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明月度关山 >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结局)
    在刘素云和柯双双的护送下,关山背着明月一路狂奔,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学校礼堂。

    尽管有关山的军帽遮着化过妆的脸庞,可明月的头发上还是淋了不少雨水,反观关山,则比她更惨,清晨刚洗过的头发变成钢针一样竖在头顶,手一拨拉,就会腾起一片水雾。

    明月接过刘素云递来的毛巾,心疼地对关山说“低头,我帮你擦擦。”

    关山向两旁叉开一双大长腿,弯腰,低下头去。

    明月手劲温柔地帮他擦拭着头发上的雨水,嘴里不满地嘟哝着“高岗哪哪儿都好,就是陈规烂俗多。还有我爸,也跟着来凑热闹,说什么新娘子不让脚底沾灰,那我现在站在云彩上呢还有下雨也不让打伞,不打伞就硬淋着啊,回头冻感冒了,谁来负责早知道结个婚这么麻烦,咱就不举行仪式了”

    “啊”关山猛地抬起头,一脸惊惧地说“你不想嫁给我了”

    明月眨眨眼,把毛巾一把盖在关山的脸上,嗔怪道“那红本本是假的吗笨蛋”

    关山捂着毛巾,嘿嘿笑了。

    是啊,情急之下他竟忘了这茬儿。早在半月前,他和明月就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刘素云和柯双双在一边看着他们笑。

    正在这时,穿着一身深蓝色衣裳的宋华走了进来,看到军装威武的关山和美丽温柔的明月站在一起,她愣了愣,随即拍着大腿惊声叫道“哎呀小祖宗啊,你们咋见面啦还不快分开,快快”

    宋华一路上前,把关山和明月分得远远的,她挡着明月,让昨夜在她家休息的红姐把关山送出门去。

    红姐得令,气势汹汹地反拧着关山的胳膊,把他像押送犯人一样请了出去。

    明月心疼死了,大声叫道“伞伞给他打把伞”

    宋华紧张地捂住明月的嘴,朝旁边啐了口口水,“呸呸小孩子无知,老天爷别当真”

    同时提醒明月“伞就是散的意思,结婚这天下多大雨也不能打伞,知道不”

    明月眨眨眼,表示她知道了。

    宋华一松手,明月扶着腰,一边喘气,一边问宋华,“那今天还下雨了呢,是不是预示我是个恶媳妇以后也会不吉利”

    宋华瞪她一眼,赶紧又呸了两口口水,说“你懂啥,晴天是好,可下雨来财啊,预示着你们今后的小日子风调雨顺,小两口风雨同舟,是大吉之兆”

    明月瞠目结舌地看着宋华,“那阴天呢”

    “阴天也好,预示着你们的小日子啊平平淡淡,稳定长久。”

    “那晴天呢”柯双双忍不住插言道。

    宋华不假思索地回答“那就是暖融融甜蜜蜜呀”

    “噗”明月干脆喷笑出声,刘素云和柯双双也大笑起来。

    “婶儿,我看您也别办啥超市了,干脆成立个婚庆公司得了,您这样的人才不去做司仪,可真是婚庆界的一大损失”柯双双笑道建议。

    宋华捋了下耳边的头发,微笑着说“是吗,那我考虑考虑,回头跟你郭校长商量一下,他要是同意,我就敢干”

    “哈哈哈婶儿,您太可爱了”明月一把抱住宋华,和几个女人搂抱着大笑起来。

    礼堂外的屋檐下,红姐笑着捶了捶关山坚硬的胸膛,说“嗨,恭喜你啊。”

    关山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谢谢。”

    红姐长长的吁了口气,伸手接着房檐滴下来的雨水,无限感慨地说“当年,你第一次把明月带到我面前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雨天。那个时候,看着你们在摩托车上的背影,我就想,你要是能找到这样美丽的女人做老婆可就好喽没想到,这愿望,竟真的实现了。”

    关山的记忆也仿佛回到了几年前那个细雨绵绵的秋日。

    他想起了明月倔强的泪水,和她那始终挺直不曾弯折的腰板。

    如今,那个美丽任性的姑娘成了他的新娘。

    成了夫妻哨所的另一半。

    他该有多幸运,竟能拥有她全部的爱和支持。

    红姐笑着拍他一下,“瞧你,高兴地嘴都合不上了”

    他嘿嘿笑笑,心里往外冒着蜜水。

    “你爹呢家乡的亲人来吗”红姐问。

    关山摇头,“我养父年前把腰摔着了,没法儿远行,不过他托我兄弟给我寄来了五万块钱,说是我这些年孝敬他老人家的钱,他都攒着,给我结婚用。我是个不孝的儿子,没能在他需要我的时候帮上忙,反而还要他老人家牵挂我”

