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炎黄神眷 > 正文卷 第八十六章:赏罚分明,各自的选择
    伴随着张烈虔诚的道礼一施而下,那八道灵气光柱渐渐消散下来,显露出其中的八名男女,这八名男女当中有老翁、有孩童,有中年儒者、有普通少妇,有英武战将、有绝色道姑,有憨厚胖子,有普通青年。

    虽然他们每一位都神异十足,各具气质,然而张烈却是清楚的,千竹山教只有一位元婴老祖,那就是极乐童子李静虚。

    八位元婴祖师?

    别说千竹山教,整个明州修仙界能不能凑得出十位元婴修士都是说不准的事。

    千竹山教若是拥有八位元婴祖师,那还有明州其它六大宗派什么事。

    (极乐童子李祖师,那么这些傀儡当中的真身应该是。)思索之间,张烈的目光移到了老翁身旁的那名孩童身上,只见这名七八岁的童子黄发垂慧,身着干净华服,圆滚滚肉乎乎的可爱极了,若不是出现在眼下这个情况,即便是张烈也必然以为这是世俗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公子跑出来了。

    极乐童子李静虚也并没有再故弄玄虚,那名外表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童子上上下下得打量了张烈一番,笑言道:“以阴阳御五行之气,倒也称得上是聪明。不过,五行正法加地煞混元功应该修炼不出你这一身道法根基啊?”

    面对祖师的疑问,张烈也不再隐瞒,将早就已然准备好的《五行禁法》原本取出,双手高举奉上。

    李静虚一招手,那卷轴便被招引过去了,以一名元婴境界老怪物的底蕴与神识,一篇炼气境的功法即便再怎么高妙深湛,也很快便被通读阅览、甚至参悟了。

    “想不到这五行正法当中居然隐藏着秘册五行禁法,这倒也是你的机缘气运。”

    “在下为千竹山教弟子,愿将此法奉予宗门。”五行禁法自身已经修炼完成,这篇五行功法上册已经于自己无用了,更何况张烈心中非常清楚,元婴老祖即便是魔门元婴老祖,也不会凭白占小辈的便宜的,这些顶尖的大修士几乎已经站在了此界人间的巅峰,无论是在战力上的还是在财富上的。

    “嗯,难为你有这样的孝心。宗门这些年也的确是在寻找可以辅助宗门炼气修士修成地道甚至天道筑基的法门,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研究出一本地煞混元功,但这门功法虽然可以辅助修士修成地道筑基,但是修炼艰难、各方面的弊端太多,威力也不大,你进献得这一册功法也的确算是缓解了宗门燃眉之急。”

    修行是修士对于自身身心的打磨提升,同时也是极为私人的事,因此即便是元婴境界的老怪手把手的教导,也并不能保证一名炼气境的修士一定就能完成地道筑基、天道筑基,同时也因为每一名修士个体的不同,因此像《剑典》、《玄魔真解》、《灭世书》一类的当世绝学典籍才显得弥足珍贵,它们近乎可以批量性的培养出修成地道筑基甚至天道筑基的修士,哪怕数量稀少比例较低,但却也延绵不绝代代传承。

    千竹山教的真传传承《养神诀》是专修神识的功法,虽然独辟蹊径,价值与威力都不低于《剑典》、《玄魔真解》、《灭世书》,但极乐童子李静虚还是希望宗门能开创发展出地道甚至天道级功法,让门下的弟子们有更多的选择权利。

    若是实在开创不出来,那像现在这样“继承”也是很好的,反正上古五行宗早就已经灭门、已经断绝源流。

    “五行禁法,法力增强五倍,倒也与我千竹山教的传承颇为相合,可惜此功法太过消耗宗门底蕴,未来每一代传承都只允许七名真传弟子修习此功。”思考片刻后,李静虚这样下达了法诏,那名普通少妇形象的灵竹傀儡上前双手接过李静虚递来的功法,然后身形原地一转就直接消失了,甚至就连近侧不远处的张烈,都根本无法确定这是急为迅快的遁法还是元婴境修士撕裂空间的大神通。

