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肉文小说 >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 第五百七十四章孩子
    有梁王跟梁王妃这两个搅屎棍在,他的日子怎么能好了!

    郑英心中充满了怒气,看向祁凉的目光也依旧冰冷。

    虽然秦安若说的十分可怕,其实他倒没有多少担心。

    毕竟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已经让他大概知道秦安若跟祁凉都是什么样的人了。

    也许两个人会对他动手,但绝对不会对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的孩子跟孕妇动手的。

    心中的想法逐渐明确,郑英的神色也越来越正色。

    再一次对上祁凉的目光,他还有心情扯了扯唇角:“我不知道王爷还想说什么,不过我想告诉王爷,你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对我来说现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需要我留恋的了,因此王爷也不必浪费时间了。”

    他的神色自然,看向祁凉的神色中带着几分挑衅。

    祁凉完全能明白郑英的心思。

    如果没有秦安若刚才跟郑英的交谈,他可能会着急。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郑英的想法,他心中就没有一点着急的想法。

    祁凉走到郑英面前,看向郑英的目光中都带着笑容:“郑太守似乎觉得本王跟王妃不会对你的外室下手,对吗?”

    男人才是最了解男人的。

    秦安若知道郑英的软肋有可能在哪里,却不知道怎么说才能引起来郑英的惶恐。

    在发现郑英眼中的有恃无恐之后,祁凉就明白了郑英的意思。

    他冲着郑英笑了笑,神色温柔:“其实你要这么说也没错,毕竟只是个肚子里带着孩子的弱女子而已,本王也不至于把她怎么样。”

    祁凉没有提这个话,郑英可能会很笃定祁凉不会对外室动手。

    然而现在祁凉特意提了,郑英总觉得有些担心。

    他的目光落在祁凉的身上,看向祁凉的眼神中充满了打量。

    祁凉也不着急,就让郑英看了个够。

    整个秦淮城的百姓都还等着,他实在是没有时间跟郑英浪费了。

    “你看出来什么没?比如粮仓的地点,究竟在哪里。”祁凉直奔主题。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个粮仓。

    郑英是个聪明人,都看到祁凉跟秦安若的在意了,这个时候定然不能暴露出来他粮仓的位置。

    他的神色很快就变得悠闲了起来:“你们在说什么粮仓,我不知道。梁王可是朝廷来赈灾的王爷,如果您对一个弱女子出手,到时候有人进京告御状,恐怕王爷也不好过吧?这一次来淮南本来是政绩,如果有人给您捣乱,恐怕您也不好处理,您说是吗?”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

    郑英眼中的神色自然,似乎他说的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罢了。

    秦安若和祁凉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倒是都听出了郑英的言外之意。

    按照郑英的意思,他背后肯定有人了。

    不仅是背后有人,就是现在,整个秦淮城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是郑英的人。

    眼中的狠辣一闪而逝,祁凉毕竟是皇家的人,没有让郑英一个下臣欺压到这种地步也不还嘴的可能。

    “本王既然已经选择了来淮南,就肯定要把淮南的事情都处理好。只要是能对淮南百姓有好处的事情,本王都会去做,就算是牺牲某些人也无所谓。”祁凉的眸光越发温柔。

    他扫了一眼郑英,眼中的嘲讽也没有遮掩:“本王从来不是一个会被别人威胁的人,恐怕你背后的人也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会来淮南吧!”

    看到郑英脸色大变的时候,祁凉就知道这一招还算是有用。

    郑英背后的人肯定是京城中的几位皇子,郑英私人粮仓中的东西,说不定也是为了幕后的那位主子准备的。

    他不相信在人都要死的时候,还能真的那么忠心幕后的那位主子。

    祁凉的神色冰冷,看向郑英的目光中充满了淡然:“本王现在就去找郑太守的外室,只是一个外室子而已,想必太守夫人也不想让他降生,你觉得还需要本王出手吗?”

    如果梁晶出手让郑英的外室打胎,是符合大盛的律法的。

    当家主母为了不让人说善妒,府中的妾如果怀孕了,肯定不能动手。

    可惜在大盛的律法中,外室子就没有任何地位。

    说到底他连主家一个得脸的奴仆都不算,处理了就处理了。

    郑英立马拍了拍牢门:“你们敢!梁晶那个贱女人就是我儿的工具罢了,她敢对我孩子动手,我不会放过她!”

