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大宋第一匠户 > 第四十五章 阳谋(三)
    林近回道:“我可能被召进弓弩造箭院服役,我不在的期间就将我母亲和侄女也接到这里吧,让他尽量不要出门”

    青夢闻言心中一惊问道:“东家可是得罪了什么人?那种地方东家进去可是很难出来了”

    林近摇摇头说道:“对别人也许如此,我却未必出不来”

    青夢闻言不解却并未开口询问,可能是身为护卫的习惯,一旦冷静下来就静默不语了。

    “放心没人敢明目张胆的闯进家门来,我只是担心我不在时家里几个女人有所损伤,你只需保护好她们等我回来便是”林近接着说道。

    “还有那些话本你早些看完,如果程家有人来取记得给他们”林近又嘱咐道。

    青夢点点头说道:“东家就如此信任我?”

    “你会害我吗?”林近问道。

    “不会”

    “你不会害我为何不能信任你?”

    “此事暂时不要告诉她们,等实在瞒不住你再说”林近又说道。

    林近此时也没有人可用,青夢这个女人虽然不苟言笑,但心思够缜密也见过大场面,真要有事发生林家没人能应付得了,反而青夢和祁迁更能撑起来。

    青夢闻言说道:“东家不准备跟你大嫂说明此事吗?”

    林近摇了摇头说道:“你跟我去过富弼府上,如果有你解决不了的事就去富弼府上或者找到我老师府上求助,当然你能找到张茂则也可以,总之保证我家里人不要出事”

    “此事青夢记下了”青夢回道。

    “告诉祁迁工坊的安全要靠他了,如果缺少人手让他跟大嫂支取银钱去聘用,务必选一些忠心之人,不要引狼入室”林近接着说道。

    青夢问道:“为什么东家不自己与他说”

    “我自己与他说应该没有你说管用”林近说道。

    青夢面露惊讶道:“东家此言何意?”

    林近笑着说道:“我觉得你们应该是父女才对吧!”

    青夢回道:“东家如何知晓?张茂则告诉你的?”

    林近指了指青夢的眼睛说道:“长相,虽然男女有别,你们的眉眼有几分相像”

    青夢点了点头说道:“东家说的不错此事知道的人不多,张茂则与我父亲私交很好,所以将除名的两个名额给了我与父亲”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林家上下的安全就靠你们父女了,过了这一关林家必不会亏待你们。”林近看着青夢说道。

    青夢说道:“这几日跟在东家身边属下也知道了一些内情,此时林家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林近点点头说道:“我安排这些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你也不要觉得压力太大。”

    “东家可是觉得他们这两日便要动手?”青夢问道。

    林近回道:“想来一两天之内文书就会送过来”

    “东家可有把握?”青夢又问道。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林近回道。

    青夢闻言沉默不语,林近则继续写写画画起来。

    张茂则收到林近给他的信就直接送去给赵祯看了。

    “自古财帛动人心,使出这种手段未免太卑略了些”赵祯说道。

    张茂则说道:  “奴婢觉得倒是此事张尧佐也只是想逼林致远求上门去,并未存了赶尽杀绝的心思。”

    赵祯问道: “朕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不知道此事,可你觉得那林致远会答应吗?”

    张茂则回道:  “想来不会答应此事,林致远也知道一次退让以后谁都可以上去咬他一口。”

    赵祯说道: “此事有些难办,既已知道此事到时朕这手诏都不用发出去了。”

    “此事官家还需表明态度,有用没用都要发出去,官家老奴去见见那严政?”张茂则问道。

    “严政只是被推出来迷惑人的,弓箭院虽明面上只有正副使和两个内侍主官,但是里面都是兵匠,而且是终身制的,大多数都是将门的人,这些人抱成团,有些事主官说了都不算。”赵祯说道。

    “官家是说此事曹家也参与了?”张茂则问道。

    赵祯说道:  “将门又不止只有一个曹家。”

    赵祯还是比较了解自己这弓箭院的,正副使虽在里面官职最大,但是在弓箭院说话并不怎么管用,弓箭院正副使都可能轮换,但是下辖的,弓弩、甲胄、剑、镫四监,的管事人却是终身制的军匠,常年掌管这些部门早已树大根深,又有将门的看顾,实权比正副使并不小,而这些人同时又是技艺高绝的匠人赵祯虽知道此事却也只能用这些人掌管这些要害。

    张茂则问道: “官家的意思是有人隐藏在背后拿张尧佐等人当枪使唤?”