    就算是千竹山教的掌门人,也是很难有机会直接见到李静虚的,以往老祖法诏下达,也仅仅只是派出身旁的灵竹傀儡代为通传。

    “五行禁法虽好,可惜仅仅只有炼气境界的上册,你以阴阳以御五行的思路不错,但究竟能走到怎样的地步,现在谁都还就不清楚,因此现在这门功法我还仅仅只能奖赏你五万小善功,张烈,你当继续努力,未来待你金丹大成之时,本座还会赏你。”

    “多谢祖师厚爱。”

    “这没什么厚不厚爱的,赏罚分明而已。不过张烈,你违反宗门禁空令,考虑到你是救师心切,此罪我可从轻发落,但你暗藏东极青华灵果,虽是为了救助自己的恩师,其情可悯,其罪却是不可轻恕,否则千竹山教门下所有弟子都这样恣意而为,宗门法度也就不复存在了。”

    “这两项罪名我先给你暂时记下,等我想到了处罚方法再处置你。你于悬空山无忧谷试炼中,为宗门打出了威风,这次血炼所得,你与宗门便六四分成吧。萧盈、南宫夫妇那里我会暂时按下,但这是你的杀劫,还是要你自己去渡,嗯,暂且就到这里,退下吧。”

    修士之间的繁文缛节是相对比较少的,这一方面是因为修仙者往往不大注重俗礼,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一个个都宅习惯了,即便想遵守那些繁文缛节往往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在张烈施礼退下,离开霄灵道宫之后,正殿当中的傀儡宴乐也没有再一次开始,轻云薄雾浮动,足足过了半晌,李静虚突然开口了:“玉衡,你的眼光从来都比我更好,你观此子如何?”

    “有心的总比没有心的好,哪怕是鲁莽了一些,尤其是在这个紧要关头,天外古魔蠢蠢欲动,人间正魔敌我难辨,一个肯为自己师尊拼命的人,至少未来投靠古魔的可能性不高,你不至于是在为敌人培养力量。”张烈本以为是四阶灵竹傀儡的那名绝色道姑,姿态曼妙的来到李静虚身旁,扶风摆柳转到了他的背脊后面,伸出双手轻轻将之抱住。

    一位乳挺臀圆,曲线玲珑的美貌女冠,深情得抱住一个看上去只有七岁的孩童,这个画面怎么看怎么令人觉得怪异,然而两名当世人却都不觉得。

    晋升到元婴境界的大修士,基本上都要开始为此界的安危操心考虑了,这一小撮世界对于凡人乃至于金丹以下的低阶修士来说,可能是无限广阔的,对于金丹境界的修士来说,就有可能感受到一定程度的天地有涯了,而对于元婴境界的修士来说,这个世界的真相就完全展露在他们的眼前了。

    眼下这个位面世界,本身就是一座已然毁灭的世界,然而由于道统的传承,这块坠落世界的土著生命强度,甚至比无尽深渊、永恒幽冥的古魔强度还要高。

    这个世界刚刚坠落下来的时候,是有大量元婴、化神甚至炼虚、合体、大乘境修士的,甚至据古老的典籍记载,那一时期修仙世界还有散仙存在,因此哪怕整个世界的寿元到了,陷入崩灭,这些法力神通通天彻地的强大存在,也可以支撑起整个世界,甚至飞入幽冥,大量猎杀强大古魔,修补重建天地法则天地胎衣。

    但是哪怕是以修仙者的寿命,相对于世界来说也还是太短暂了,随着漫长时间的不断推移,整个世界逐渐稳固下来了,甚至因为大量强大古魔尸骸填充血祭其中,令此世界再复生机。

    但是那些上古时代的大神通者们,要么应劫,要么寿尽,要么飞升,就算有能力强行驻留的修仙者通常也不会强行驻留此界,因为道法自然,凡人可能会有一代人干下几代人伟业的妄想,修仙者不会,尤其是高阶修仙者,最为清楚什么是最优解。