    这是郑英自从进了牢房之后,情绪波动最大的一次。

    在带着秦安若进来之前,祁凉还有些疑惑。

    现在看着郑英的反应,他是真的相信秦安若的话了。

    原来在郑英的心中,性命和这太守府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他儿子重要。

    祁凉看了一眼郑英,眼中带着失望。

    秦安若就更不用说了。

    梁晶不算是个好人,那是对秦淮城乃至整个淮南的百姓来说的。

    至少在郑英这里,她从来没有对不起郑英过。

    闭了闭眼,秦安若不想看郑英扭曲的神色。

    祁凉也没有再说话,带着秦安若就要离开。

    这两个人倒是说走就走了,郑英脑海中还不对回放着祁凉刚才说的话。

    他脸上的神色越发难看,一定要拦住祁凉:“你干什么!你给我回来,你不能对他们动手,听到了吗?”

    外室肚子里那个还不知道是什么性别的孩子,真的是郑英的命脉了。

    一想到这一点,秦安若都觉得有些无语。

    她是真的没搞明白,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难道在他们心中,就真的没有比孩子更重要的了吗?

    还是一个律法都不承认的孩子。

    眼看祁凉跟秦安若都要走出去了,秦安若好像是没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郑英:“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的粮仓本来是想要留给你儿子的吧?只可惜如果没有粮仓,他至少还能有出生的机会。”

    这句话的杀伤力太大了。

    秦安若还特意说了郑英的儿子。

    已经早就脑补出来外室的肚子里是儿子的郑英还不疯了?

    这下不等两个人再问,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我们谈谈。”

    祁凉也停下了脚步。

    早就在等郑英这么说了。

    他们对郑英的情况一点都不好奇,什么孩子不孩子的,对他们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

    祁凉跟秦安若的目的,从头到尾也就只有能给他们带来麻烦的私人粮库而已。

    听到郑英愿意谈,祁凉立马就坐回来了:“行了,说说吧,你的粮仓究竟在哪里。”

    郑英能松口,就已经做好了要说出来的准备。

    只是看着祁凉的表情,他难免还是觉得有些气恼:“堂堂王爷跟个市井无赖一样,用这种方式你就真的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祁凉甚至都懒得回答这个问题:“郑太守既然已经让本王回来了,该说的话就快点说吧,不然本王脾气不好,也不一定能听多久,如果听漏了点什么,心情不好会发生什么,本王也不敢保证。”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祁凉都不想跟郑英多说。

    他看向郑英的目光越发坦然,与他相对,郑英却是有些害怕了。

    为了外室肚子里那个没有影的孩子,他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一点机会了,他绝对不想放弃,如果孩子出点事情,他一定会死的。

    郑英调整好了心情,跟祁凉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你让我见见她跟我的孩子,我就告诉你粮仓的位置。”

    “你觉得如果我们告诉她你在这里,她还愿意生下你的孩子吗,就让我们找她来?”秦安若插了一句话。

    可以说这句话是十分精准的打击了,至少郑英的脸色就立马变得惨白。

    能做郑英外室,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家世了。

    王麻子就是个混混,他姐姐也只是因为看着就能生养才会被郑英选中。

    本来是奔着攀龙附凤来的,如果知道郑英没有什么本事,很快就会被放弃了,还有谁愿意跟着郑英一起呢?

    秦安若完全说出了郑英心中最担心的事情。

    郑英清楚他跟外室之间是怎么回事,如果他真的没有了太守的地位,他的儿子还能出生吗?

    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郑英当即就跟疯了一样:“不行,你们不能告诉她,你们一定要让我儿子出生。”

    这又是一个为了儿子什么都能做的人。

    可惜秦安若的神色冰冷,就连祁凉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

    在郑英又一次提出来要让秦安若跟祁凉保证外室把他的儿子生下来之后,祁凉笑了:“本王已经来找你很久了,你到现在也没有说出来哪怕一件会让本王感兴趣的事情,你觉得本王会帮你吗?”

    明摆着,祁凉现在只想知道所谓的私人仓库在哪里。

    郑英的脸色变了变,看向祁凉的目光中带着警惕:“我要是现在告诉你了,你不管我儿子了怎么办?”

    其实郑英被抓的消息已经很早之前就传出去了,秦安若和祁凉也一直都没有关注王麻子那边的事情。

    现在郑英的外室肚子里还有没有孩子都不一定,只是两个人没有告诉郑英罢了。

    秦安若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正常点,看向郑英的目光中带着讥诮:“如果你说出粮仓,我们现在开始就保护你的孩子,说不定他还有降生的机会。你多磨蹭一刻钟,你的孩子都多一分危险。”