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天命葬师 > 正文 第26章 解世仇
    “等等。”我赶紧叫住铁牛:“万一是帮你鬼打墙的那个呢?”

    铁牛转头看着我,着急的问道:“那怎么搞?”

    “鬼扣门也不一定是坏事,咱们一起去看看,你开门。”我说着站起身来。

    铁牛一愣:“你咋不开?”

    “我在你身后伺机而动,放心,有我在你很安全。”

    “好。”铁牛点了点头,朝着门口走去。

    我摸出鬼刀,赶紧赶在了铁牛后面。

    刚迈出步子,敲门声戛然而止,铁牛回头看了我一眼:“咋没声儿了?”

    “快!”我赶紧说道,快步冲向门口。

    铁牛也赶紧冲了过来,用最快的速度打开门,门外空空如也。

    “耍我们玩呢?”铁牛皱眉问道:“四公子,这是什么讲究?”

    我看着空荡荡的门外,摇了摇头,也摸不清楚情况。

    “算了,咱们该吃吃,该喝喝。”我说着刚准备关门,眼睛的余光看到马路边开进了一辆车。

    这条小路只能通到这里,只要有车拐进来,那必然是来这里的。

    “来啊,四公子,咱先走一个。”铁牛此时已经回到了石凳上,手里端着一瓶冰镇啤酒。

    “有人来了。”我皱眉说道。

    车是一辆黑色的高档商务车,北方的车牌。

    铁牛赶紧放下酒瓶快步走了过来,车也停在了棺材铺门口。

    驾驶室的车门打开,上面下来一个穿着白色衬衣黑色外套的彪形大汉,与此同时,后座的自动门也缓缓打开,里面坐着的是巫灵。

    “这虎娘们来这干嘛?”铁牛疑惑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笑着看着走下车的巫灵。

    巫灵也没看我们,第一时间四处打量了一下棺材铺,一边走过来一边说道:“死氏棺材铺,四公子,你这是又找了个好地方啊。”

    “巫小姐见笑了,死氏清贫,不像巫氏那样家大业大,只能夹缝求生。”我笑着回应。

    “可这依旧不影响死氏在葬师界独占鳌头的事实,不是吗?你以后一定会是人中龙凤。”巫灵说着侧头看了看院内。

    “我死氏先祖个个英雄,我这一辈本事最差,独占鳌头不敢当,只盼不辱先祖名声就知足了。”

    “真谦虚。”巫灵说着指了指里面问道:“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里面请。”我赶紧让开身位,巫灵和巫北不一样,她有一颗还算善良的心,虽然她在墓道里面帮忙打开石门并没有帮到我们什么,但是她能开门,就足以让我不讨厌她了。

    巫灵脚步轻盈的走进院门,刚一进来,她就停下了脚步,目光第一时间投向了西北角的枯井。

    我疑惑的看着她,莫非她就这么随意的一眼就能看出那枯井里面有厉鬼?

    “八卦井,葬凶灵,逃避罪恶自安魂。”巫灵说着转头看着我:“这八卦井也是四公子建的吗?”

    “不是,原本就有的。”我开口解释道。

    巫灵哦了一声,朝着石桌走去:“我此行有两个目的,第一,我想问问那刘廌的墓还能不能进?爷爷的祖传法器墨斗遗失在了墓中,我想取回它。”

    我还没来的及说话,铁牛直接说道:“进不了,除非你想死。”

    巫灵转头看着我,我点了点头说道:“最好不要进,不过那墨斗线被砍断了,应该没那么好用了。”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陪我爷爷长眠地下吧。”巫灵叹了口气:“第二件事,苏含身上的煞气我已经帮忙完全解决了,我也准备回东北了,特意来和你道个别。”

    “如果不嫌弃的话,咱们一起吃,就当给你送行了。”我开口说道。

    原以为巫灵会拒绝,谁料她直接坐了下来:“正有此意,那我就不客气了。”

    巫灵拿起一瓶啤酒,抬手在瓶盖上面快速的一扫,手中的戒指碰到啤酒盖,直接弹了出去,动作干脆利落。

    “哟,酒蒙子吧你是?”铁牛也坐了下来,拿起桌上的啤酒。

    巫灵把手伸直,很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死十三,虽然你和爷爷说过我们不合适,虽然我爷爷和你爷爷斗了几十年,虽然你死氏和我巫氏也一直处于南北对立的状态,但是!到了我们这一辈,我想解开世仇,和睦相处,你同意吗?”