    道家贵生,同时也贵“无为”,很可能在这些高阶修仙者眼中,大劫数也是大机缘,自身若是强行为后人破劫,那么恐怕也破掉了后人机缘,反倒做下阻人道途的恶事了。

    因此一代修士就做一代修士该做的事,该应劫的应劫,该寿尽的寿尽,该飞升的飞升。

    漫漫无尽岁月时光流转下来,就到了近代了。

    今天天地灵气总量的日益消耗,现在在这个世界,元婴境修士已经是近乎人间巅峰了,虽然现在的修士依然还托庇于当年前辈们留下的天地胎衣守护,但随着灵气散溢,隔绝此界与幽冥的天地胎衣也越来越薄弱了,那些忘记了先辈惨烈伤痛的古魔们又一次开始蠢蠢欲动。

    在总物资储备极度贫瘠匮乏的无尽深渊、幽冥世界,像此方世界的这般存在,在恶魔/古魔的眼中,就好像一群饥饿乞丐间的叫花鸡,虽然外层的那层滚烫泥壳十分恼人,但是泥壳里面的鲜美肥鸡却是完全可以期待的,为了它,它们之间甚至不惜厮杀、血流满地。

    世界内的元婴境修士,已经可以一定程度上出入幽冥了,他们一方面通过传承,一方面加上自己探索,逐渐就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但面对世界的濒临毁灭,大部分大修士当然选择守护人族,守护人界,然而也有另外一部分修士,心慕幽冥古魔的永生不死、强大力量,他们投靠了古魔换取各种资源与知识,甚至本质变化成为了另外一种古魔。

    这一部分修士,他们对于世界崩坏与否,是并不理会的,甚至于,暗中推波助澜兴风起浪,希望可以通过转化为古魔的方式,完成道家最大的目标之一:“长生。”

    千般法术,无穷大道,我只问一句,能长生否?

    在这一部分修士的眼里,其它说什么都是扯谈,他们只想修道证长生,修魔证长生,因为魔本是道,因此修魔也是修道。

    太初有神,与道同在,神便是道,道便是神,大道是不分善恶、道魔、亦或正邪的,因此纯以理论来说,无论是修道、修魔、修妖、修鬼,都是修道,那么通过出卖世界,获得古魔血脉与知识,证得自身道法长生,这么做也是没有任何错误的,只要能做得到,在道的俯览当中,兼同并蓄。

    极乐童子李静虚,是坚定的护世派,多年以来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伙伴,同灭世派的各种斗争就没有间断过,他甚至都不觉得灭世派的理论就是错的,他只觉得双方的理念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再不同彼此灭杀而已,所谓正邪道魔都是说给下面人听的,只不过自己这边可以代表更多人的利益,因此借此获得更多底层修士的支持而已。

    李静虚之所以是护世派,是因为他是千竹山教的嫡系真传弟子,一路道途就是由恩师师长一点点护佑出来的,他无法接受千竹山教被毁灭,无法接受宗门祖坟被毁掉。李静虚没有师长成功进阶化神飞升,这么多年以来要么应劫而死,要么寿尽坐化了,李静虚还看着这片霄灵山祖地,指望自己师父师娘、宗门长辈能投个好胎,有个好命程呢,谁敢砸他祖地他当然要跟谁拔剑玩命儿。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崩坏,无论修仙者还是凡人的命灵/魂魄都处于“诸界流转”状态,运特别好的,甚至有可能直接从这个下位面小世界返回到中位面世界去,如果这个世界全面崩坏,那么所有修仙者与凡人的命灵/魂魄都将完全坠入下位面,也就是说再次转生的时候没准变成深渊蠕虫了。

    哪怕出发点比较自私自利,但是护世派的修仙者毕竟代表并保护着大部分修仙者与凡人的利益,虽然现在世俗中的普通人觉得自己每天当牛做马的,觉得自己好像生活在地狱中了,会产生这种错觉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深渊地狱。

    就好像在一个物质大富足、文化大繁盛的时代,有人抱怨自己的996、抱怨自己没房子,抱怨自己娶不上媳妇一样……抱怨当然是可以的,但心里面一定要清楚,你现在不996也不过是少挣一点,没有大房子小房子破房子总是有的,娶不上媳妇大多数是挑人家美丑脾气,真要是闭着眼睛是女人就行,大多数人都娶得到。