    红姐看到关山的眼里泛起红潮,她亦是鼻子一酸,险些淌下泪来。

    “你是个好人,一个称职的军人,你爹不会怪你,只会为了你感到骄傲。”不止是关山的养父,所有认识关山并受到他帮助的村民们,无不为有这样的军人朋友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他值得全世界最好的对待。

    包括爱情。

    简单却又隆重的婚礼就在山区微雨的天气里正式开始了。

    同寻常的婚礼一样,关山和明月的婚礼除了有笑有泪,有祝福和感动之外,还有三处令人记忆深刻的亮点。

    一是身着洁白婚纱的美丽新娘是牵着三位父亲的手走向红毯尽头的舞台。

    三位排成行的父亲激动得热泪盈眶,尤其是慕延川和郭校长,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也会享有做父亲的权利。

    把明月的小手交给关山后,每一位父亲都要对准女婿关山说一句话。

    明冠宏“我把我最心爱的宝贝交给你了,你要像爱惜你手中的钢枪一样,爱护她,珍惜她。”

    慕延川“月月就是我的小公主,你要把全部的爱通过财产交托给她,由她支配,由她挥霍。”

    郭校长“关山啊,月月是个好孩子,你也是个好孩子,你们在一起,一定要有商有量,共同学习进步。”

    “”

    第二处两点,是靳卫星和徐青云以及胡军许三多的出现,一下子把婚礼现场的气氛推向。

    谁也无法想象,一群穿着松枝绿的军人们会在婚礼现场拉歌祝福他们的婚礼。

    而几位走过生死,亲如兄弟的战友激动相拥的一幕,永远定格在了明月的心里。

    第三处亮点。

    也是最值得新人铭记一生的重要时刻,是高岗小学20名学生带着他们的父母出现在婚礼现场。

    20名学生。

    身后站着的,有的是爸爸,有的是妈妈,但无一例外,都有亲人陪伴。

    整场婚礼,明月一直强撑着没有落泪,因为宋华婶说了,新娘子是不能哭的。

    她以为她会坚持到最后,做一位老乡眼中吉祥如意的新娘子。

    可就在这一刻。

    在她看到昔日里贫困无依的留守儿童身后矗立着一个个坚强的后盾,在她看到那一张张曾经渴望期盼亲情回归的稚嫩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时,那一刻,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从她的眼眶里奔涌而出。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新婚祝福更好的了。

    孩子们兴奋地大叫着向她奔跑过来。

    “明老师”

    “关叔叔”

    “我们爱您”

    一场不想麻烦乡邻的小型婚礼,到了最后发展成了全村大聚会。

    明月担心酒菜准备不足,小九却变戏法似的变出一盆又一盆冒尖的食材。

    原来,小九早就受人所托,偷偷备好了宴席。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新学校的操场摆起了流水席,村长宋家山说了,婚宴所有的开销由他个人承担,他请大家放开了肚皮吃,放开了酒量喝,不醉不归,不唱破喉咙不罢休

    酒宴一直持续了四五个小时还没有结束的迹象。

    关山在没被热情的村民们灌趴下之前,瞅准机会,拉着换了便装的明月逃跑了。

    两人一直跑到学校外面,才气喘吁吁地停下。

    明月忽然惊叫一声,指着天际尽头,激动地喊道“关山快看彩虹”

    真的是彩虹。

    大雨过后,在白云缭绕的群山衬托下,天空露出湛蓝的笑脸,而天的尽头,呈现出两轮美丽的彩虹。

    夕阳西下,漫山遍野的连翘花仿佛金色的海洋,令人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明月看看四周,忽然踮起脚尖,亲了亲关山的嘴角。

    关山目光一暗,欺身就要抓她。

    明月咯咯笑着向前跑去。

    关山在后面追。

    两人一路跑过去,竟跑到了山道上。

    彼此望了望。

    又心有灵犀地一笑。

    “走吧,跟着为夫去巡山”关山潇洒的指指山顶。

    “有劳夫君了。”明月拱手玩笑道。

    “哈哈哈哈”

    “我背你”

    “不要。”

    “我背你。”

    “呀喂关山,你放我下来小心被乡亲们看到”

    “谁也看不到,都在操场上喝酒呢”

    “”

    好吧。

    两人沿着平常巡线的山路,实打实地走了一圈。

    天已经黑了。

    关山没有回他们的哨所,而是像初见她一样,背着她登上了他们的福地,断崖。

    夜色中的断崖和从前一样美丽而又神秘。

    关山和明月静静地依偎在苍翠挺拔的青松之下,仰望着璀璨的夜空,回首前尘往事,只觉无限感慨,涌上心头。

    “明月度关山。”她忽然喃喃吟诵道。

    没想到他会接上来。

    “清风上高岗”

    她侧首,眼里逸出惊喜,却恰好撞上他亮晶晶的眼睛。

    她弯起嘴角,轻声吟诵。

    明月度关山。

    清风上高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