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穿书后反派全家都是大佬 > 正文 第307章 是亲爹么?
    难得大家都不需要出去干活,一家人吃吃喝喝,喜欢干嘛就干嘛日子过得倒是有滋有味。

    这天王窦儿突发奇想,想要吃年糕。

    她看向柳璟,一双杏眼亮晶晶的:“相公,我要……”

    “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既然娘子提出要求,我定当全力以赴,定不负所望。”

    柳璟嘴角一勾,放下手里的书,走至王窦儿身边,手一勾,把王窦儿拥入怀中。

    王窦儿一脸汗颜,用力推开柳璟:“想什么呢,我说我要吃年糕。”

    柳璟脸上的笑意不减:“想吃,我给你做,不过得先喂饱我了再说。”

    还没等王窦儿反应过来,柳璟便把她拉进屋里关上门。

    王窦儿被柳璟轻轻地推倒在床,背后是一片柔软,她并不疼。

    她看着眼前越变越大的俊脸面容,心想这个男人怎么喂都吃不饱的?

    不过柳璟从一开始的粗鲁,胡冲乱闯到现在的温柔体贴,她竟也喜欢上合而为一的感觉。

    只是现在大白天的,被孩子们看到,影响多不好啊。

    “不用怕,孩子们都大了。”

    柳璟抚上王窦儿的头,帮她把零散在脸上的碎发理好。

    娘子的头发又香又软,手感真好。

    “快一点。”

    “快不了,我喜欢慢慢来。”

    王窦儿脸上一红,干脆闭上嘴。

    室内温度渐渐升温,舌干口燥,被里银浪翻滚,上上下下,一直持续连绵不绝……

    一番折腾之后,王窦儿浑身乏力,干脆不起来了,赖在床上等着柳璟投喂。

    柳璟出去以后把孩子们全部从书房里叫了出来,一起洗糯米,蒸米饭。

    冬秀负责炒黄豆粉和煮红豆。

    黄豆炒好,磨成粉。

    红豆煮好后用纱布包裹水洗出沙,沉淀后倒掉表面的水只余豆沙。

    豆沙加猪油和麦芽糖翻炒成团便是王窦儿最喜欢吃的水洗豆沙。

    水洗豆沙的豆腥味会比直接打磨翻炒的红豆腥味要淡,而且口感更佳绵柔。

    池励见冬秀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过来帮忙。

    但是她笨手笨脚的,差点把油罐给砸烂了,吓得冬秀胆颤心惊的,也不敢叫她做别的,只让她在一旁看火。

    不过她连看火也不太会,让她放小火,她差点把火给弄灭了。

    另一个火灶又塞了太多的木柴,燃烧不充分,差点没把她们熏死在厨房里。

    听到外面响起了打年糕的声音,冬秀简直像听到了天籁之音。

    “池姑娘,你出去帮柳大哥的忙吧,他打年糕需要很多力气。”

    池励应了声好,走了出去。

    才走到门口,突然眼前一黑,一些记忆涌进了她的脑海中。

    她记起来了,她以前也打过年糕,而且还打得很好。

    一个老太太还对她笑,说谁打的年糕都没有她打的好吃。

    她直觉那个人不是她的亲人,但是那老太太是谁,她又记不起来了。

    “老太君……”池励不自觉地喃喃自语。

    “池励,快过来帮忙。”

    柳璟本想凭一人之力完成打年糕的活,只是没想到要把糯米饭打成没有米粒状的糕状需要要那么多体力。

    几个孩子轮番上阵,没一会儿就败下阵来。

    他也累了,看到池励就像看到救星,心想能让他休息一会儿就好。

    池励洗净手,走了过去接过打年糕的锤子。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池励动作娴熟,敲打一番后,手沾湿一旁的凉水,然后翻面,又接着敲打,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停顿,也没叫人帮忙。

    冬秀把红豆沙和黄豆粉,还有捣碎的炒花生碎拿出厨房时,年糕也打得差不多了。

    池励捞起一团年糕,熟练地放入红糖碎和花生碎,然后包裹成团。

    她又做了几份红豆沙口味的,孩子们一哄而上,没一会儿就全部吃光了。

    大家都说她做的年糕好吃。

    “池姐姐,你以前是不是专门买年糕的,不然怎么会做得这么好吃。”小宝一边吃一边说话,口里的红糖碎和花生碎随着说话的时候全喷了出来。

    “不是,我应该不是卖年糕的。”池励否定了小宝的猜测。

    小宝哦了一声,又想开口。

    柳璟把小宝拉远了些:“吃东西的时候不准说话。”

    小宝感激地看着柳璟:“谢谢爹,你怕我会噎着是吧,我会注意的,你放心。”

    “想太多了,我是怕你把碎渣喷在新的年糕上。”

    “爹……”

    小宝一脸委屈地看着柳璟,是亲爹吗?

    “我去叫娘亲起床。”随便跟娘亲告状,说爹爹欺负他。

    可还没等他走到东屋门口就被柳璟拦下:“你吃东西去,我叫就好。”

    刚刚出来得匆忙,他还没来得及帮王窦儿穿上衣服。

    就算是亲儿子也不能看。

    小宝撇撇嘴,委屈巴巴地走回去吃年糕。

    爹爹好坏,现在整日霸占着娘亲,都不让他们靠近了。

    柳璟进了屋,立即关上门。

    他缓缓地走到床边,看着王窦儿脸上餍足的笑,嘴角不由一勾。

    他俯下身,轻轻地在王窦儿光洁的额上吻了一下。

    没反应,很好,他的吻慢慢下移,一直到嘴上,王窦儿才慢慢转醒。

    她吃惊地低呼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声音就被柳璟全部吃下肚。

    王窦儿万万没想到,柳璟还有如此唤醒方式,害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我从额头一直吻到嘴边……”

    王窦儿晲了柳璟一眼,所以是她的错?

    “不敢。”

    “还不快扶我起来,累死了。”

    “遵命,夫人。”

    柳璟笑眯眯地说道,眼睛一直往她那一片雪白望去。

    王窦儿后知后觉地发现,急忙伸手去抓衣服却被柳璟抓住她的手:“又不是没见过。”

    王窦儿:“……”不一样,好吗?

    王窦儿醒来吃了几个年糕,整个人无比满足,不想理柳璟便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到柳叁家送年糕。

    小宝的嘴巴没带把的,没一会儿就把王窦儿在屋里睡了一个早上的事告诉了马氏听。

    马氏脸上一喜,看着王窦儿还平坦的腹部:“弟妹,你该不会是有了吧?”

    都说医者不能自医,王窦儿虽是很厉害的大夫,但碰上自己的事,她一时没察觉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