    而把时间向前推移个一百年,那个时候的人真的是不工作就得死,真的是露宿街头,真的是富人家妻妾成群,穷人家三代绝户。更多的是我们自身的欲望过于炽烈了,什么都要好的,贪婪于好的,事实上如果这个时代,这个中国还是地狱的话,那么人类文明史整个就是一地狱衍变史,可以抱怨,但心里面一定要清楚,否则未免太过不知惜福,也对不起那些殒身不恤的先人了。

    诸天宇宙,纵横无限的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比烂的世界,下位面无尽深渊、永恒幽冥当中,也有小恶魔凭借着出身好,几千上万年的纵情肆欲,无愧顾及,只是数量比例比较少罢了。诸天下位面中位面人人向往的上位面世界洪荒,同样也有冻饿而死被人欺负死的可怜小乞丐,只不过那个地方灵气旺盛,地理疆域面积无限巨大罢了,灵气充裕代表物产特别足,理论上讲吃土都饿不死人,地理疆域面积无限巨大代表选择权限更多,就像韩国日本的人口自杀率远远高过于中国一样,因为地方就那么大,离开那个圈子就走投无路没有其它选择了,而在中国,北京不行去上海,上海不行去深圳,深圳不行去广州,再不行去那些次一线城市,反正说得都是汉语,没有家人拖累的话买一张火车票就去了,又有什么过不去的坎非得去死?

    任何环境,任何世界,都只能将人带到一个相对高度,而无法将人带到一个绝对高度。

    上位面、中位面、下位面如此,中国,日韩,欧美,亦然。

    ………………

    在张烈离开霄灵道宫之后,极乐老祖便降下两道法诏,一道是发给执事殿的,提高张烈两层血炼收益,也就是说其它宗门弟子的收入,与宗门四六分账,他们拿四成,宗门拿六成,而张烈的血炼收入,与宗门六四分账,张烈拿六成,宗门只拿四成。

    当拿到这份法诏的时候,据说执事殿主管都呕血了,老祖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张烈无忧谷血炼一行,光是储物乾坤袋就带回来四十多个,执事殿有专门负责破禁与兑换善功的,破除禁法更加专业同时也可以省下修士的许多时间,而四十多个储物乾坤袋,张烈多拿两成,少说也是几万灵石上下的收益直接没了。

    第二份法诏则是分别传给焚世影教金丹长老魔女萧盈,与丹元剑灵宫南宫夫妇的,李静虚的法诏并不是同萧盈或南宫夫妇交流,而是直接同焚世影教与丹元剑灵宫的元婴老祖交流,然后,无论是萧盈还是南宫夫妇就都受到两宗老祖的警告了。

    元婴老祖是各宗各派间制定规矩的人,他们自己可以违反规矩,但尤其讨厌有人违反他们制定的规矩,若不加以严厉制止的话,统治成本将会大幅提升,在这个角度而言,焚世影教与丹元剑灵宫的元婴老祖反倒是与李静虚站在同一立场阵营的,他们的一声警告,至少可以镇得住萧盈与南宫夫妇二十年内不敢动手。

    当然,凡事无绝对,就像张烈在无忧谷当中占尽优势,也不敢真的将其它门派的弟子杀尽杀绝一样,因为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赌,赌其它宗门的宗师会不会因此失心疯,不顾宗门法度一定要弄死自己。别说炼气境界的张烈,即便是现在完成天道筑基的张烈,他也绝不可能有实力应对十几位结丹宗师的围攻杀招。

    宗门执事殿那边破开储物乾坤袋法禁,记录核算善功总数,这些都需要花费上一段时间,因此在见过老祖,下霄灵山之后,张烈居然发现自己一时间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可以做的事。

    今年,张烈二十九岁,为筑基一层修士,二阶巅峰炼丹师,一阶阵法师,这个成绩别说对一个天生四灵根的修士来说,即便是对一个天生二灵根的修士来说也已经很难了,当然,还是同那些天灵根、单灵根的修士无法相比,天灵根修士七八岁开始培养修炼的话,十年苦修就可以炼气境大圆满,可能冲击筑基甚至筑基的时候还不到二十岁。

