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桃运笔记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战
    “你把其他家族看的太轻了。”陈愈空虽然很高兴北玄有这种自信,但显然他对其他家族的认识有很大的不足,即使自己陈家他也没有完全看清。

    “姬家,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家族,他的底蕴可不是咱们陈家能比的,姬蔚然这次也必然是朝着筑基丹而来,他的实力,加上他背后势力给他的准备,恐怕…”陈愈空暗自叹了口气,看着不服输的家族后辈,他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祖爷爷,明天还有一天的时间修整,后天的比赛,我会让你看到我最大的依靠。”这时候的北玄身上散发着的是一股让人不可逼视的自信,这股自信来源于灵魂的最深处。

    陈愈空哪能看不出北玄的不同,只是他实在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天才能够出现在他们陈家。

    一老一少在这里聊了好久,直到夜幕降临,两人才离开了那里,陈愈空没有过多的去询问关于两女的事,晚辈的事情,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

    回到比武场,两女果然还都在这里等着他。

    关切的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男子,两女因为担忧而在眼底打转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一左一右抱着北玄,两女细细地打量着他身上的不同。

    “放心吧,我可没那么容易出事。”骄傲的拍了拍胸膛,说实话,陈北玄现在的身体状态极为不稳定,失血过多造成的后果是十分严重的,这一点在武者身上更为明显。

    虽然不会像普通人那样由于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但武者体内的血液大多是保存着强横能量的,这样的血液想要恢复过来,比普通人要难上十倍,甚至百倍。

    “我跟菲菲妹妹商量过了,以后不许你这样,你要是出了事,让我们可怎么办啊。”叶袭云心疼的看着他,前面的头发甚至都有一些被眼泪大湿,此刻楚楚可怜的看着北玄,让他一阵心神恍惚。

    “你这个大坏蛋,是不是拼命地时候从来不会去想一下我们?”陈菲菲这时候也打了他一下,嘴角的弧度表现出她这时候有多么的委屈。

    “你们…”

    陈北玄愣愣的看着两女,前世的时候虽然有过不少女人,但在那个充满了战火和厮杀的世界,这样的战斗早已习以为常,从来不会因为情爱而犹豫些什么。

    看着两女对自己的担忧,北玄的心里一块柔软的地方被深深地触动了。

    “放心吧,为了你们,我不会出事的。”想到了明天的比赛,那才是真正的生死厮杀,姬蔚然容不下他,他更容不下姬蔚然。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你失了那么多血,得好好休息才行。”

    在两女的搀扶下,三人很快就回到了别墅内。

    “你们….不会想通了什么吧?”陈北玄一脸猪哥的看着给自己宽衣的两女,双手左右捏揉,玩得不亦乐乎。

    “别乱动,大色狼,你这生意付没法穿了,快去洗澡。”陈菲菲一脸羞红的拿着他脱下来的衣服,推搡着他进入了浴室。

    “菲菲,我今晚是不是给你们留出一点空间啊,好让你也…”叶袭云调笑的看着陈菲菲,她可是记得当时在浴室里听到的话,陈菲菲说过要等叶袭云接受了她,她才会把第一次给北玄。

    “这…哎呀,袭云姐。”说着,陈菲菲害臊的趴到床上,用枕头把自己给埋了起来。

    “别害羞嘛,要不要我指导指导你,那个坏蛋可是有很多花样的,没有我在你可受不了。”叶袭云说的的确是实话,陈北玄的肉体被帝流浆强化过,现在境界又提升了这么多,肉体的强悍程度早已今非昔比,连叶袭云都难以承受他,更别说一个还没经过人事的陈菲菲了

    一整晚的时间,北玄称心如意的搂着两女进入了梦乡。

    陈北玄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安排。

    按照陈愈空的说法,其他四个家族都有很强大的家族底蕴,那么明天的比赛肯定还会出现和叶开一样的情况,而自己却没那么多血去燃烧了。

    “看样子也要炼制一批强效药了。”自从上次炼制了九转金丹之后,陈北玄已经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马上要进入下一个境界一般,冥境巅峰的灵魂仿佛随时都会跨过那层屏障,进入灵境。

    “冲击灵魂境界吗?一天的时间根本不够,况且还要准备后天比赛需要的丹药…”此刻的陈北玄已经进入了一个矛盾的循环——提升灵魂境界,意味着能够炼制更强大的丹药,但是如果时间用在了提升境界上,就没办法炼药;可相反的,不提升境界,只依靠现在的水平来炼药的话,失败率太高了。

    “算了,这些等明天在考虑吧。”把胳膊从已经睡熟了的陈菲菲头下抽出来,双手一环,抱着同样熟睡的叶袭云走出了房间。

    “是时候消除她体内的尸傀了。”叶袭云在陈北玄这么大的动静下终于醒了过来,一开始还以为陈北玄没玩尽兴,想带着她去楼顶继续呢。

    可看到他严肃的面孔之后,心里那点小小的悸动腾的一下被压了下去。

    “嘘~别出声,我把你体内的东西给弄出来。”在楼顶阳台上,陈北玄和叶袭云两人身上只披了一件薄薄的毛毯,相对坐在地上,北玄开始做准备。

    一早上从陈家出来的时候已经带了一些驱邪的药物,这时候终于用上了。

    “五行出,乾坤定,八卦成——驱邪!”咬破自己的手指,血液随着他的挥洒,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反八卦形态的阵法,隐隐约约的闪烁着一些淡红色的光芒。

    让叶袭云坐在里面,陈北玄开始催动阵法。

    “袭云,这个过程可能会很痛苦,你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要离开阵法,我以我自己为阵眼,如果你控制不住咱们两个人都会有危险,而且是莫大的危机。”开始之前,陈北玄郑重的告诫着叶袭云。

    “恩,我明白。”叶袭云对陈北玄的爱已经到了一个极深的地步,在这一刻,她内心的打算,即便是自己身陨,也不会拖累他。

    双手一震,药草全部丢入阵法,围绕着叶袭云旋转,这些从未被处理过的药草至今还带着他们被天地孕育时的灵性,嫉恶如仇的天性让他们容不得半点邪异。

    药草刚刚进入阵法,就开始散发淡淡的光晕,一个个淡金色的光球出现在了叶袭云周围。

    很快,所有的药草都枯萎了,只剩下半空中漂浮着的光球,而这些光球闪烁的频率,竟然跟阵法的脉动频率出奇的一致。

    “九星针法!”阵法中的光球在这一瞬间,全部消散,化作点点星光汇聚成九根金色的细针。

    “封!”一声喝令,九根金针同时刺向叶袭云的身体,分别对着她身体的命门、会阴、百会、神厥、大椎、膻中、肾俞、合谷、足三里九个人体大穴。

    “袭云,下面我要动手了,你千万要忍住!”叶袭云在阵法内微微点了点头,牙齿紧紧地咬住嘴唇。

    “葵水决,驱邪!”和之前祛除蛊毒的时候一般无二,黑色的水流在空中汇聚,随着陈北玄手里印决的改变,逐渐深入到叶袭云的体内。

    这个时候,就在叶袭云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

    “嗷~该死的,你这后辈竟然敢坏我大事!”这时候的叶袭云脸上充满了黑色,嘴巴不断蠕动下,竟然是她发出了刚才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