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妃攻略:邪王,请准备 > 医妃攻略:邪王,请准备全部章节 第144章 风波
    牙行就设在一座二进的宅子里,大门上没有悬挂的牌匾,只是贴了一对对联。

    上联:兴仁兴义人丁兴旺

    下联:选男择女吉祥如意

    横批:井上添花

    林梅在林风的带领下,走进牙行,打量着这个精心为奴仆打造的房间。

    面向院子的墙壁是由木头并排支撑,间隔不过一拳的距离。

    林梅望着如同关在牢里的奴仆,那些奴仆们目光不论大胆还是瑟缩,都露出渴望的神色,心中很是感慨,庆幸自己没穿越到他们这群里人中。

    林风一见林梅就扒拉扒拉的讲着牙行里的规矩,林梅总结分析就是是人才在那里都会发光,虽然在古代还分三六九等,可真是金子,牙行里的人也会捧着,住单间就不必说了,伙食也会好很多,不过价贵就是约为贵些。

    “前面的那一对夫妻你看看咋样,男的以前是前任县太爷随从,女的从前是前任县夫人身边的管事。”林风指着前面乙字号房间的一对人说道。

    林梅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四目相融,那年轻的少妇倒是颇有些姿色,一副羞答答的模样,时不时的抬头似笑非笑的,这让林梅很是不喜,感觉她比较作。

    不过那男的倒是长相老实,目不斜视,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任由买主打量。

    林梅对着林风轻轻的摇了摇头。

    林风知道这是堂妹没瞧上,想着还另备了人选,又给林梅指了甲字号房。

    林梅见那应该是一家三口,男的三十出头的样子,女的二十多不满三十,怀里搂着一个八、九岁的女娃。

    这户人倒是不错,林梅低头问道:“这三人总共多少银子。”

    “这三人好是好,就是价贵了点,而且没有优惠,夫妻俩四十两银子,那小女娃也是调教好的,要价八两银子,共计四十八两,就是这三人比之前那二人贵了十八两,所以我才先介绍那二人。”

    “为何,那女的要贵些?”价格林梅还能接受,只是不知这价格贵在何处。

    林风也知道她会有此一问,说道:“那女的原出身苏绣世家,从小学了一身好绣艺,因家族得罪贵人,一家人都被迫沦落奴籍。”

    这到是让林梅大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行,贵点就贵点吧,物有所值。”林梅说完准备掏银子。

    林风见她满意,正所谓有钱难买心头好,也不再多劝,直接带她去找老丈人办手续。

    “啥,你要买那三人,哎哟,这也赶巧了,昨天林风不在,今儿早上忘记告诉他了,那三人昨天已被其他买主瞧上,银子我都收了,买主说好下午来带人。”王牙子突然想起来说道。

    林梅:“”是不是回去扎个小人踩踩,最近比较背。

    “这,那要不,你在看一看,选一选?”林风有些尴尬。

    说实话,剩下的歪瓜裂枣,自己都看不上眼。

    但林梅急着要人手,也只能再矮个子中选高个,退而求其次。

    “行,再看看吧。”

    林风带着她从丙字号房的看起。

    从丙字号到丁字号没看到合适的,这二间的待遇不同之前甲乙两房。

    这二间,啥样的人都有,男女老少,一间少说关了十来个人,鱼龙混杂。

    要不是年龄太老,就是太要么就是有碍瞻眼和不健康的。

    最后戊字号倒是人少,可整个房间十分昏暗,连盏油灯都没有,靠里的人,只能看个大概轮廓。房间里还散发着古怪的味道。

    林梅直接失了兴趣,欲转身离去。

    “姑娘,请等一等。”

    沙哑的声音叫住了林梅。

    林梅顺着声音回头,一只手黢黑的手还带着干涸血印,从木头缝里伸了出来,一张绝望的脸,配着一双渴望的眼神,那妇人虚弱的望着林梅欲言又止。

    林风面上无光,遂严厉喝道::“你又想干吗?老实呆着,再闹腾一会儿有你好果子吃。”

    随即向林梅解释,牙行有规矩,未经准许,奴仆在有买主时一律不许说话,违者将会受到惩罚。

    林梅挑了挑眉头,难怪从一进门到现在,院子里格外的安静。

    “那妇人什么情况。”林梅对那妇人很是好奇。

    林风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低头附和:“那妇人是宁家后宅出来的,听说是背叛了当家主母,被小妾收买,误伤了当家主母,这妇人便是那替罪羊,被打了一顿,连带着丈夫和二儿子,一家四口都被打发了出来。宁家发了话,不得为其疗伤,要狠狠的整治她一番,他们一家四口目前就剩她还没找到买主。”