    因为天灵根修士修炼与自身心性属性相契合的功法的话,修炼至金丹境界是必然突破成功的,因此许多宗门对于天灵根修士,并不会强求他们修成地道甚至天道筑基,因为筑基修士再怎么强,面对金丹修士还是很勉强的,除非那些明明天灵根,然后心性禀赋还特别好的,那种修士真的是宗门兴盛的种子,时时有结丹宗师陪伴教导,不时有元婴老祖点拨指引,前期道途一帆风顺,几乎可以不知修炼瓶颈为何物。

    从七八岁起就开始谋划,步步筹谋走到今日,今日一朝功成,虽然是阶段性的,但张烈还是有一些茫然之感,因此他选择安步当车,前往了宗门典籍室、传承殿。

    原本,张烈还背着两次违反门规,但既然此事极乐老祖接下来了,那么执事殿自然也就不敢插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整个宗门存在的目的,都是为高阶修士服务的。

    来到传承法殿,张烈并没有径直前往属于筑基仙师功法阅览层的第三层,而是先在第一层,找了一本《器道初解》翻看。

    虽然正常来说,修仙百艺重精不重博,炼丹就应该炼丹,炼器就应该炼器,符法阵法也是如此,但张烈是打算未来自己炼制本命法宝的,更何况自身拥有命火异能,可以焚烧洞悉、解析构成,无论是炼丹还是炼器都比寻常修仙者更加具有优势,这样的优势不好好的利用把握,未免就太过暴殄天物了。

    自身一定要主修纯阳罡火,也未尝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炼器……)

    翻看着《器道初解》,张烈想到了什么,然后他挥手之间召唤出一长匣,将之打开之后,只见里面存放着一对已然灵性尽失,彻底断碎双剑,正是张烈仗之纵横无忧谷的最大倚仗:火凤冰鸾·黑白双剑。

    在自身吞噬剑灵,汲尽灵气之后,这对原本品质极佳飞剑就彻底报废了,虽然值得,但轻触着剑匣当中陪伴自己十余年的灵剑,难免还是觉得有些遗憾。就算再不能用了,这对双剑张烈也打算长久的收藏起来,哪怕,以后只能放在匣子里压袋底。

    日升月落,黄昏时分,张烈手肘下夹着借出来的几本器道典籍,往自己的住处行走,过段时间他就得搬迁了,晋升筑基境修士之后,宗门已经调配给了他一处更大,灵脉更好的大宅子,虽然整个霄灵山都是四阶灵脉之地,但即便这样,风水灵气还是有三六九等之分的。

    最好的地方当然是霄灵山山顶主峰,然后扩散而下,按照灵脉分部划分为金丹宗师区域、筑基仙师区域,真传弟子区域,内门弟子区域,外门弟子区域。

    其中有一些洞府有一些园子,已经一脉相传几千年了,比如说张烈师尊韩诺的碧琼园,虽然没有几千年,但也师徒相承数百年了,仅仅只是碧琼园内的那些珍惜灵药,便是一笔极为不菲的总资产。当然,若是韩诺死了,而他这一脉没有筑基境修士,那么还想保留这片碧琼园的话,就需要向宗门执事殿交高额管理费了,多少落寞得家族都是因为不肯抛弃祖先遗产而被慢慢拖垮的。

    因此,有一些结丹宗师,筑基仙师便离开山门,在附近建立自己的灵脉洞府,但这样的灵脉洞府终究还是不及建立在宗门内的安全,劫祸一至立成飞灰。

    清楚自己刚刚完成筑基的这段时间,自身要调理心情,不适合着手下一步的修炼,因此张烈打算除日常的基础修炼外,这段时间把主要精力放在修炼器道上,待自身心境修为都彻底稳定之后,再主攻修炼与丹道。

    他这边正在往自己家宅的方向上走,迎面却见一群人在路口处开怀笑骂着,那般恣意情境,都有些不像修士了。

    本来张烈对此就没有什么要管的闲心闲意,然而迎面走过来的三个人却让他愣了一下,因为这三个人正是张烈的师弟师妹:三师弟安士杰,四师弟金祖志,五师妹叶灵三人。

    “二师兄!”