    赵祯点点头说道: “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欧阳修与富弼哪里会知道弓箭院的水到底有多深。”

    张茂则又问道:“如此说来张尧佐等人也不知道其中的内情?”

    “张尧佐通过严政应该知道一些,其他人未必知道”赵祯说道。

    张茂则说道: “如此说来此事更复杂了,官家要不要将此事告知林致远?”

    赵祯说道:“派人传给信给他就行了,你尽快去弓箭院吩咐内侍官务必保护好林致远的安全。”

    张茂则说道: “官家那两个内侍可是直接听命于官家的,官家还是个老奴一个手谕吧!”

    赵祯说道:“手谕自然会给你,张茂则非是朕不信任你,弓箭院事涉大宋国本,自从神臂弩问世起已不同于南北作院了。”

    张茂则回道: “老奴从未想过此事。”

    赵祯提笔写了手谕用完印说道:“去吧!将此事办妥就速速回宫。”

    张茂则急忙出宫去了,张茂则走后赵祯自语道:“这林致远若是真敢去了弓箭院朕倒要看看你能给朕什么惊喜了。”

    “父亲,此刻张茂则出宫去了弓弩箭造院。”曹府家主书房里,曹傅对着曹玘说道。

    曹玘问道: “如此说来那林致远宁愿进弓弩箭造院也不肯让出份子?”

    “官家让张茂则去弓弩箭造院想来是如此了”曹傅答道。

    “可知到底是哪一监帮了严政?”曹玘问道。

    “许靖传来的消息是弓弩、甲胄、剑、镫四监都同意此事。”

    “如此看来官家在里面还是插不进手!”

    “父亲此处本就是我将门的地盘,官家也只求不出乱子便好。”

    曹玘问道:“我不是吩咐此事曹家不参与其中吗?许靖为何还敢如此做?”

    “许靖说他同不同意已经无关紧要,他也想看一看林致远的匠才。”曹傅回道。

    “如此说来张尧佐这一次被当枪使了”曹玘说道。

    “即便如此林致远也很难从弓弩院脱身出去,时间久了林致远再小心也有可能被人算计,他不低头就有可能在里面丢了性命”曹傅说道。

    曹玘说道: “此事你嘱咐许靖必要的时候帮他一下,既然曹家不能参与进去只能对其示好了。”

    “父亲放心孩儿早已叮嘱过此事”曹傅回道。

    曹傅想了想又说道:“父亲要不要与高家、石家、李家通个气?”

    曹玘说道:“你认为他们会罢手吗?”

    曹傅闻言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想来也知道其他将门世家不会罢手只得不再言语。大宋的将门世家自太祖杯酒释兵权后,子孙后代虽大多官位不高但娶的都是公主、郡主,开国名将的后代同样也是皇亲国戚的身份。官家不给他们权力,那他们便求财,喝兵血、豪取抢夺平民的土地、家产的事都没少干,大宋的历任官家也是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掌权就随便这些人做什么了。

    林近收到张茂则的信也是恍然大悟,才明白这里水有多深,唯一欣慰的是赵祯并没有放弃他。林近也知道不管是士大夫还是将门都是想逼他交出份子,有赵祯的支持自己进了弓箭院最初应该没人敢害自己,只是时日一久对方会怎么做就很难说了。

    第二日林近就收到了弓弩箭造院的将他征召入院的文书,虽然林近不想林家人知道这件事,但是显然此事瞒不住。

    “二郎,怎会如此?”王语嫣脸色煞白的问道,显然对此事很是担忧。

    “嫂嫂,林家想把生意做大这种事是避免不了的,你放心我应付得了”林近安慰道。

    王语嫣平复了下心情说道:“二郎,林家只有你一个男丁了,万事要小心万不可自大”

    “嫂嫂,我会小心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你照顾好阿娘和沫儿,遇到实在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找我恩师欧阳修和富大人”林家嘱咐道。

    王语嫣闻言问道:“二郎,此事非去不可吗?”

    “非去不可,我不可能将林家的家产送给那些人”林近回道,语气异常坚定。

    王语嫣又担心的说道:“我知道咱家的工坊官家有参份子,可自古天家最是无情,二郎万不可太过信任对方”

    林近也是赞同的点点头,前世看的历史书那么多又怎么不明白孤家寡人的意思。但是林近没得选择,在大宋除非老老实实过普通日子,林近只要用前世的知识随意做些什么都会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既然躲不掉就只能迎难而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