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能国宝 > 第53章 梦醒了
    噗呲……

    噗噗噗噗……

    一连串利刃入体的声音响起,血液溅落在地的声音响起。

    博山却猛然睁眼!

    自己竟然安然无恙!

    可眼前躺了一地黑衣人,一个个睁大眼睛,眼中的恐惧还没散去!

    桃姐也睁大着双眼,呆愣的看着这一切。

    眼前一花,一道身影莫名的出现了。

    博山竟然没看清他是怎么出现的,好像他一直在这儿没有动过一般。

    “你……你是谁……”

    弱小的男孩强撑着的勇气已经耗尽,第一次看见这么多死人,更令他惊惧、浑噩,差点瘫坐在地。

    好在,十七八岁模样的桃姐,在姜家也已经见多了场面,尤其从小陪伴博山,护犊子的母爱心一起,也镇定了许多,一闪身,挡在了博山身前。

    “不要紧张,我不会伤害你们。”

    来人说话声音苍老,也很柔和,可是,他的脸上有遮蔽的微芒,无法看见容颜。

    “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姑娘不错!我想害你们,又何须杀了他们!”

    老者似乎笑了笑。

    “他们是你杀的?”

    “要不然呢?这儿还有其他人?”

    桃姐被他噎得一愣,也是啊!

    “多谢……老爷爷……你为什么要救我们?”

    博山有点恢复了理智,从小的家教,他下意识的知道此时自己必须说点什么。

    “哎……你我有缘吧!老夫也是路过,偶然为之!好了,你们可以好好休息了。”

    随着老者的话语,博山和桃姐突然眼皮很沉重,头一歪,就倒下睡去了。

    老者轻轻一挥手,不等他们摔倒,就将他们隔空送到了床上。

    “老家伙,这是你的亲孙子,你真的不打算自己教他?你别告诉我,你真的被禁锢在元老院了!”

    “哼!那破地方当然无法禁锢老夫!不过,询儿如今的状态……老夫分身无术,只能拜托老伙计你了!”

    虚空一阵荡漾,一位银发老者凭空出现了,竟然是姜启!

    “老夫也只能暂时照拂一二……”

    “放心,我已经让小林子赶回来,他明天就能到位,平时就由他护着,你只管传授佑儿功法就行!”

    “就知道你这老家伙惦记我的绝学!”

    “耶!老家伙!就好像这事跟你无关似的!要不是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嘛!”

    听到姜启的话,老者沉默了。

    “哎……都过去了,这些帐,你我迟早会一一算清的!就让他们嚣张一段时间吧!”

    “老家伙,当心点,这次他们把你搞下台,绝不会那么简单!光凭你们姜家那些小辈,绝不敢做!”

    “我知道,要变天了!有人按耐不住了!”

    “你知道就好,你赶紧走吧,省得节外生枝!”

    “好!你自己也保重,我猜测,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你还在世!”

    “哼!”

    姜启不再说什么,随着虚空荡漾,消失不见了。

    而老者则双手倒背,默默的沉思着。

    此后,博山就在老者的非人般的折磨下,开始了异能修行。

    以前修行,纯粹是为了玩,没有什么压力,娘亲更不会让自己受苦。

    可现在,每天都会脱去一层皮!

    就这样,连半神境的林伯都不敢说什么,每次都无视博山哀求的眼神。

    博山也数次问起老者的身份,他只说和自己有缘,所以突发奇想,临时决定传授自己功法。

    博山机灵,看林伯都不敢得罪老者,知道他修为高深,就直接磕头拜师了。

    没想到,老者拒绝了!

    他竟然拒绝了!

    这是什么意思?

    无缘无故传人家功法,又不愿做人家师父!

    是自己不配?

    博山至今没有想明白。

    心法念动,他已经变身为龙,头上两角之间有点点星光闪烁。

    是的!

    老者传授给他的正是《周天升龙大法》!

    而直到前几天,老者才告诉他,这是他们姜家的不传密法,就算在姜家,除了爷爷,也没有人会。

    从那天开始,老者离开了,他说他的任务完成了,他要去周游天下!

    他不许博山向任何人提起他,否则,博山会有危险,也不要轻易的施展《周天升龙大法》。

    不过,博山还是不明白,都知道林伯的修为,今天,怎么还有人上门挑衅呢?

    林伯是爷爷的仆人,从小跟着爷爷,也受到爷爷的诸多点播,如今的修为,即将半神巅峰了。

    在姜家,少有人是他的对手,放在天稷星,那也是一等一的高手!

    有这样的高手坐镇小院,竟然还不停的有人前来挑衅,不可思议!

    这背后,究竟还有什么阴谋呢?

