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妃攻略:邪王,请准备 > 医妃攻略:邪王,请准备全部章节 第94章 宠幸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
    这下,连帮自己打掩护的人都没有了。

    “让他们进来。”以防流风追问,白灵犀赶紧转移话题到其他人的身上。

    回雪和君墨凌两个人,立刻以跪着的姿态,膝行着进来了。

    只不过,一个是自愿跪的,另一个则是被逼跪的。

    见到了白灵犀,回雪立马眼眶红红地磕头告罪,“大小姐恕罪,奴才没有伺候好您,扰了您的兴致,求大小姐饶过奴才这一回,奴才今后必将做牛做马报答大小姐!”

    做牛做马……

    白灵犀一听到这四个熟悉的字眼,立马回忆起就在不久前,那棵树上,有个害人精说的那一番强词夺理的话。

    会有这么凑巧吗?两个人都说了差不多的话?难不成回雪跟那个害人精有关系?

    有些走神的她没有注意到,旁边的流风同样在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柔和的目光,微微闪了一下,飞快地瞥了她一眼,又很快恢复如常。

    相比于胆战心惊跪地求饶的回雪来,君墨凌的表现就显得很是猖狂,虽然他被堵住了嘴,但是他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满是愤怒,英气十足的剑眉星目里满满的都是火焰在叫嚣,“妖女!你有本事放开小爷,咱们明刀真枪地战一场啊!”

    看他发丝衣衫凌乱的样子,就知道他在回雪的手底下吃了多少的亏,不过见他现在还这么生龙活虎地跟自己对峙的模样,看来自己在外头对于怕他没气儿的担心,纯属多余了。

    白灵犀不知道在自己回来之前,流风已经在他们嘴里套了多少的话,她只能顺着现有的剧情继续演下去,“本小姐身为堂堂将军府的小姐,还缺牛马这些畜生?你们给本小姐好好记住了,你们唯一的用处,就是伺候好本小姐,让本小姐舒服!”

    掷地有声的话一放出,所有的白衣天团们,包括流风回雪,都齐刷刷跪下异口同声地应道:“大小姐教训的是。”

    白灵犀:……

    真的是,每一次见到,都觉得这场面有点震撼呢。

    她瞪了地上跪着的回雪和君墨凌一眼,不悦道:“你们俩给本小姐跪到东厢房去,别在这碍眼了!一看你们就来气!”

    想着等会还要好好从回雪嘴里套点消息,白灵犀没有打发他们走,而是用一种在别人看起来是惩罚的手段,将两个人留在了自己的房里。

    在她处置他们的时候,流风已经动作飞快地给她擦干净了手和脚,见她大动肝火,他很体贴地在屋内燃起了宁神香,抚上她的肩膀给白灵犀按摩起来,“大小姐息怒,流风担心您晚上劳累会饿着,特意准备了一些夜宵点心,您要不要用一些?”

    大晚上的又是奋力翻墙,又是跟人斗智斗勇,最后还大哭了一场,白灵犀的体力告急,这一放松下来,确实感觉又累又饿,就点了点头。

    她没必要跟好吃的过不去呀。

    再说了,白灵犀虽然急着想从回雪那里知道点讯息,但是流风如此辛苦的鞍前马后服侍着,自己就这么轻易把他打发了也是不妥当,更容易让他生疑,就顺势应了下来。

    大不了自己等会就用力点吃,堵住嘴让他没法问!

    夜宵安排的比较朴素,只有一碗皮薄馅大的鲜虾松茸鸡汤馄饨、一份鹿尾高汤银丝细面和一盅燕窝椰子盏。

    都是容易克化的小点心,却做得样样精致,很是用心。

    浅黄色的汤、微棕的松茸、粉色的大虾、红烧的鹿尾、奶白色的椰汁儿,放在一起,光是颜色和造型就让人食欲大振,更别说那不断往鼻子里钻的香气了。

    “天色太晚,吃多了容易积食不舒服,于身体无益,我就少准备了一些,要是大小姐您还需要什么,我再去准备。”流风解释了一句。

    白灵犀淡淡地点头,也不动手,只是下巴轻轻一抬,示意让他喂。

    流风眸光幽幽的一闪,垂下眼皮掩住内里的饶有兴味,顺从听话地服侍起来。

    在树上机灵狡黠的她,在医馆里哭笑怒骂的她,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耍官威的她,这个假的大小姐好似有一千张面孔般,切换自如。