    “为什么呢?”我笑着问道。

    巫灵抽了抽鼻子:“就因为你我同过生死,共过患难,我觉得这是缘,不是劫。”

    铁牛嘴快,赶紧说道:“你可拉倒吧,你是怕斗不过四公子,才来求和的。”

    巫灵转头看着铁牛:“手下败将,再瞎说一句我撕烂你的嘴。”

    “屎壳郎打哈欠,一张臭嘴!咱们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呗?”铁牛直接说道,说完之后一仰头,一瓶啤酒直接灌进嘴里。

    见铁牛挑衅,巫灵也毫不犹豫的一口气吹掉了那一瓶啤酒。

    俩人一瓶喝完,谁也不废话,都是不约而同的拿起了第二瓶,直接开始吹了起来。

    吹完第二瓶,铁牛直接说道:“四公子,给我们开酒,我就不信了,我堂堂牛爷喝不过一个小丫头?”

    我看的有些无语,不过也不好扫他们的兴,喝酒总比打架强。

    我一边帮忙开着酒,一边打量着巫灵,这个女孩是真性情,也丝毫不做作,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明明看上去娇小玲珑的她,那肚子怎么能装下那么多啤酒?

    只是不到三分钟,一箱啤酒就被他俩一滴不剩的喝了个精光,巫灵还把原本属于我的那一瓶给夺走了。

    铁牛打了个饱嗝,有些诧异的看着脸色微红的巫灵。

    我有些无语的说道:“你俩可真行,一箱啤酒,我是一口都没喝到。”

    “来啊,再来啊。”巫灵捂嘴打了个嗝。

    “来就来,牛爷会怕你吗?我去买酒。”铁牛伸手抓起桌上的钥匙,随后对着巫灵一摊手说道:“拿钱来。”

    “我是客人,你叫我拿钱?”巫灵疑惑的看着铁牛。

    “你是个毛的客人,你就是来蹭酒喝的酒蒙子,赶紧拿钱,老子没钱买酒了。”铁牛也毫不掩饰。

    巫灵哈哈一笑:“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冲门外的司机喊道:“小陈,带牛爷去买酒,咱们掏钱。”

    “是,大小姐,牛爷,您上车。”门外的司机回应道,对着铁牛招了招手。

    “你给我等着。”铁牛伸手指了指巫灵,快步走了出去。

    铁牛走后,巫灵这才坐了下来,随后拿起几串烧烤,若无其事的说道:“四公子,你应该是喜欢知书达理的女孩吧?”

    “不知道。”我摇了摇头,这才开始吃了起来。

    巫灵抽了抽那挺拔又小巧的鼻子,然后很认真的看着我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啥问题?”我下意识的问道,随后赶紧说道:“你说的解世仇对吗?我当然同意,只是我想知道,你为何会有这个想法。”

    “因为我们有了共同的强大敌人,我们不能再斗下去了。”

    “你说的是阿龙吗?”我开口问道。

    巫灵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没错。”

    “他为何是大敌?”我疑惑的问道。

    巫灵一边说一边解释道:“我大概看过刘伯温的那些不传世的秘法,都是一些大凶大恶的法门,苍龙心术不正,迟早必出事端,我们的爷爷都不在了,作为传人,我们义不容辞,不是吗?”

    “是。”

    “嗯,屠西的后人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和苍龙一派肯定会勾结在一起,葬师虽然隐秘,但坏起来的时候甚至能左右国运,如果东西合作,我们继续南北对抗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巫灵继续分析道。

    我直接点了点头:“没错,你很有远见。”

    “既然你能明白,那我就放心了。”巫灵笑了笑,红彤彤的小脸蛋看上去居然有些让人心疼。

    “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很漂亮,对吗?”巫灵问道,脸变得更红了。

    “嗯,你确实很漂亮。”我点头承认。

    巫灵嘻嘻一笑,凑过来小声问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配合牛爷把酒喝完吗?”

    “你想支开他。”我直接说道。

    “真聪明,那你感觉我为什么要支开他呢?”巫灵小声问道。

    我摇头问道:“你想单独和我说点什么?”

    “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巫灵满怀期待的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