    “二师兄!”安士杰,金祖志的眼神有些慌乱,两人赶紧施以道礼。

    “师兄,好巧啊在这里遇到你。”相形之下,叶灵却是笑盈盈的,还是处于那种非常恣意放松的状态,她的身上,甚至还残余着些许的酒气。

    “……这段时间我不在宗门,你们做什么去了?”这三个家伙消失的这段时间可不短,张烈自己闭关就闭关了近三个月,而在之前自己不在的那段时间,这三个家伙也并没有陪在师尊身旁。

    “二师兄,是这样的,秦岭叶宗师过寿,这段时间正在大摆宴席,我们两个也和小师妹提前过去帮了一段时间。”见张烈神色不善,安士杰赶紧接口这样说道。

    今时今日的叶初云已经是金丹宗师了,哪怕是在整个宗门立场上,也成为颇为重要的附庸家族之一,金丹宗师和结丹期宗师是不一样的,叶初云丹成上三品,未来道途顺利再辅以机遇的话,甚至有再更进一步的可能性。

    如此草莽豪杰,又是自家小师妹的长辈,也难怪安士杰、金祖志两人一年半截的在秦岭呆着,连宗门内有一个病重的老师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其实仔细想想倒也没错,韩诺一死,这一脉在没有筑基境修士之后,碧琼园那一大摊子顿时就压迫在明显承担不起的韩玲儿与孙宽肩上,这个时候若是凑上去,也许好处捞不到,反而要跟着往无底洞里面搭灵石,更何况韩诺对于几个徒弟,的确是有一些不公的,张烈入门就是真传弟子,安士杰、金祖志两人跟了韩诺十多年了还是内门弟子,叶灵这个真传弟子是凭借家族助力送礼送上去的。

    在这个角度而言,安士杰、金祖志两人心怀怨望,见师尊一脉落魄了赶紧躲开,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想到这里,张烈就懒得再与三人多说什么了,虽然韩诺对于安士杰、金祖志,叶灵三人的确是远不如自己,但身为炼丹师出手阔绰,安士杰、金祖志,叶灵三人的待遇还是超过许多筑基修士真传弟子的,然而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个道理,在修士间也是存在的。

    (现在这三人还对我保持着基本的恭敬,恐怕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畏惧我的手段罢了。)

    “师尊前段时间身体不适, 你们忙完自己的事情后,记得过去拜见一下。”说完这句话后,张烈拂袖而去了。

    “什么吗,整天冷着个脸,这么久不见了连话都不肯多说两句,过分!”

    “是啊,二师兄什么好,什么都高人一等,可是这性子实在是太傲气了。”见叶灵不满的抱怨,安士杰与金祖志两人眼神一亮,立刻就顺水推舟起来,他们两个虽然是竞争对手,但张烈对于他们来说,却又是共同的强大敌人。

    三人正在行走着,没走几步又遇到一名与他们三人相熟的修士,那名蓝袍道人远远得就拱手笑着夸赞道:“恭喜恭喜,贺喜贺喜!三位道友真的是好机缘好福泽啊!以后青云直上的时候,小弟若是求到门前可不要装不认识小弟啊。”

    “王师兄,我们两个有什么机缘福泽,有福泽也是叶师妹的。”

    “啊?听三位道友这意思,难道你们还不知道?”蓝袍道人略有诧异的这样道。

    “知道什么?”叶灵皱了皱眉,不喜这位王师兄说话绕弯子、卖关子。

    “你们的二师兄,韩仙师的二弟子张烈,这次完成宗门血炼之后,闭关突破成功,已经晋升筑基境仙师啊!哎呀,这样的大喜事你们居然都不知道,我是第一个告诉你们的,是不是该赏个彩头?”

    安士杰:“……”

    金祖志:“……”

    叶灵:“……”

    张烈一身法力深雄内敛,又没有更换法袍,他们三个当然是一无所觉的,此时此刻,却是彼此对视,心中顿时间就是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