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不穿书怎么知道女配要逆袭 > 正文 四十、面见金翅王
    依照历史上的经验,王后眼下有两条路可以破局:

    一、给金翅王生个儿子,或者过继一个儿子,然后将他立为世子,母凭子贵,只要不出大的差错,地位无人可撼动。

    二、给自己找个可靠的盟友,达成攻守同盟,共同服侍好金翅王,只要不在意与姐妹们分润恩宠,手段不差的话,也能把蓉妃压下去 。

    历史上选择第二条路的也不在少数,比如,那位姓武的则天大圣皇帝,把自家姐姐和侄女弄进宫,很快便让高宗皇帝忘乎所以,不知王皇后是何人了。

    干这事一般得找信得过的亲姐妹、亲侄女啥的,你要我一个外人毫无保留的帮你?真当我吴江走投无路,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能任由你捏在手里么?

    方才在大殿内,王妃直言不讳,蓉妃要对付方晴,幕后主使正是萧楚,他曾在方家受过屈辱,如今成了金翅王身边的红人,势必要找补回来,方晴唯有乖乖听她的话,才能保住小命。

    王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还萦绕耳旁。

    “二小姐,姐姐并非想要逼迫于你,而是你没有选择了,想想你的父亲,你的哥哥,听闻家中祖父、祖母也还健在,他们都被扣下了吧?不然你也不会到这里来。

    即便你不为他们着想,也该为自己考虑,到了滇城,你就是案板上的肉,萧楚和蓉妃的关系不清不楚,他撺掇蓉妃对付你,也就是大王要对付你,你如何自保?就凭手下几个护卫么?他们再骁勇,能打几个人?”

    果然异族女子更“淳朴”啊......

    方晴没把话说死,只说要考虑考虑,然后便暂时“住在”翠微宫了。

    不过要先与外面的人联络上,对于刺杀童靖的计划,方晴突然有了一些想法。

    ......

    王后把方晴送出大殿,便去见了金翅王。

    刚到中年,童靖身材魁梧,膀大腰圆,肚子也日渐丰厚,不复当年云上京羽林郎意气风发的模样,不过手上的武艺一直未曾丢下,依旧是一员猛将。

    多年来丧家犬一般的生活让他更加暴戾、凶悍,打起仗来也歇斯底里,不在乎别人命,更不在乎自己命的架势。

    现在做了金翅王又占据了昭南,拥有觊觎天下的资本,戾气稍稍收敛了些,不过残暴、荒淫无度的秉性难以改变。

    王后心中很缺乏安全感,她这个后位怎么来的心里一直很清楚。

    童靖逃亡路上,妻儿相继都死光了,不然也不会考虑她这个异族女人吧。

    刚打下昭南立刻就纳了一个凌云的王妃,还是旧都云上京人氏。

    他果然还是厌恶外族的吧?

    “大王。”王后将惶恐不安深深埋在眼底的笑意里,“今日难得回来这么早,会盟之事忙得差不多了吧?”

    王后将凌云女子学了个十足十,若不细看容貌上的差异,很难发现她的外族身份。

    童靖客气得像是见使节,拱手作揖:“蒙王后关心,萧军师还算得力,都安排得妥当。”

    蓉妃叫做小蓉蓉,到我这就喊王后,呵呵——

    王后笑意更甚:“那就要提前恭喜大王了,重返云上京,指日可待。”

    “哈哈,承王后吉言。”

    客套几句,王后说起了正题:“大王戎马半生,到如今竟然没能留下一个子嗣,真是老天不公啊。”

    说得伤心了,王后举起袖子擦了擦眼角。

    童靖被她说得动容,一直绷着的态度软了几分:“王后莫急,这事也看缘分吧......说起来你也不要总是和蓉妃置气,心情舒畅了,说不定就怀上了呢?”

    王后眼眶红红:“非是臣妾要与蓉妹妹置气,而是蓉妹妹出身,着实配不上大王!”

    又来了!

    童靖皱起眉头,心中烦闷,我都是金翅王了,喜欢个女子还要瞻前顾后,王位坐的还有什么意思?

    “蓉妹妹大王纳了也就纳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

    王后察言观色,说着突然卖了个关子,童靖果然被她勾起了兴趣。

    “不过什么?”

    “不过大王只纳了一位美人,未免有些小家子气,臣妾——又为大王物色了一位,她不仅年轻貌美,出身、家室更是高贵。而且,她还是中州凌云人氏。”

    金翅王可以册立一位王后,一位正妃,三位侧妃。

    萧楚进献的付景蓉虽说千依百顺,但出身的确是硬伤,没法给她个正妃的位置,倘若真有更好的人选,那就......先看看再说吧。

    想到王后大度、宽容,近来却冷落了她,童靖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将她揽过来,抚摸着她的手,道:

    “王后一片心意,孤王心中甚慰啊,不知王后所荐是何人?”

    王后笑而不语,挣开了童靖的怀抱。

    “大王猴急的样子,可别有了新欢便忘了旧爱啊。”

    童靖起身捉住,将她又拉了回来:“怎么会呢?不管怎样,你都是王后,到底是什么人啊?”

    王后依然在卖关子:“大王先看了人再说吧,倘若您看不上眼,说什么都没用。”

    召见的命令传了下去,约摸一盏茶的工夫,方晴再次出现在王后面前。

    童靖远远看到她的身形轮廓,顿时心旌摇荡。

    到了近前,见过礼,童靖迫不及待道:“抬起头让本王看看。”

    一张明艳精致的脸映入眼帘,童靖顿时呆住。

    王后暗暗好笑,推了童靖一把。

    “大王?”

    “呃......嗯,咳咳。”童靖神色迅速变得正经,“不错、不错,的确是个美人儿,该赏,来人——”

    殿外顿时涌入许多宫人,身穿迦楼罗特有的服饰,守在一旁等待吩咐。

    童靖沉吟道:“这位......嗯,你叫什么名字?”

    方晴冷冷一笑:“呵,大王终于想来问我是谁了?”

    闻言,童靖脸上泛起一丝不悦,她这么说话未免也太无理了。

    瞥眼去看王后,她也是一脸惊讶,看来王后也未好好调查这姑娘底细,看她长得漂亮就弄回来了。

    唰——

    方晴突然抖开一个卷轴。

    “这是家父手谕,命我担任吴江使节,来滇城参与会盟。我代表的是整个吴江的百姓,可不是供人挑拣的花瓶,还请金翅王明察。”

    待到童靖看清了吴江牧守的印信,目光便是一凝。

    “你就是方瑜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