    白灵犀果然是饿的狠了,将一碗馄饨吃了个干净,还喝了几口燕窝盏,顺带嚼了几截喷香的鹿尾巴,这才摆手表示自己吃饱了。

    流风安安静静地在一旁伺候着,完全没有试探的意思,这让她慢慢放下心来,看来他是真的被自己的演技给骗过去了。

    殊不知,他是早就知道了答案,所以不需要再试探了。“大小姐,热水已经备好了,请您移步更衣沐浴。”

    联想到之前因为自己含住了她的耳垂而挨的那一巴掌,还有明明逃出去却让回雪和君墨凌一起伺候的故布疑阵,甚至于在树上被自己压住时的羞愤难当,流风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

    于是他又多加了一句,“大小姐今日特别劳累,就让流风亲自伺候您吧。”

    说着,就开始麻利地挽袖子给她脱衣服。

    白灵犀吃饱了正有点懵呢,一下子反应迟钝没转过弯来,等她醒过神来的时候,外袍已经不见了,流风骨节分明的修长十指已经在攻击她的里衣了!

    整个人一个激灵,她条件反射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前胸,可是一对上他那有些惊讶和奇怪的目光,她又硬生生把

    手给放了下来,转身就往浴池跑去,扔下话来,“唔,你这粗胳膊老腿的,太硌人了,找昨天晚上那个小可爱来伺候!”

    虽然她面对所有情况,几乎都是淡然镇定的,但是唯独这一件,她还是没法接受,只要一想到有男人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游移,她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似的不自在!

    所以,找小正太来提水,算是最让她能够接受的一种被伺候沐浴的方式了。

    毕竟,小孩子算不得男人不是!

    看着约等于落荒而逃的行径,流风眼中划过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

    果然,她跟女魔头不一样。起码女魔头不会害羞。

    方才还一脸嚣张跋扈颐指气使的模样,结果被自己一句话就搞的丢盔弃甲,这种强烈的反差,又在流风的心中,微微一荡,引出一串的涟漪。

    白灵犀下的命令,流风还是很给她面子的没有违抗,继续让小正太去伺候着。

    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的小正太倒是镇定放松了不少,好歹没有一进来就跪下哭求之类的,只是脸上稍微有点小紧张。

    白灵犀也没什么心情跟他说话,支使他出去提了小半桶水以后,就让他拿着一个小香囊给自己的衣裳熏起香来,差事就算办完了。

    泡在温热舒服的浴桶里,她的脑袋里忍不住地浮现起慕玄的身影来。

    那样仓惶的慕玄,是她从未见过的,陌生至极的,她上辈子见到的慕玄,无一不是运筹帷幄,万事俱在他掌控中的样子,好像就算天塌下来,也是在他的计算之中,甚至是他设计的。

    到底,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什么?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到底是如何逃出生天的?他又为什么对自己避之不及?

    慕玄啊慕玄,你真是人如其名,玄之又玄啊……白灵犀一脑子的疑问,饶是她聪慧有加,也猜不透其中的法门,反而越想,越是一团乱地厉害。

    前世机敏果决的慕玄和今天受惊逃跑的慕玄,两个影像在脑海中不断地交叉闪现,让她心头猛地一跳,瞳孔瞬间放大,一下子笔挺地坐了起来。

    “难不成……是被慕赫毒害成了傻子?”

    白灵犀整个人定在那里,被自己的这个猜测震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他那奇怪的奔跑姿势,甚至不认路地一脚踩进莲池的蠢笨举动,似乎都在印证着这一点。

    慕玄那样尊贵矜傲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想到这里,白灵犀的心里更是酸涩难当,是了,即使他的神志还是正常,现在变成了这幅模样,自己都无法接受,怎么可能以这样的面貌去见故人呢?可不是要拼命逃离自己,装作不认识自己吗?

