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神王爷的小医妃 > 正文 一百二十四章 怀疑人生的一群人
    终于,羽箭像是雨点儿一般向着他们的方向射了过来,这么近的距离,要是换了个人一定逃不掉,可墨锦尧是什么人啊,就这种程度的射杀也敢在他面前班门弄斧?

    手中积蓄已久的劲气一瞬间打了出去,一瞬间那些箭羽像是撞到了墙上了一般,直接变得弯弯曲曲的落下,甚至有些羽箭直接从中间断成了两截,士兵们都吓坏了,他们何时见过这等场景啊,这样强大的劲气真的是一个人能够拥有的吗?

    “接着射,他再厉害,劲气也早晚有用尽的时候,只要到了那个时候,他就是个瓮中之鳖了。”

    太守大喊。

    他一双眼睛通红,整个人都脸红脖子粗的,鬼知道这人有多强的内力,但现在绝对不能让自己这边的士兵们失去了战斗的欲望,一旦那样,死的人就是他了。

    新一轮的箭雨飞快的朝着他们射了过来,依旧是被墨锦尧的劲气打落在半空。

    没人知道墨锦尧的劲气还能够支撑多久,但墨锦尧的脸上明摆着就是老子的劲气多着呢,你们把箭都射完也不能奈老子如何。

    这些士兵们也应该感谢墨锦尧的劲气还有,因为一旦墨锦尧的劲气没有的时候,就要云梓玥上场了,但云梓玥猜他们应该是不想被炸成烤肉的。

    就这样几轮的箭雨刷刷的来,又刷刷的掉落,但太守那边的那群士兵却没能寸进一步,甚至每个士兵都在怀疑人生,怀疑自己手中的不是能射穿人的弓箭,而是一根根的面条。

    也就在这个时候,众人身后传来凌乱的马蹄声,太守向后看去,就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穿着城中士兵统一服饰的人形趴坐在马上,鲜血顺着马的毛皮流下,鲜血滴了一路。

    棕色的马在太守面前停下,棕马上的人早就是出气多进气少了,一双眼睛只能勉强看着面前的人影是太守的样子。

    “城……城门……失守……逃……”

    一句话断断续续的,太守只听到了这几个字,整个人都一晃神,感觉被人打了闷头一棍。

    而那个刚刚还在求饶。现在被太守的人压着的将军此时也听到了这话,顿时道,

    “完了,完了,一定是龙骧军来了,完了,我们都要死……”

    龙骧军……

    提到这个名字,他们本该是骄傲的,但若是现在龙骧军就在他们的身后,对上的人是他们,谁也骄傲不起来了。

    笑话,他们对上龙骧军,一丝胜算都没有,好吗?

    箭雨不自觉的减弱,他们后知后觉的发现,若是攻城的人真的是龙骧军,那他们对面的人是宸王殿下!!!

    这个认知彻底让众人知道了什么叫做作死,所有的士兵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有的顺势跪下,有的则想要逃跑。

    墨锦尧素来低沉的声音响起,在他们的耳中却像是恶魔的低语,

    “你们不是想让本王证明本王是不是本王吗,好啊,龙骧军帮本王证明作数吗?”

    “王爷,是属下愚钝啊,都是属下听信了太守这个老贼的话,才会对您不敬啊,求求您饶了我们吧。”

    其他的士兵也在附和,十分团结的将太守卖掉。

    谁让他是他们的头头呢,不出卖他,他们都活不了。

    “你们都给我起来,你以为他会放过你们吗?别异想天开了,当初谁不知道宸王爷屠了一座城的事!”

    太守气急败坏的喊着,甚至将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陈年旧事都翻腾出来了。

    可就是没人敢起来,或者是说他们已经失去了斗志,根本就打不过,还不如投降,万一还有一条活路呢?

    就在这时逃跑的士兵们都拿着兵器慢慢的退了回来,手中虽然握着武器,但那颤抖的双手却出卖了他们内心的恐惧。

    “呵,怎么不跑了,本将军倒是想看看你们还想往哪儿跑!”

    身后传来连年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压迫感,那是多年来在战场上带出来的气势,一般人看了都会害怕。

    “属下拜见王爷王妃。”

    “属下拜见王爷王妃!!”

    随着连年半跪在地,身后的士兵们紧跟着跪拜,声音洪亮,气势如虹。

    “起来吧。”

    墨锦尧和云梓玥两个人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了那太守的身边,此时的太守哪还有刚刚的威风八面,早就被按着跪在了地上,却是满脸的愤恨。

    “就算你是王爷,你也不能草菅人命啊,我儿子现在还在床上不省人事,都是你们做的,简直是没有王法啦!”

    墨锦尧低下眉眼看了一眼被压着的太守,道,“你儿子干了什么,全城的百姓都知道,本王没有将他就地正法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说完便不再搭理他了,牵着云梓玥的手,向着府衙外走去,将士们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道路,在看向王爷身边的王妃时,总感觉有些熟悉,这王妃怎么和玥公子有点儿像?难道两个人是兄妹?可也没听说过王爷的王妃有兄长啊。

    颖城彻底被龙骧军接管,院子里的人都被龙骧军给压入了大牢,但这件事并没有结束,因为抓了明夏以及那些少女的人今日并没有来到府衙,因此并没有被他们一网打尽,两个人去的方向正是白府府邸的方向。

    此时的白府早就乱做了一团,昨夜庄子被烧,今日龙骧军就进来了,这其中要说是没有关联谁都不信。

    “你们几个,快点儿送公子离开!”

    白府的老爷神情严肃,脸上尽是细密的汗珠,他今日怕是走不了了,但自己嫡出的儿子他必须送走,这是他们白家正统的血脉,绝对不能有事。

    “爹,我不走!”又是那个虽然虚弱但听起来十分的诡异的声音,站在白家老爷面前的正是那个脸色苍白的白衣公子。

    “啪!”狠狠的一巴掌落在他的脸上,接着那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你不走,你不走我们白家就会有灭顶之灾你知不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龙骧军代表了什么,知不知道宸王殿下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