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穿成恶毒女配带飞反派全家 > 正文 115、美人计
    “嫂子,大哥凶我的时候,你一定要护住我呀!”陆诗如拉着江绾小声说话,想先要一个免死金牌。

    江绾苦着一张脸,“我觉得你大哥也不会放过我呀!他凶起来,我也怕啊!”

    “你怕什么啊!你用美人计,你、你色诱他啊!”陆诗如说着,脸红了起来。

    江绾意味深长地看着陆诗如。

    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妹妹。

    两人惶惶不安的跟着黄六到了安置的小院。

    院里就两个丫鬟,一个婆子,并没有看到陆谨川。

    江绾和陆诗如同时松了一口气,对视一眼,尴尬的挪开了视线,都觉得自己这胆小如鼠的样子有点丢人。

    “夫人,这两个丫鬟是属下挑的,一个叫春华一个叫秋实,你看看可满意,不喜欢的话,属下再去牙行买。”

    春华秋实的名字好听,但长相普通不说,五大三粗,明显就是买来干活的,江绾也没什么喜不喜欢的,能干活就好。

    “先留着吧!”

    “这婆子夫家姓牛,家中丈夫孩子都死在战乱中,独留她一人,看她做得一手好菜,属下便买了下来,夫人喜欢吃什么可以交待她去做。”

    江绾点点头。

    黄六让三个人来向江绾和陆诗如姐妹见礼。

    三人早先就知道她们要侍候的主子是谁,夫人小姐叫得嘴甜。

    管理下人这种事情,江绾不擅长,而且家中的事情,一向都是陆诗如打理,现在自然也一样。

    江绾更想知道陆谨川的情况。

    “你们爷在军营吗?”

    “对,夫人先休息,属下还要去给爷回消息。”

    江绾:“……”大意了,害怕早了,忘了陆谨川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士兵,根本不能随时出来。

    “噢,好吧!他什么时候能出来?”

    江绾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希望陆谨川再出来的时候,看在她娇美可人的份上,温柔一点,或者用身体惩罚她也行。

    “属下不知。”

    “行吧!他在军营里可好?”

    “回夫人的话,爷一切都好,请夫人不用担忧,爷说了,夫人一到,立刻向他传话,想来爷会尽快找机会出来见夫人。”

    “……”大可不必。

    可以让她先缓几天吗?

    原本一路奔波就累了,实在不想一来就面对陆谨川的怒火。

    连带着她对他的思念都降到了最低。

    春华秋实早就将家里的房间收拾出来,不一会儿也烧好了水,江绾和陆诗如姐妹先后去梳洗换了一身舒适的居家服。

    江绾最后一个洗,洗完出来,饭菜已经上桌。

    牛婆子在一旁紧张的搓手,“夫人,大爷说你喜欢吃辣,你尝尝味道可行,不喜的话,老婆子下去重新做。”

    江绾看着菜色挺好看的,拿起筷子尝了尝,比得上客栈厨子的手艺。

    “挺好吃的,牛婆子辛苦了,你们先下去休息吧!”

    “哎,夫人,二小姐,四小姐,慢用。”

    牛婆子欢喜的退了下去。

    陆诗如拿着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嘟囔:“大哥真偏心,自来了这里后,点点滴滴都是按你的心意来的,丫鬟婆子都在迁就你。”

    江绾失笑,“吃醋啦?行,等他来了,我让他多瞧瞧你。”

    陆诗如身子一僵,立刻软身凑到江绾的身边,讨好地笑说:“嫂子说的什么话呢!你们感情好,我当妹妹的看了也开心,你们这么久不见,想来见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就不用提到我了。”

    “怂。”

    江绾往陆诗如额头上戳了一下,将她白净漂亮的小脸推开。

    陆诗如顺势坐直了身子,歪着眼睛朝江绾看去,“大嫂不怂?那大嫂要记得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们沿途耽误这么久,大嫂可一定要跟大哥说清楚为什么,我可是一次两次阻止了你。”

    “啧,不讲义气。”

    江绾砸吧了一下嘴,琢磨美人计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当晚,天没黑,江绾他们就睡下了,而且是睡得死沉死沉的那一种,直到第二天早上,江绾醒来听到天一说起,她才知道陆谨川昨晚来了。

    “嗯?”

    刚醒,江绾还有懵,以为出现了幻听。

    “主子昨晚回来了,还叫了属下去问话。”

    “!!”江绾一惊,“他回来了没叫我起来?”

    这话天一也不好回答啊!

    但他看着像主子虽然生气,但又舍不得吵她好眠的样子。

    江绾问:“他有没有说什么?”

    “主子问了属下沿路发生的事情,然后说今晚会再找机会出来。”天一一板一眼的回答。

    江绾看他这样,也探不到陆谨川的喜怒。

    “小川有没有很生气?”

    “属下不知。”

    江绾失望地看着天一,大有一种‘你怎么这么废’的意思。

    晚上,江绾吃了饭后,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然后又心机的在屋里燃了一点助兴的香。

    等一切收拾好,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

    “这么晚了不来,今天不会出不来吧?”江绾嘟囔几句,心里升起一股火,在房里走来走去,看着桌上的小香炉,默默的垂泪,“大意了,香燃早了。”

    “什么早了。”陆谨川推门而入。

    江绾眼睛一亮,跑了上去,陆谨川却是瞳孔一缩,快速将身后的门关上,整张脸阴阴沉沉的压抑着怒火。

    “江绾!”

    “快别说了,快来做吧!”

    江绾拉着陆谨川的手就往床边走,手心湿润的感觉,让陆谨川沉默了一瞬,“你这是怎么了?”

    “呜,还不是都怪你,我怕你凶我,就想使美人计,在香炉里点了助兴的香,谁知道你来得这么晚吖!你再不来,我都快要烧起来了,你快摸摸我,身上是不是很烫。”

    江绾娇娇软软的抱着陆谨川的腰,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冲着他控诉。

    陆谨川满腔的火,顷刻间就被淹没,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火,特别是看到江绾穿的衣服。

    “你真是胡闹,还有你穿的这是什么?”

    薄薄的一层纱,他眼睛都不敢乱看一眼,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的衣服,怎么这么多小把戏。

    “让你欢喜的衣服,你喜不喜欢?”

    江绾说着,眼神朦胧的仰起头,去亲陆谨川的喉结。

    陆谨川“咕噜”一声,喉结上下滑动,哑着声音,危险的说:“我回头再收拾你。”

    说完,急切的将江绾推到床上,人也随之压了上去。

    江绾埋首陆谨川的肩颈内,眯了眯眼,嘴角扬起一个胜利的笑容,就像一只千年的老狐狸一样。

    她就不信,事后陆谨川还有脸找她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