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暖风不及你深情 > 第3卷 第945章:南有风铃,北有衡木(208)
    厉南衡两天没有回来。

    封凌忽然接到了来自厉家的电话,厉老爷子亲自致电,要求她去见一面。

    昨天和封明珠碰的那一面,让封凌一整天都在心事重重,直到厉家的电话打过来,她这颗心即使仍然不安稳,但终究也是可以落定,因为至少这样可以等到一个结果,而不是一直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

    在车上,封凌坐在后边的座位,任由司机开车,她盯着车窗外发呆。

    司机问她具体路线,她不清楚,只报了厉老爷子跟她说的具体位置,司机绕了半天才找到。

    幸好她出来的早,没有迟到。

    到达跟厉老爷子约定的地点后,封凌才知道这里并不只有厉家人,竟然包括军方的几位领导,联合国那边的人,还有军事记者等等能在这件事上发挥作用的各方人士。

    在进去之前,她在洗手间找到一面镜子,将身上的黑色战服整理了一下,厉老爷子派了人过来叫她,她的眼睛没动,虽然看着镜子,但显然并不是在看自己。

    “封凌小兄弟。”厉家派来的人就在洗手间外面,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看得出来是经常在几个老爷子身边力事的人,说话客气周到,语气也干净利落:“不少人都在,别让人等太久,尤其是厉家的那几位,如果你想有一个好的结果,我劝你还是把他们放在眼里,不要太怠慢。”

    封凌的眼神动了动,这才反映过来一般,看着门外的男人,颔首:“知道了。”

    对方催促:“快点吧,时间不多了。”

    说着,男人直接转身离开,脚步很快,看起来的确是被催着过来的。

    封凌侧首看着他的背影,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觉得今天的这个场合应该是跟厉南衡没关系,至少整整两天都没有他的消息,如果他参与了这件事,他一定会告诉她,哪怕是打个电话,或者发一条消息。

    刚才那男人虽然看起来有礼有节,但是眼神里都是一种看着将死之人的轻视感,并且没什么太多的耐心。

    走进厉老爷子说的地方,所有人都已经到了。

    第一次见到厉老爷子和其他各个军方与联合国的领导,封凌觉得自己因为这件事也算是见过了真正的大场面,面不改色的站在他们中间。

    厉家的老爷子有四人,老大厉军延,老二厉晋国,老大厉文尚,老四厉建荣,都已经是年过七十的年纪。

    老大厉军延是厉南衡的亲爷爷,年过八十,其余四位膝下没有孙子,据说厉南衡就是在这四位威名当当的老爷子跟前长大的,他不像是别人家的孙子辈那样享受过隔辈亲的待遇,而是很小就被几个老爷子扔进xi基地里。

    厉南衡虽然是厉家唯一的独孙,是人人口中让人望尘莫及的厉少,但其实根本就没享受过几天少爷的好日子,眼前是四个老爷子像戒尺一般的四根拐杖。

    厉军延看着这即使明知道被单独叫过来会面临的结果,却也仍然不卑不亢的少年,似乎与封明珠说的那种娘里娘气性格阴森扰乱基地风气的那种形容并不一样。

    其他几个老爷子也是眯了眯眼,打量着这个叫封凌的少年。

    几位老爷子延续了他们平时一贯的风格,开口直接是冰冷命令的语气,问了些不相关的,比如封凌是哪年进的基地,比如她前段时间的狙击枪练的如何,再最后聊到关于她身手和速度的问题时,厉军延先一步切入了话题:“封凌,虽然我们一直没有机会去基地见过你本人,但这几年来也算是听过你的一些事迹,在新人里的各项考核成绩都很突出,尤其没想到你么瘦小,竟然端起狙击枪毫不费力,看得出来你是个为基地而生的人材,但无论你如何优秀,对基地如何忠心,对于你私自杀害军方指挥官的事,你还是影响了整个xi基地与美国军方之间的和平,这不是什么小事,你躲了这么多天,难道就没想好究竟要怎么给军方一个交代吗”

    直到这个时候,封凌还是有些恍惚,没有完全进去状态。

    她很清楚封明珠既然敢跟厉老爷子联系,敢说出那些话,就说明厉南衡目前是真的因为某些事情被牵绊住了。

    或许这个原因就是在她身上。

    即使是胖指挥官有错在先,可杀了军方指挥官这件事又不是一个简单的防卫过当的理由就能搪塞得过去,军方现在即使因为厉家和厉南衡的态度也没法对xi基地下手,但是他们为了挽回点面子,也总要找个理由让他们平息怒气,至少有个台阶下。

    而这个最恰当的台阶就是她以死谢罪,这样两边都会恢复平和。

    如果她一直躲下去,这件事情对厉南衡造成的困扰只会越来越大。

    虽然他不说,但她也不允许自己去连累他,哪怕是连累其他人,她也不会这样做。

    这件事上她一直以为自己的这一方是占理的,可却忽略了xi基地和军方两边的势力究竟有多庞大,想要小而化之,并不太容易实现。

    而厉老大毕竟是真的对她好。

    她不能因为自己而真的一直坑他

    封凌垂在身体两侧的手微微握了握,抬头,正准备说话,却陡然看到在不远处的大理石阶梯另一侧,有几盆昂贵盆栽旁边的阴影处,站着冷峻而挺拔的男人。

    厉南衡单手插在西裤的裤袋,颀长挺拔的身躯微微靠在大理石阶梯旁的欧式白色扶栏上,俊美的脸隐在光线的暗处,显的晦暗。

    他正看着她,好像从一开始她走进这里时他就已经望着她,晦暗的眼里带着一股散漫无畏的气场。

    一看见厉南衡竟然在这里,封凌本来到了嘴边的打算要承担一切罪名的话瞬间咽了回去。

    眼下的场景和她预想中的不太一样,她还以为厉老大是被老爷子们给关了起来或者怎么样,但是看他这副神情,似乎,眼下的情况看似是被动,但仅仅是位于表面的被动,其实,是在他的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