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娇妻在上:霸道总裁超给力 > 《娇妻在上:霸道总裁超给力》 正文 第980章 安煜辰番外
    夏日的天说变就变,原本宁静的夜晚,瞬间笼罩在雨幕之下。

    水滴串成珠帘般,挡住了视线。

    安煜辰站在公司大楼外,旁边的助理撑着一把大黑伞,静静地陪在一旁。

    顶着大雨,司机将车稳稳停在路边,助理为安煜辰遮着雨,直到将他送上车、关好车门,才收起伞要走。

    还没来得急转身,一道小巧的白色身影大力将他撞开,打开还未锁住的车门钻了上去。

    安煜辰拿着文件的手一顿,看向身边突然多出的一个女孩,不由得怔住。

    “小姐,你是不是上错车了?”司机也被惊住了,有点没好气地问。

    “快开车,马上!快!”女孩着急地催促着,抹了下被打湿的头发,像是被火烧一样慌张,“求求你们,快开车,有人要抓我。”

    “安总,这……”助理重新打开车门,正要将女孩拽下去,被安煜辰轻声制止。

    “不会有事的,你先回去吧,”安煜辰看向前排,吩咐道,“开车。”

    听了boss的话,其他人也不敢有违,只能照着他的话做。

    车缓缓启动,安煜辰从后视镜中看见一群人追来,在暴雨中张望着想在找什么人。

    看向坐在一旁瑟瑟发抖的女孩,他很好奇她到底做了什么,竟然会被人追赶。

    “看什么看?”女孩不爽地白了他一眼,“在想我为什么被人追?”

    安煜辰被她的态度逗笑,不加掩饰地点了点头。

    “不关你的事,待会你在前面把我放下吧,”似是察觉到自己的态度不好,女孩瞥了眼安煜辰温柔带笑的样子,顿时有点过意不去,绷紧的面容也缓了下来,“谢谢你帮我。”

    “不客气,只是举手之劳。”

    车里顿时安静下来,除了外面大雨的哗哗声,再也没有谈话的声音。

    车驶向安静僻静的街道,女孩看了看窗外稀稀落落的路灯,眼神逐渐落寞,自顾自开了口:“你被家里逼过婚吗?”

    仔细想了想,安煜辰摇头:“没有。”

    “我那个混账爸爸逼我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男人,”女孩越说越生气,咬牙切齿地握起了拳头,“我才不会妥协,所以我要逃,绝不屈服。”

    “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我很佩服你有反抗的勇气。”

    女孩落寞的眼底多了一丝神彩,抬起头时,仿佛觉得眼前的男人有着特别的安全感。

    像被他的眸子抓住了心跳,她怔了怔,狼狈地别开脸道:“我在这里下车就行,谢谢。”

    安煜辰让司机靠边停下,外面的雨还未停,女孩踏出去时,半干的头发丝再一次湿透。

    她转身要走,在断断续续的雨声中又听到了他的声音。

    “等一下。”

    挪到门边,安煜辰将伞递给她,又摸出一些现金交在她手里:“一个女孩在外面,小心一点。”

    “谢谢,你叫什么?这钱我以后一定还给你。”

    关上车门,安煜辰摇了摇头,示意司机继续启程。

    雨幕中,那道小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回到家时,安煜辰的身上也被雨水沾湿了,洗了个热水澡,想到闯入车里的女孩,他不觉好奇她能不能逃婚成功。

    是会永远离开这里,还是被抓回去?

    她倒是挺有趣的,希望她能够得偿所愿吧。

    这么想着,安煜辰换好了睡衣准备躺下,手机突然响起,是父亲安志军打来的。

    “什么事?”

    因为安雅雯,安煜辰和安志军的父子关系也变得不和谐。

    安志军始终记恨是夜君临害了自己女儿,丝毫没有意识到安雅雯现在不能回国,是她自作自受。

    “明天回来一趟,有事和你谈。”安志军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冷,一点也不像在和自己儿子谈话。

    “到底什么事?”一向好脾气的安煜辰,也变得有些急躁。

    “到时候就知道了。”来不及多问两句,那边已经挂断电话。

    安煜辰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看过安志军了,他知道父亲还在埋怨自己送走了妹妹,怪他居然不站在自家人这一边,联合夜君临来坑害自己人。

    在知道安雅雯都做过什么事后,安煜辰无法自我麻痹去忘掉安雅雯的错。

    在他的心里,他觉得连自己也是亏欠着夜君临的。

    第二天去了公司后,临近黄昏,安煜辰才去了安家老宅见安志军。

    之前意气风发的父亲,多了几分老态,不过精神状态还不错,坐在椅子上悠闲淡定地喝着茶。

    “来了?”安志军换了下位置,转过身看向跟前的儿子。

    佣人端来茶放在安煜辰跟前,马上退下了。

    望着父亲那张故作无事的脸,安煜辰猜到他叫自己回来,一定是有要紧的事。

    “你也不小了,终身大事也该好好考虑了吧?”

    “还没遇到合适的人,暂时不考虑。”

    “既然没有遇到合适的人,我手上正好有两个不错的姑娘,你看看你更喜欢哪一个。”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安志军起身,拿起两张照片摆到了安煜辰面前,强势的目光和气场在逼迫他选择。

    安煜辰被气到说不出话,皱着眉头,牙关暗自咬紧,但在对上父亲逼迫的眼神后,又一个字都说不出。

    “怎么了?不愿意?”安志军痛心疾首地捂住心口,“你妹妹被送走了,整个安家都指望你来传宗接代,你都老大不小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我帮你张罗,你怎么还一副我要害你的样子?”

    “我不是这个意思。”安煜辰知道父亲年纪不小了,再加上妹妹被送离的打击,他也不想和一个老人家多计较。

    垂下目光,视线无意识扫过眼前的两张照片。

    但在看见第二张照片时,他震惊地拿起来看了又看,不可思议地蹙起眉头。

    “这是陶家的女儿陶甜。”安志军看了眼他拿起的照片,适时解释道。

    昨晚大雨磅礴的夜里,那个闯上他车的女人,居然就是陶甜?

    这么说起来,她想逃婚的对象,是他?!

    “怎么了,你对她有兴趣?”安志军靠在沙发上,语气傲慢强势,“陶家现在虽然大势下滑,不过如果我们能结亲,他答应将豪万集团的股份低价卖给我。”

    “所以,你是为了安家的利益,才为我安排这些女人?”安煜辰被气笑了,他当父亲真这么好心只是担心他的终身大事。

    没想到还不到一个小时,父亲的目的已经暴露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