    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答案,让她心头沉甸甸地几乎无法呼吸。

    她缩起身子,猛地往下一沉,将自己的头也浸入水中,世界一下子突然就清净了。

    上辈子的自己,太过于弱小,是从慕玄那里获得了复仇的力量,这一世,她不想再依靠他了,如果他真的变成了痴傻自卑的模样,那么这一辈子,就由自己来帮助守护他!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白灵犀这么一想,心中的苦闷难受就少了大半,多了几分使命和责任感,她要坚持奋斗下去的意念就更强烈了。

    不只是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慕玄!

    精疲力尽的身体里好像都涌现出无穷的劲头来,想着回去还有事要问回雪,白灵犀也没有什么心思多泡,哗啦一下从水里站起来,随手披上袍子就往房间跑去。

    她不知道,这幅披散着头发衣衫不整着急回去的模样,看在别人的眼中就是急色。

    当晚,女魔头夜御二夫、一夜七次,还欲求不满跑去院子里野战的名声,就传出了后院,成为了的茶馆酒肆里,最新最热最劲爆,也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八卦。

    白灵犀回到寝屋,直接挥退门口伺候的人,关上门,奔着东厢房去了。

    “妖女!你有什么招就继续往小爷身上使,小爷我这辈子都不可能从了你的!”

    刚绕过屏风,君墨凌就眼尖地看到她,叫骂起来。

    饶是被捆住跪在地上,还是跟一头永远不屈服的小牛似的,竖着自己的角来反抗。

    他被送过来的时候,是全果着的,估计是刚才跪着的时候以防被别人看光会惹得自己生气,其他人给他披上了一件薄薄的纱衣,此时跟随着他激烈反抗的动作,有点往下滑,已经看得见大半个肌肉喷薄的肩膀和胸脯了。

    白灵犀的眼皮子又是一跳,皱眉骂道:“聒噪!还不赶紧把他的嘴堵上扔到边上去?”

    前一句话是对君墨凌说的,后一句,则是吩咐回雪的。

    回雪得令立马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手脚麻利地照办。

    看着他那吃力拖着君墨凌往偏处的背影,白灵犀就叹了一口气。

    这回雪也真是上不得台面,知道君墨凌得了机会一定会将自己骂个狗血喷头,故意不塞住他的嘴,好惹自己生气。

    按照她今天心情不美丽的状况,很有可能直接就把君墨凌给弄死了,这样一来,倒是给他铲除了一个强有力的争宠对手,即使没被处死,那这样一番闹腾,也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尽量减少自己对他的处罚。

    他这法子可能对从前的女魔头管用,但是一对上现在的白灵犀,她只觉得有些烦躁,她还有急事呢!可是没有办法,自己现在没有一个能信得过的人,在这个院子里勉强也只有他能用的上,先忍一忍吧。

    白灵犀深呼吸两下,调节自己的情绪。

    “大小姐~”

    回雪很快就返回来,娇滴滴地伏到她的脚下,软声委屈道:“您要是想要尽尽兴的话,回雪可以先将您伺候舒服了,再去调、教那小子的呀,何苦委屈了您去那样偏僻的地方呢,这大晚上那地方蚊虫鼠蚁可多了,要是咬着您惊着您,回雪可是会心疼的呢~”

    他讨好地笑着,极尽谄媚的本能,语气里却透出了几分不甘与嫉妒,与从前父皇后宫中的妃子,并无两样。

    白灵犀按捺住心中的厌恶,目光冷冷地扫了过去,“你倒是对本小姐的行踪,清楚的很!”

    后宫中最忌讳的就是打听圣上的行踪,好来个偶遇什么的,她活学活用。

    果然,回雪脸上献媚的笑意立马就僵住了,连忙紧张地解释道:“不不不,不是的大小姐,奴才没有打听,是流风告诉奴才的!”

    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她当然知道是流风说的,也知道流风是从哪知道的,但是她现在想知道的却是,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现慕玄的存在!

    白灵犀不置可否,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手指,不动声色的开始套起他的话来,“哦?是么,他还说了什么?”

    回雪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试探,“那、那要是奴才说了,您可不要生气。”

    “呵,你都有胆子跟本小姐讨价还价了?”白灵犀眼睛一瞪,顿时把回雪给吓得连说不是。

    他咬了咬牙,像是鼓起了极大的勇气,豁出去了一般,“他还说,还说您宠幸了那个又瞎又聋的小哑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