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本侧妃竟然没有失宠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故布疑阵
    我叹了一口气,悲伤之情又涌了上来,道:“还没有。”

    从洵城出发之时,我便已经拜托了周辙派人去寻找春喜的尸体,现如今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我知道你跟春喜名为主仆,实为姐妹……媛媛……”赵洛俞拉住了我端着药膏的手,“我会为她报仇的!”

    我的眼泪瞬间便掉了下来,赵洛俞拭去我面上的泪,“等我回来,咱们用邵瑞的人头,来祭奠春喜!”

    三更天快过的时候,赵洛俞便带着那五个人出发了。

    我的心也随之提了上来!这是一次风险极大的行动,一旦被对方的人给捉住,估计就是九死无生了!

    但是我相信赵洛俞,他一定会成功的!

    我看着赵洛俞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双拳渐渐地握紧。

    “大将军,那位将军是做什么去?”

    我转头,就看见了苦瓜脸王风祥。

    他已经换上了一身盔甲,脸也洗了干净,如此看上去,倒是有了人的模样,再不像个蟊贼了!

    我道:“没什么。”

    王风祥眼睛眨了眨,道:“大将军,你别嫌弃我罗嗦,实在是我有些话想同大将军来说。”

    我看了看他,见他一副认真又诚恳的样子,便道:“你想说什么?”

    王风祥便道:“我之前跟我兄弟,是在这国都乞讨的,后来被国都里的乞丐帮欺负,我们两个没了着落,才落草为寇,做起了打家劫舍的营生,不过……没想到,第一次打劫就劫到了两位将军……”

    王风祥说到这里,不好意思挠了挠自己的苦瓜头,接着又道:“还好是遇见了两位将军,不然我跟我兄弟也没这明路可走!”

    我笑了笑,说到:“这你们也不必谢我,一切都是机缘吧,况且当时你们两个也没有存杀我们的心,不是吗?”

    王风祥有些不好意思,继续道:“……都被将军看穿了……还请将军不要怪罪。”

    “我若怪罪你的话,当日便可以一匕首杀了你了!”

    “是是是……”王风祥听我这么说,便连连点头.

    停顿片刻,王风祥又道:“唉……当日我在国都乞讨,被逼走投无路的时候,我们兄弟二人还在城中破洞之中住了好些日子,后来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愣说是我二人给城墙掏了洞,害得我们兄弟二人挨了板子,差点小命都没了!”

    王风祥说到这里颇为伤感,还落了两滴眼泪,“但是从今以后,我便再不是乞丐了!大将军,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了,以后不管何事,只要是能用上我们兄弟二人的,你尽管吩咐,我们兄弟二人定然是万死不辞!”

    “你若因此感谢我倒是实在说不上,从今以后便只过好你们自己的生活吧,但行善事,切莫再误入歧途就是了。”

    我说到这里,便不准备再同他说什么,正准备回营帐的时候,突然间就觉得他说的话哪里有什么问题。

    我转头问道:“你刚才说,城墙掏了个洞?”

    王风祥见我面色与刚才不同,明显是有了些紧张,就说道:“大将军,那洞当真不是我们兄弟二人掏的,但是那些个官兵非说是我们……”

    “那洞在何处?后来是怎么处理的?”我连忙问道。

    王风祥皱了皱眉,想了想说道:“那洞就在国都北城墙之下,我们被抓之后,听闻那洞就被铁栅栏给围上了,因为下面是有水……好像是连着护城河的!”

    我一听,这不就是赵洛俞所说的那个暗道吗!

    “后来呢?后来怎么处理的那个洞!”我忙问。

    见我面容急切,王风祥 有点不解,说道:“我只知道是被铁栅栏给拦上了也不是围上了,别的就不知道了……”

    我心说,若是如此的话,那估计赵洛俞此去是进不去国都的了!

    这个时候那西瓜头章猛樵也走了过来,他说话的声音很憨,“大哥,你是说咱们之前住的那个地方吗?”

    王风祥便点头。

    章猛樵憨憨地笑了笑,“这个……我听人说了,说是……”他挠着头,似乎想的有点吃力。

    我有些焦急,就问:“听说什么了?”

    章猛樵想了半天,才说道:“好像是……好像是在那个洞的上面建了个什么教场……”

    “教场?”若是赵洛俞过不去那暗道还好,若是过去了,直接到了教场,还不是要被捉住!

    那边王风祥还道:“你怎么知道的?”

    章猛樵便道:“这个……刚才那边有人说的啊!”

    那边?

    我回头去看章猛樵,“谁说的?”

    章猛樵一指周辙的营帐:“就是那里面说的啊……我看里面有肉,我就有点馋……我趴在外面……”

    后面的话我已经没心思听了!

    从周辙的营帐里听到的?

    周辙怎么知道暗道之上盖了教场呢?

    如果他知道的话……那就是说,周辙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暗道,也知道这个暗道是根本不可能通行的,那么他为什么还让赵洛俞去?

    我几步走到周辙的营帐前,想进去问个究竟,却正好跟从里面出来的周辙撞了个对面。

    “周将军,我有话要问你!”我大声道。

    周辙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听我此言,说道:“江女官,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不迟!”

    “你要去哪?”我追问道。

    周辙说道:“周望轩进入国都,打开城门,我自然要率军攻入国都之中了!”

    未待我再言其他,周辙已经翻身上马,率领众将士出营去了!

    我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拉过一匹马,骑马追周辙而去!

    周辙见我追了上来,笑了笑,道:“这是两军阵前,我可没空保护得了你!”

    “周将军,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但是我希望你把话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不是……”

    周辙打断我的话道:“不用我保护最好了!”

    说罢他拍马已经越过我去!

    我心中开始分析这件事,周辙一开始就知道暗道,却装作不知。

    赵洛俞本来今日未必就会打开城门,只是去探一探那暗道是否还能通行而已,为什么此刻周辙就率大军要去攻城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