    妻妾相争,必有死伤,遭遇虽让人同情但是可怜这人必有可狠之处,可林梅不是圣母,并不想顺便发好人卡。

    不过这样的人应该很便宜。

    “她多少身价?”林梅好奇问道。

    林风皱起了眉头,疑惑道:“五两银子,你不会是想买她吧,她身上带伤,你还得花银子给她请大夫,这可不划算。”

    林梅点头表示明白,欲不在看向那妇人。

    无意间,看到靠里坐着一妇人,抱着一男子的头,应该是对夫妻,散落的碎发遮住了大半的脸,看不清长相,一双眼睛却出奇的亮。

    “大堂哥,最靠里的那妇人是什么情况?”

    林风顺着林梅的手指斜着头看了看,说道:“那对夫妻啊,她那男人在府里犯了错,被打断了脚,连同媳妇一同打发出来,那妇人还行,可二人死活不愿意分开,没有办法,只好将二人一同发买,若你瞧得上,我再帮你去说通融一下,看能不能再便宜点银子。”

    “行,就她俩吧,以后要是有合适的,你再帮我留意一个,最好是女的,体力好,若是会刺绣会更好。”林梅瞧中她俩口子的这份患难与共的感情。

    犯错不怕,知错能改,就怕人品坏了,比如之前那个背主的。

    那妇人见买主愿意买下她俩口子,感动的两手合十,不知嘴里念道着什么。

    林梅揣好卖身契,领着妇人掺抚着她男人先去了药铺,大夫检查时,说底子好,身子有些虚弱,只是那右腿得重新打断了接上,其他的旧伤已经结痂,估计以后会留疤。

    大夫在得了林梅同意后,给那男人灌了一碗麻醉散,待药起效时麻利的重新打断那男人的脚,直接重新接上。

    后又开了几付药调理身子,便嘱咐回去好生休养一段日子就康复了。

    林梅付了银子,雇辆马车,可那妇人坚持不肯上车,林梅好说歹说,那妇人称不敢再让主子破费,坚持走在马车后面。

    沟通无效,只好让马车慢一点,带着她一路走回了杨树村。

    “先说好,我家可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买你们去,主要是帮着家里干活儿,你要是瞧不上,我现在就送你回牙行。”林梅试探的问话。

    那妇人一听要送她回去,手里提着的药,顺着她摆动的手东摇西晃的:“千万别送奴婢回去,你是奴婢的大恩人,奴婢力气不啥活儿都能干,奴婢男人也人不错,等他好了,奴婢给恩人当牛做马。”

    马车走的很慢,路又不好,一摇一颠的,林梅坐的头晕,还不如走路,索性也下了车,跟那妇人聊了起来。

    “我姓林,单名梅字,你也别一口一个奴婢的,我不太习惯你叫什么,你也介绍一下自己吧,多大年纪,有什么特长。”林梅说道。

    那妇人有些拘束:“男人姓许,名容生,四十有五了,以前大家都叫奴我许当家的,或是单妈妈,今年三十有八了。”

    “你没有自己的名字吗?”林梅不解道。

    那妇人不好意思的说:“赶巧了,我叫单梅花,名字里也有一个梅字,跟恩人名字相冲了。”

    那妇人说完还偷偷打量新主子的神色。

    林梅一听,倒觉得这没什么,微笑的说道:“那咱们还是挺有缘的,我还是叫你许当家的吧?”

    这名字,用当地的方言叫起来,还真跟梅子挺像的,为了避免以后的麻烦,林梅还是决定叫她许当家的。

    可是叫单妈妈,林梅觉得膈应,叫不出口。

    许当家的见她神色不似作假,悬着的心放回肚子里。

    接着说道:“我男人擅长养马,赶马都使得的,我擅长厨房里的活。”

    “你们以前的过往,我不打算追究,只要以后在我家好好干活儿,日子定不会太差。”林梅和颜悦色道,突然一个转折,威严起来:“可我也是眼里沙子的人,更是容不下背主的,要是被我知晓你二人有背叛之心,那就你们看看背主是何等下场。”

    许当家的被她这么一唬,突然觉得有种久违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对林梅起了恭敬之心。

    “小姐放心,奴婢晓得了,定不会做那种背主之事。”