    翻来覆去,博山思来想去,没有任何头绪,渐渐的,他沉沉的睡去了!

    死火山,姜家。

    深处某座隐秘的地下密室,布满了各种法阵。

    密室内,两人正在悄声密谋。

    其中一人是姜家大长老。

    “怎么样?你的境界已经稳固了吗?”

    问话的是一位黑袍人,整张脸隐藏在罩袍下,犹如深渊一般。

    “放心,早就已经稳固,今天叫你来,是时机成熟了!”

    “哦?那神秘人的情况调查清楚了?”

    “没有!他太小心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无从查起!”

    “你什么意思?这就叫时机成熟了?”

    黑袍人声音透着浓浓的怒气。

    “他已经离开了!”

    “哦?”

    黑袍人的声音有惊喜,有惊讶。

    “你怎么知道?万一他只是隐藏而已呢?”

    “他已经半个月没有露面了,我们也用各种方法试过了,确定他已经离去了!”

    “哈哈哈……好好好!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两个神级,你个老混蛋加上我,也肯定打不过,现在嘛,走了一个,就算那老匹夫已经第二重修为,我们准备了这么久,就不怕搞不死他,哇哈哈哈哈……”

    黑袍人仰天大笑,震得法阵都嗡嗡响。

    “老不死的,能不能轻点?你想把老夫的法阵毁了不成!”

    大长老一脸看白痴样。

    “嘿嘿,激动了,激动了,大事可成啊!哈……嘿嘿嘿……”

    黑袍人捂住嘴,没再敢哈哈乐,露出了逗比本色。

    “好了,你我再商量一下细节吧!”

    “必须滴!”

    两人再次压低声音,开始了密谋。

    ……

    日子就这么缓缓的过去了,博山也几乎不出门,无非让桃姐或林伯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以及书籍之类,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而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修炼。

    上门找茬的人依旧不断,林伯很少出手,正面的麻烦基本都需要博山自己去解决,他也在一次次的打斗中,实战能力越来越强,修为也越来越高。

    他不知道自己的修为在年轻一辈中究竟属于什么层次,可外界已经开始流传,博山一次又一次的胜绩。

    废少依然是废少,可废少也不再是废少!

    他不再是任人踩在脚下的菜鸟。

    直到多年后,有一天,一道身影穿过桃树林,站在了小院前。

    “家主!”

    林伯一闪身,打开院门,恭敬的请安。

    桃姐也急急忙忙的飞奔出来,如今的她已经二十七八年岁,容貌姣好,褪去了少女的清秀,渐渐的有了御姐的风韵。

    “今天开始,林伯听我安排,小桃和佑儿跟我走!”

    姜询一脸肃然,放在背后的左手在微微颤抖,一丝鲜血从袖口流出。

    “家主……”

    “我哪儿也不去!”

    随着平静的声音,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但见一位二十来岁青年,样貌俊朗,脸上棱角分明,修长挺拔的身姿。

    姜询眼中一阵恍惚,从博山身上,他看到了自己爱妻的影子,这令他满是痛苦。

    轻轻一挥手,博山眼睛一翻,晕厥了过去。

    晕厥之前,他只听见林伯和桃姐的呼喊。

    “家主,使不得……”

    “公子……公子……”

    父亲?

    是父亲?

    他为什么要打晕我?

    为什么我醒来就穿越到地球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脑海中的疑问越来越多,博山的眼帘微微抖动,他的意识渐渐的回归了。

    我这是活着还是死了?

    “公子……公子……”

    恍惚之间,桃姐的声音还在耳边响起。

    想到此处,在潜意识的牵引下,手指也微微动了动,并缓缓的睁开了眼,眼前一切是那么的模糊。

    “公子……公子你醒了?太好了,太好了,您终于醒了……”

    陶妈的声音传来,随即,就是抽泣声,那哭声中满是委屈、担心、哀伤和无助。

    “桃……陶妈……别哭……我没事……你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公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您快别说话了,好好休息休息。”

    陶妈的眼泪终于减弱了,听着博山的话,心中有快乐升起、荡漾开,驱散了所有的委屈、哀伤和无助。

    “我这是怎么了?我们这是……在哪儿?”

    博山依旧沉静在梦境中,还没反应过来。

    “公子,我们在破碎星球啊!鬼头鳄龙,您还记得吗?您没事吧?”

    陶妈脸上一惊。

    博山终于想起来了,他只记得那头鬼头鳄龙扑向自己,最后的危急时刻,在他的操控下,星辰之箭射出了,随后,鬼头鳄龙在自己的眼中越来越近,直到一声巨响,他浑身一疼,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