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豪横从一个荒岛开始 > 第五百一十章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啦,大家谁也不许说话,这全凭运气。可不能让别人说咱们出老千。这样吧,我出2000个白金。夏首领觉得怎么样啊?”

    夏清风听到了他的话,微微的沉吟了一下,他看了一下自己的荒岛空间里,白晶只有1500个。这还是他这几天夜迷离会所的收入,他还没来得及兑换成生命力和灵魂力。

    “对不起,张家主,我可没有那么多钱,我只有1500个白晶。没关系没关系。咱们就这样说定了。我赢了,你只需要赔我1500白晶就行了,如果你赢了的话,我陪你2000白晶。”

    张老鬼这时候大手一挥,豪爽无比的说道!这时候夏清风情绪好像更低落了。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刀疤,你过来。”

    “家主,你喊我什么事啊,我到了大厅门口待了一分钟。什么事都没有。我看了看,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这就回来了。”

    刀疤明显的满脸迷惑,他现在还不知道。到底张老鬼让他出去一趟是为了什么?

    “你不要说那么多废话,去拿一把刀,大一点锋利一些的。”

    这根本不用去拿,旁边的几个人手中就攥着几把这样的砍刀。这些人是一楼看场子的。刀枪这种东西都是不离手的。

    “不用,家主我自己有刀……。”

    刀疤说着一伸手,从后背“噌……”的一声,抽出一把大砍刀来。

    这把砍刀还真的不错,有三尺多长。背厚刃飞薄。被打磨的寒光闪闪杀气腾腾。

    “好,看到这个幸存者没有,他刚才出老千的这个。你给我劈了他。”

    “不要杀我!救命啊!……”这个幸存者的眼泪鼻涕起飞,惨嚎声,又是撕心裂肺一般的冲天而起!

    “这个简单!这是咱的老本行啊。家主交给我就对了。”

    这刀疤听到这么残忍的话,不但不觉得什么,反而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就好像一个色狼看到了一个妙龄少女一般,双眼死死盯着瘫在地上的幸存者。

    “你注意一下。你要从中间将他从上到下劈开。尽量从中间劈,不要向左也不要向右。你明白吗?”

    张老鬼语气平淡的吩咐,刀疤听了张楼鬼的话微微的一愣。脸上露出一股奇怪的表情,但很快就恢复了原样,点了点头。

    “家主我明白了,你放心,绝对切不偏。”

    说着拎起刀虎视眈眈的走了过去,而旁边早已经有人将这个幸存者抓了起来,让他站起来。他的双手被人拉开,双腿被人固定在地上。他整个人拼命的扭曲挣扎着,却奈何边儿上几条彪形大汉的手犹如铁钳子一般,让他没有办法挣脱丝毫。

    而这时候,刀疤已经站在了他的背后,手里将那巨大的砍刀举了起来。然后用眼睛看着张老鬼,等待着他的命令。

    张老鬼却是转头看着夏清风。

    “怎么样,夏首领,我这办法还算公平合理吧,要不要开始啊?”

    夏清风看了张老鬼一眼,然后又看向那个幸存者,脸上满是不忍的表情。可是他又无可奈何,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并且用一双眼睛非常同情地看着那个幸存者。

    不可避免的这个幸存者知道,他的命就攥在张老鬼手里。所以他现在的眼睛死死的看着张老鬼,这边也看到了夏清风的表情。

    “求求你,放过我吧……!”

    到了这时候,幸存者还不放弃生的希望。还在那里嘶吼着苦苦求饶。张老鬼脸上却是冷血无情,看着幸存者就像看一只蚂蚁一般。

    “动手……。”

    冰冷的两个字杀气腾腾的从他的嘴里说着出来。而很显然,那个刀疤手里举着砍刀,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双眼因为嗜血和兴奋已经布满血丝。听了张老鬼的命令。二话不说手中的砍刀“呜……”的一声,带着一股骇人的风声,一个力劈华山,用尽全力劈了下去。

    这个刀疤本身就是力量型的能力者。虽然只是黄金能力者,但凭借着这么巨大锋利的一把砍刀,将一个人一劈两半儿,还是轻易就可以做的。

    这一刀犹如九霄雷霆般的一击!阴沉而凶悍。

    但谁也没有发现在这一刀劈下去的时候,这个刀疤的手微微的向左偏了一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这一刀劈下去肯定是左边要轻一点。右边那一块肉要重一点。