    林梅的敲打几句后,跟她简单介绍起家里的情况。

    林老爹听着林梅汇报着共计花了十八两银子,觉得腿伤都在往心口延,从腿上直疼到心里。

    虽没花林老爹存的银子,可这也是林梅一分一粒挣回来的血汗钱,比花自己的更是让人心疼,挣钱养家原该是自己身上的责任的,现如今自己却成了家里的负担。

    林梅斜着睨了一眼那院中的妇人,想着还要找地方安顿他俩,就跟林老爹知会一声。

    林梅让许当家的腾了一间杂物房出来,不过没有炕,找了二张长凳,放了几块木板,凉席下垫着麦秆先将就着,等过段时间找人来砌张炕。

    刚到林家时,许容生才醒来,这会儿正躺在席上养着,看着简陋的房屋,心里特别的踏实。

    许当家的倒也勤快,安顿好了男人,就开始帮着林梅学做豆腐。林梅也毫无保留的教她,本来就有底子,很快就能上手了。

    倒时把林梅从厨房里解放了出来。

    白水镇,萧府内。

    萧夫人拿湿布巾子擦擦手,道:“听说你最近很喜欢往乡下跑,反而落下很多功课没交?”

    说完,斜睨了一眼站在面前的萧启明。

    萧启明刚准备去门,就被母亲叫进了万福堂。

    见母亲有此一问,估计是开始怀疑了,急中生智道:“儿子最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法浊,自然丘壑内营,立成鄄鄂。”

    “哦,看来四处走走对你学业有助,即如此,那你不如提前去太原姨父家准备今年的秋闱,若是能一举成为举才老爷,那明年你还能直接参加春闱,你看如何?”萧夫人似笑非笑的说道。

    萧启明慌乱的理了理思路,不温不火的说道:“娘,为何突然提起此事,可是听谁说了什么?之前不是说好了明年再下场考秋闱,怎么突然提前让儿子下场,这离秋闱也就四个月的时间,这让儿子毫无准备。”

    “你考上秀才也都二年,也该让你下场试试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早点中了举人,为娘也该考虑考虑你的亲事了。”萧夫人说完顿时笑了起来。

    大窘之余,萧启明脸着脸还是想为自己再争一争:“娘,儿子觉得文章上还差点火侯,想再晚一年下场,到时更有把握些。”

    萧夫子有些不悦,皱了皱眉头,思虑了良久,道:“也罢,不过我打算送你去你姨父家住一阵子,直到明年秋闱过了,你再回来不迟。”

    见儿子闷闷不乐,忙劝道:“你姨父好歹也是进士出身,有他指点你文章,那是绰绰有余,何况他跟孟考官还是八拜之交,若你能讨你姨父欢心,带你到考官面前先过过眼,这举人名头还不是你囊中之物。”

    “娘,你明知儿子不喜拉关系走后门这套,显得儿子特别没本事似的,我不去。”萧启明想起那道貌岸然的姨父,他才不想去呢,指不定也会被带歪了。

    “胡说,这世道那家不是这样,别人想拉关系还没门路呢,你倒好,还往外推。以后不许再这样说,再说那是你姨父,又不是外人,你若跟明兰的婚事要是成了,那你可是他的女婿,他能不眷顾你一下。”萧夫人让这门婚事不是一天二天的事了,可奈何姐姐去的早,姐夫又给续了一房,明兰的婚事,她的继母,迟迟不给个明确的答复,这让萧夫人心里很没面子,想着要是姐姐还在的话,哪轮得上她,还端起架子,处处高人一等的模样。

    见娘又提起与表妹的婚事,萧启明知道急也没用,还是想表明态度才行:“娘,我一直把明兰当亲妹妹一样,可从没有过非分之想,我想这事既然姨父家没看上我,那就算了吧,人家好歹是六品官的嫡次女,我也只是秀才,确实配不上表妹。”

    “啪”萧夫人气恼的拍了桌子,怒道:“我儿这么优秀,能干,要不是有人搅合,你姨父如何不会应。你这两天就收拾好东西,过两天我让你哥亲自送你去,我到是要让你姨父好好瞧瞧我儿,你也争点气,好好表现一番,我就不信你姨父真的眼瞎,看不见这么优秀的俊才。”

    “可若姨父还是没瞧上了?”萧启明试探着问道。

    萧夫人冷笑一声,道:“他要是真瞎了,那这婚事也就罢了。”

    转眼又语重心长叹道:“不过儿子,你可得为你娘争口气,你哥这辈子是科举无望了,萧家族训,长房长子须看守家业,不然以你哥的聪明才智,说不定早中了进士,那像现在连个秀才功名都没有,自小就跟着你爹学打算盘,看帐本,你爹走后,更是早早接手了家中的生意。娘的希望只能放在你的身上了,你跟你哥可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以后得相互护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