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大佬每天脑补夫人爱惨了他 > 第四百八十五章完美开机
    对于本市名媛的那些事,华玉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

    像是江思黛爱极了袁厉寒,但是却苦追无果。现在都要嫁给自己那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了。

    依着袁庆森的意思,她华玉自然是不能露面搞事情,可如果是借力打力的话,那么一切可不就简单多了?

    只不过,华玉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而已,没什么身份地位,要想混到江家去,难度很大。

    当然,约着江思黛出来,也没那么简单。众所周知,江家人自视甚高,一直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等闲不肯跟一般人交涉。

    见华玉眼神飘忽,仿佛又有什么坏主意,他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华玉,见好就收。”

    说是这么说,可是华玉打心底里没准备听从袁庆森的意思。

    可是更让华玉崩溃的事,第二天她不仅仅没看到关于记者人士曝光齐月婷三点照的劲爆新闻,还看到一群人报道白沐夏新剧本完美开机的消息。

    用的还是“完美开机”这几个字。

    她本来是兴冲冲跑到公司来等换人的消息的,结果就看到了这么一个晴天霹雳。

    刚好齐月婷来了,华玉直接冲过去,龇牙咧嘴:“怎么回事?什么叫完美开机?”

    虽然一早就知道华玉是个什么人,但是看到她此时此刻的状态,还是免不得大吃一惊。

    好歹也是一个熠熠生光、资源很好的人间富贵花,怎么就因为一个角色没到手,就这么疯狂了呢?她还没开口,就被华玉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你敢跟我抢?你竟然敢跟我抢?”

    齐月婷虽然不想惹事,但是也从来不怕事。冷不丁被人给打了一巴掌,当然是气不打一处来。下一面,就把这一巴掌给还回去了:“你够了,华玉,你以为是谁?我平常不跟你计较,你以为我是怕你吗?”

    “你敢打我?”

    “我只是以牙还牙。”齐月婷的半边面孔都在隐隐作痛,天知道这女人在发什么神经。这大概是求而不得之后带来的后遗症?

    报复心过于强烈,指不定以后还要杀人?意识到这一点,齐月婷就更紧张了,巴不得立刻召警。

    好在这是在公司,华玉就算是再怎么不服气,也不敢太过于嚣张。

    想到这人背后就是袁庆森,齐月婷接着又道:“你的金主是袁家人,我出演的是袁家媳妇监制的剧作,你要是让我有个好歹,以后被媒体报道出来了。肯定会波及到袁家,到时候,你的金主指不定嫌你是个大麻烦,就把你给抛弃了。”

    的确是有这种可能性,猛然间,华玉又想到了袁庆森的警告。

    为了不惹人眼目,华玉狠狠地将齐月婷摔倒在地,不愿意再近身搏斗了:“齐月婷,你给我等着。这次资源被你抢了,我认栽。可是以后,你看我怎么报复你。”

    “你想怎么报复?”盛轻鸢就闹不明白了,她高高兴兴来上个班,怎么就能碰到这么些乌七八糟的事儿?又是该死的华玉。

    如果不是看在这个人身上多多少少有点流量,并且也接拍了不少剧本,还有些是未开播的。就算是真要解约,也不能在这种时候解约。

    可是偏偏这个人是个神经病、偏执狂,稍稍有些不如意的地方,势必要搞事情。像是这一回,齐月婷不过就是当了一回女一号,她就开始闹腾。

    这要是以后公司的女艺人接了什么大女主的戏,华玉不服气,可不得闹翻天?

    他们这盛氏娱乐公司,可不是为她华玉服务的。

    “如果你自立门户,自己开个公司,那么一切好说。如果你没这能耐,那你最好就闭嘴。见不得别人好?你这是什么心态?人家又不比你差。”盛轻鸢把可怜兮兮的齐月婷搀扶了起来,冷啧一声:“你以后最好学个跆拳道防身,要不然遇到这种不讲道理的,不是只能吃哑巴亏吗?”

    现在哪有什么时间去学跆拳道啊!齐月婷还是应了一声,尽管整个人都尴尬得不行,还是强忍着自己心里的不快,没发作出来。

    选角这种事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没什么决定权。说到底都是由诸位大佬来决定的。

    结果华玉因为自己心里不痛快,几次三番来找茬,已经破坏了行业规则。

    一个有大佬扶持的人,竟然还这么不知足。

    “她本来就不如我。”华玉一向过于自信,这会儿面对齐月婷,更是用一种近乎藐视的姿态:“这样的人,凭什么跟我比?”

