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漫漫后宫路 > 正文卷 第228章 听风就是雨
    内刑司的人去查柔福宫了,文芬仪紧张,但想到自己宫里也没有什么,悄悄松了一口气。

    季研眼神幽幽的瞧她一眼,随即说道:“太后娘娘,皇上,今日宗室皇亲们也算是受惊了,臣妾瞧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如让他们都回吧。”

    两人也正有此意,接下来就要处置宫中妃嫔了,就算再是皇亲国戚,那也不能将所有家丑都暴露出去。

    太后安抚了众人一番,宗室们就有序的退了。

    宗室皇亲们今日是膳没用几口,倒是被吓了一跳。

    当今圣上可不是个心慈手软的性子,如今在位多年,行事也越发干脆利落。

    他们相信,若今日弄这幺蛾子的是宗室里哪个人,那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还有这宫里,真不是好待的,如今皇子越来越多,以后的争斗怕是不会消停,会更加激烈。

    殿中只剩妃嫔们时,萧珝直接砸了一个杯子到文芬仪跟前。

    文芬仪吓一跳,惊慌道:“皇上,真不是嫔妾啊。”

    裴婕妤第一个落井下石道:“不是你,怎得那狗就冲你们主仆叫唤。”

    文芬仪说道:“是贵妃娘娘冤枉嫔妾,在嫔妾身上做了手脚,皇上不能因为偏爱贵妃就能冤枉嫔妾。”

    萧珝眼神一冷。

    季研哼道:“本宫怎得不知自己有这么大的本事!”

    宁婕妤说道:“你如今是贵妃娘娘,本事本就不小。”

    季研眼神如利剑一样看向宁婕妤,若不是太后在这,她今日可得好好收拾收拾她。

    “宁婕妤怀有身孕,想必今日已经疲累了,不如回去歇着吧。”

    宁婕妤不服气,凭什么她让她走她就得走,她就要在这恶心恶心她。

    太后没想到自己侄女如今一点分寸感都没了,如此拎不清。

    她瞥宁婕妤一眼,淡淡道:“哀家也乏了,剩下的事皇上处置便可,宁婕妤就跟哀家一道回吧。”

    宁婕妤见太后发话,脸色一变,心里再不甘心也只能跟着太后回了。

    太后走后,去搜宫的人回来了。

    领头的说道:“奴才们没搜到别的,倒是发现文芬仪的书架上有一本医书,医书近日有翻动的痕迹,且在马钱子这味草药的药性说明上还专门做了标记。”

    文芬仪面色一变,她怎么就忘了这茬了,没想到现在搜查还翻书了。

    萧珝厌恶的看了文芬仪一眼,“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文芬仪知道自己再辩解也无用,就跪在那不说话。

    御前的人又带回来一个太监,说是狼狗选出来的。

    这太监是今日给四皇子汤里下药的,看到文芬仪都跪那了,他也是面色一变。

    今日人多杂乱,他只在鱼汤前停留了不过片刻,竟还能被抓到,真是没天理了。

    这太监之前被文芬仪救过一回,心里十分感激,便帮她做事,没想到,这就被查出来了。

    文芬仪还是想挣扎一下,“臣妾没想让四皇子如何,这马钱子轻易死不了人。”

    季研放下茶杯,发出声响,众人向她看来。

    季研冷冷道:“你是没想让四皇子如何,你不过是想让皇上疑心本宫,再让陆妃怀疑本宫,与本宫不睦,你可真是好算计。”

    季研又道:“臣妾记得清淑妃头一胎没的蹊跷,皇上不如好好查查她。”

    清淑妃本来事不关己,也只想看热闹来着,听到这话,她也不淡定了,双眼倏的看向文芬仪。

    文芬仪面皮发僵,绷着自己不要露出什么端倪。

    她没想到这事都过去几年了还能被翻出来。

    文芬仪还不忘回嘴道:“给臣妾泼脏水就凭贵妃娘娘一张嘴,嫔妾不服。不是嫔妾做的,嫔妾绝不会认。”

    清淑妃看着文芬仪心里的怀疑越来越大,福身道:“求皇上为臣妾做主。”

    萧珝之前是愤怒,这会脸色是青了。

    他想的更多些,韩婕妤和宁婕妤那两胎是怎么没的,他一直不清楚,但肯定不是皇后做的,如今,若是这女人,那她可真是好大的本事。

    他眸色沉沉的说道:“将人都给朕送进内刑司。”

    一内侍不确定的问道:“这文芬仪?”

    萧珝瞥他一眼,内侍闭了嘴。

    文芬仪面色一变,这是也要将她送去内刑司?

    宫中妃嫔进内刑司,她可是头一个。

    在场的妃嫔可没人给她求情。

    哪个都巴不得别人倒霉呢!

    等人都处理的差不多了,陆妃对季研福身道:“臣妾刚才冤枉了贵妃,臣妾给您陪不是。”

    季研将她扶起,淡笑道:“好在四皇子无事,你也是爱子心切,我自能理解,姐姐可别因着这事与我生疏了才是。”

    陆妃听她自称“我”,心里也松口气,笑道:“改日臣妾带着四皇子去重华宫玩耍,贵妃娘娘可别嫌弃。”

    两人笑说了一会,看着是一派和谐。

    季研看着韩贵嫔几人,十足的冷艳逼人,“你们几个,别听风就是雨的,本宫这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下次再想给本宫泼脏水,可想清楚了再说话。”

    韩贵嫔心里生气,也不知该生那两条狗的气,还是该气文芬仪不争气。

    季研又笑着对萧珝行礼道:“估计瑾儿该闹了,臣妾就先回去了。”

    萧珝觉得这人虽是笑着的,但莫名就觉得她好像生气了。

    两个孩子早被送回了重华宫,季研带着依夏福宝走着回去。

    冯嫔从身后追上来,“这次是我差点连累了你,你若是生气,也是应该。”

    秋云嗫嚅道:“今日人来人往奴婢被好几人撞到过,都不曾发现这手帕被动了手脚,贵妃娘娘若要怪罪,别怪我们主子,是我太不小心了。”

    季研淡淡说道:“有这一遭,也是早晚的事,我得宠这几年,都想把我摁下去,我这她们找不到缝隙下不了手,可不得盯上你,以后你可要小心些。”

    冯婕妤听她还肯说这些,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季研心里不是气,就是烦。

    这宫里不想让她好过的可太多了,她得时时防备着,还要好好将孩子养大,她日子是舒坦,但这会也有点心累。

    今日她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脱身。

    若冯婕妤被捶死,那萧珝也难免会怀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