    至于刀疤为什么会知道要向左偏一点,这很简单。十赌九骗。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

    张老鬼刚才已经通过话术,告诉刀疤怎么劈了。这刀疤在他手下跟着张老鬼也有一段时间了,他们之间有一套自己独特的话术,不是张家的人是根本听不出来的,就好像张老鬼刚才说的那句话。好像表面上没什么奇怪的。

    但重点就却有两个,只要是他们张家的自己人一听就会明白。第一点就是在对方完全不清处情况的情况下说出注意点。这三个字就是告诉刀疤这是一场赌局。你要注意一点,下面我就是要告诉你我们怎么出老千作弊了。

    下面让他一刀从中间劈开,这其实就是告诉他赌博的规则。这一句话刀疤就已经明白这一次赌的是什么了。

    下面一句话就更重要了,不可以偏左也不可以偏右。这就是告诉刀疤。前面左是对面压的,而后边的右才是自己压的。所以张老鬼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已经将全部事情都告诉了刀疤。

    这么一来,刀疤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所以他的砍刀在劈下去的时候会向左边偏一点。让右面这半片身体的重量。比左面的重上一些,这样一来,张老鬼就完美的胜利了。而且表面上看来还是公平公正。

    但就在砍刀劈下来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了。

    这个被抓住的幸存者双手双脚虽然都被固定住了。但他的脑袋在这时候却突然向左狠命扭了过去。而且整个身体就好像爆发出身体全部的潜能,向左猛地扑了过去。将抓着他右手和右脚的两个幸存者带着向左偏了有十几公分的距离。

    然后,就听“噗!”的一声,一道寒光从上而下一闪而过,紧接着,这个幸存者的身体中间就出现了一道红线。时间静止了那么短短的半秒钟。这个幸存者身体里面满腔的鲜血,一下子喷起了两三米高,就像一道喷泉一样直射向四周!

    鲜血在空中化为无数的血雾血点,像下雨一样泼洒了下来!

    此时此刻,那个幸存者身体里面的鲜血已经喷的差不多了。在剧烈的动脉血喷溅过后,现在再看他的脖子,鲜血就像倒立的自来水龙头一样,还在顺着身体中间的切口向上一股一股的往外冒。

    不过这些血眼看着越流越无力,很快的也就即将流尽了。两片大小不均的尸体摔在了地上。无数的内脏和血水从身体中间流了出来。在地上流出了一大摊的鲜血。

    这个幸存者的脑袋无力地垂在了身体的左半边。一副无比绝望和恐惧的神情已经把他的五官抽搐到了一起,露出了异常狰狞的表情!死人的手脚还在剧烈的抽搐着,这是他在临死之前,中枢神经被剧烈冲击之后引起的抽动。

    刀疤这一刀并没有劈到幸存者的脑袋,而是从幸存者的右肩上直接劈了下去。他虽然向左偏了一点,但这幸存者临死的那一下爆发式的挣扎,将整个身体向左边偏了过去。所以他这一刀,只是从幸存者的右肩向下劈了下去。这根本就不用人来称,只用眼睛就可以看得出左边这一半身体的重量要沉的多。

    “哦耶,我们赢了,姐夫,姐夫,我们赢啦!”

    面对如此血腥残忍的场面,杨远却欢呼了起来。而对面张家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已经被劈成两半的幸存者。

    张老鬼的话术,只要是张家的人都听的明明白白的,他们也不相信刀疤会背叛他们。所以这些人都认为这一次是稳操胜券的。

    可惜眼前的事实就是这样一刀下去,居然左边比右边沉了这么多。

    看到这样的结果,张老鬼气得脸色铁青。

    而夏清风却依旧是云淡风轻的。不知什么时候,他又拿起了两根筷子在拨弄盘子里的那几块抱颈虫肉。怎么看怎么都是嫌弃的表情。

    “没有想到哇!夏首领还是个高手。佩服佩服。”

    这时候张老鬼居然说出了一个奇怪的话,而夏清风却依旧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嘴里还轻轻的接了一句,“承让承让……”。

    这一下子让张老鬼的脸色又青了许多。

    “什么意思姐夫?为什么你是高手,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远听了他们俩奇怪的对话,有些不明白所以就好奇的问道。而后面的魏飞宇看着夏清风和张老鬼的表情,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

    “什么意思?回去我再告诉你,不要着急。”

    书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