    “谁跟你比了?”齐月婷气得瑟瑟发抖,站在一边,哆哆嗦嗦的:“这个角色,本来就是白编剧让我去演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难道就不知道拒绝?”华玉继续说着他那一口让人不可理喻的话:“明明就是你自己贪心。”

    我天?盛轻鸢简直被华玉给秀到了。

    这女人的脑回路,简直不要太奇葩。

    在这一行混饭吃的人,大概在睡梦中都想有一个好剧本找上门来,可以一战成名吧?华玉想出名,想成为一线明星,难道她齐月婷就不想吗?竟然还出言嘲讽,也真亏她说得出口。

    此时此刻盛轻鸢以纪念馆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她此时此刻一脸懵逼的感觉了。

    这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

    他们公司为什么会跟这种奇葩签约?有流量归有流量,但是这人品,实在是让人不敢苟同啊!她朝着一边傻呆呆的齐月婷扫了一眼:“别跟她说些有的没的,走吧!”

    “难道我不是公司主推的艺人嘛?”华玉还是不甘心,加上不敢大闹,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很隐忍的,低吼着,像是一头被抛弃了的野兽:“以前有什么好剧本,不都是给我的?”

    “你都金贵那么久了,这一次让别人出风头,又能怎么样?”

    盛轻鸢的好心情算是全毁了,她也懒得跟华玉哔哔,直接跑到自家哥哥办公室。忍无可忍地控诉:“哥,能不能跟那个奇葩解约?”

    “奇葩?哪个奇葩?”盛轻钧合上文件,双手交叉在一起,笑盈盈地看着自家这个娇憨的妹子:“说来听听。”

    “就是华玉啊!”盛轻鸢气得不轻,把自己刚才看到的听到的,一股脑儿的都跟自家哥哥说了一通:“我觉得她这个人就有精神问题,要是不趁着现在把她给解约了,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解约是大事儿,当然不能轻易下决定。对于自家妹妹气愤的点,盛轻钧也不是不能理解,只说道:“她背后有谁,你也是知道的。”

    “不过就是袁家二叔。”她鼓鼓嘴,乖巧可爱到了极点:“我就不信袁家二叔会助纣为虐,那样一个人,有什么好的啊?按照袁家的势力跟地位,袁二叔要什么样的女人要不着啊?干嘛非要跟一个疯婆娘在一起?”

    “这个就不是咱们能管的事儿了。”盛轻钧是打定了主意不肯多管闲事,随后又道:“你也不要插手,毕竟还有好几部没播出的电视剧呢!”

    “那又怎样?”盛轻钧唇角微抿,毫不在乎地摇摇头:“咱们又不是亏不起,比起以后被这个疯婆娘毁掉了公司声誉来说,现在跟她解约,就是最好的。”

    “好好好。”盛轻钧也知道开机典礼的突发状况,当然也查清楚了到底是谁在暗中捣鬼。只不过情况稍稍有些特殊,不好在这种时候做点什么:“你的意见我接收到了,放心,嗯?”

    “我不放心。”盛轻鸢只不过就是个固执的小孩,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是任性:“反正我不管,你要是继续让我在公司安安静静地待着。你就必须跟那个贱女人解约!你还想不想追沐夏姐了?跟她解约,那是政治正确。”

    这都是哪儿来的歪理?在听到“沐夏”这两个字的时候,盛轻钧心中微动,苦笑两声:“你的沐夏姐是袁家的媳妇,以后千万不要再胡言乱语了,嗯?”

    没劲,实在是没劲!盛轻鸢心里不快活,脸色也愈发差了,哼哼唧唧:“真是的,我大哥哪里比不上袁厉寒了?”

    “那你知不知道,这次的分拨,要不是没有袁厉寒,就平复不下来?”在齐月婷礼服滑落事件发生以后,盛轻钧第一个反应就是找公关公司,好把这个大新闻给压下来。

    可是谁知道,那一群记者都被袁厉寒给教训了一通。

    别说找公关了,连后续的澄清工作都给他们省了。

    当然,也生省了一大笔钱。

    “是他?”盛轻鸢瞪大了眼睛,心里老大不快:“怎么会是他呢?”

    “怎么不会?”盛轻钧虽然有些意外,但是而后想想那人对白沐夏的在乎,也就不觉得稀罕了:“毕竟这剧本是他的妻子写的,当然不想被人给毁了。”

    果然是用心良苦!盛轻鸢也不吱声,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痛快。

    以后,??找不到跟白沐夏那样的好姑娘了。

    “那这件事你都知道啥情况了,你还不做点什么?华玉这样的人,相处起来读瘆得慌。”盛轻鸢坐在一边,脸色奇差:“反正我不想咱们公司有这种奇葩,不愿意,就是不愿意!”

    话音刚落,就听到办公室的电话打了进来。

    盛轻钧刚一接听,登时就喜上眉梢。

    白沐夏来了,这会儿就在会议室候着。

    “你的沐夏姐来了。”盛轻钧暗示性极强地朝着自家妹子看了一眼,无奈地摇摇头:“有什么话,你去跟你沐夏姐说去。”

    “哟呵?什么叫我的沐夏姐啊?说的就跟你不惦记人家一样。”

    很快,白沐夏被盛轻钧的秘书,带到了办公室。

    刹那间,盛家兄妹俩,都看得入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