都是好话,很少会这么生气。

    倒是宇文礼脾气会略显得暴躁一些,只是在面对这件事情上,宇文礼算是沉得住气了。

    他有一个担心,那就是妹妹动心了。

    妹妹一直都比同龄的孩子成熟许多,自然,有一部分是伪装,学她师娘的,因为瓜儿火性,容易暴躁,她师娘这些年一直训练她要沉稳成熟,免得做事过于冲动。

    也因为这样,他们总是心疼妹妹小小人儿装大人。

    兄弟几个,去了泽兰的房中。

    房间很干净,基本都是她自己收拾的,这是她自小养成的习惯,自己的事情自己动手做。

    房间有一个书柜,书柜里罗列了很多书,随便抽出一本来,都是有翻阅过的痕迹,且其中有些做了笔迹。

    有一小部分是晦涩难懂的医书,妹妹显然也都看了几遍,因为书页有些旧了,且翻动的痕迹褶皱什么的都很明显。

    这不像是一个十一岁女孩子的房间。

    如果不是在床底找出一个箩筐,箩筐里放了几个娃娃和一些动漫的手办,大概无人相信,这真是一个孩子。

    她连玩玩具都要躲起来,不让人看见。

    几个哥哥顿时好心酸。

    打从妹妹出生,她就懂得引火,为了压制,不管是谁都教她要冷静,要沉稳,爹爹和妈妈都是这样说的,倒不是爹爹妈妈不疼爱妹妹,是那时候确实没法子,因为如果她不压制,情绪就会酿成火。

    “其实妹妹过得挺苦的,这样的小孩,一般人都不会喜欢,也不心疼。”七喜幽幽地说。

    宇文礼把泽兰的书放好,俊美的眉目有一丝霸气,“不需要别人喜欢,也不需要别人心疼,她有五个哥哥。”

    “是啊,咱家的妹妹,为什么要别人心疼和喜欢?”可乐也说。

    兄弟五人相视一笑。

    第二天,泽兰一行人回来了,魏王安王也打算在若都城住两天才走。

    刚好侄子们都在,凑一起吃顿饭,说说话,也很放松。

    泽兰见到哥哥们都在,就知道是为了金国皇帝册封皇后的事,果然还没问,他们就拉着她进了房中去。

    泽兰瞧着哥哥们正色的面容,笑了,“哥哥,怎么如临大敌的样子啊?”

    “你怎么想的?对那小皇帝可有丁点的好感?”可乐先问了。

    泽兰扑哧一声笑了,“四哥哥,你叫人家小皇帝,人家可比你大。”

    “什么人家人家的,听得怪不舒服。”宇文礼皱眉,“就叫小皇帝。”

    泽兰吐舌,“是,大哥哥。”

    “先回答你四哥哥的话,你怎么想的?人家……那小皇帝册封你为皇后,你怎么想?”宇文礼心疼妹妹,但是作为兄长,总是下意识地维持威严。

    泽兰坐下来,双手托着下巴,“没怎么想啊。”

    “那你不生气吗?”七喜问道。

    泽兰摇头,“不生气啊,我应该要生气吗?”

    五个哥哥对视了一眼,不生气?不生气那就是喜欢了?这怎么行?

    “阿妹,你对那小皇帝什么感觉啊?有没有砰砰砰心动的感觉?”汤圆自诩看过许多,算是明白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要动心,就得有砰砰砰心动的感觉。

    泽兰脑海里浮现出在通天阁和景天见面的情形,洁净小脸蛋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砰砰砰心动倒是没,就是有一点小激动,觉得有一个人一直记着我,还为我做这么多事,有感动。”

    “感动……嗯,感动你要分清楚不是感情,哥哥给你买吃的,你也会感动,是不是?所以,这不是感情。”汤圆正色地道。

    “二哥哥,你懂啊?”泽兰很崇拜地看着他。

    汤圆看她这崇拜的小眼神,顿时就心虚,看向了他们,其他几个小男子汉看着他,眼神示意,会说多说点,俺们不会。

    他挺直腰,道:“懂,男女之间就是这么回事,你看爹爹和妈妈,爹爹和妈妈那才是真正的感情,互相喜欢,你肯定不喜欢小皇帝,对不对?”

    “我还挺喜欢的。”泽兰如实道。

    五个人十颗眼珠子顿时瞪大,“喜欢?”

    “不,不,”汤圆连忙摆手,“这不是喜欢,你说的喜欢,就好比你喜欢那些娃娃,对不对?”

    “反正就像喜欢哥哥,喜欢冷鸣予,喜欢周姑娘那样,瞧着很舒服……”泽兰说着,忽然皱起了小眉头,“但是也有一些让我不舒服的。”

    “什么不舒服?快说。”宇文礼急道。

    泽兰说:“他按照我的模样雕刻了一块翡翠,脸弄得太圆了,稚气得很,我不喜欢。”

    宇文礼顿时破口大骂,“瞧,一点小事没办好,不是好东西,不知道我家阿妹最不喜欢自己圆脸的时候吗?跟七婶婶似的。”

    “对!”其他几个弟弟一同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